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仅要这份甜》仅要这份甜txt百度云 GC 仅要这份甜RPS

更新时间:2019-09-06 22:02:09

《仅要这份甜》仅要这份甜txt百度云 GC 仅要这份甜RPS 已完结

《仅要这份甜》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微梦雨 分类:总裁 主角:褚恬,景熠

《仅要这份甜》由网络作家微梦雨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褚恬,景熠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褚恬在店里和景氏总部两点一线的忙了将近一个月时间,终于迎来了举行年会的日期。这段时间她累的够呛,每天睡的很少,压力也逐渐变大。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褚恬在店里和景氏总部两点一线的忙了将近一个月时间,终于迎来了举行年会的日期。这段时间她累的够呛,每天睡的很少,压力也逐渐变大。除了专心准备年会的甜品和花艺外几乎什么顾不上,只是最近一段时间都没见“奇怪先生”到店里来,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再来了。

今天她起的非常早,不到7点就到了丽思凯文酒店。景氏果然把酒店的大厨房整个包了下来,所有需要用到的设备都准备齐全了。

褚恬换好衣服,大概等了20分钟,团队成员就到齐了。她环视了一圈排队站好的众人,礼貌的朝他们鞠了一躬,“各位这段时间都辛苦了,还请大家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把最好的作品呈现出来,加油!”

“加油~!!!”所有人都精神抖擞的喊了一声。

褚恬也不再赘述了,马上指挥着所有人投入到工作当中。为了追求最佳口感,所有的甜品都必须现做。他们花了大半天时间,卖力干活。下午4点钟,本来空空如也的长流理台变得满满当当,各色甜品整齐码放在不锈钢大托盘里,堆成了一座座小山。

“呼……”褚恬敲了敲酸痛的腰,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半。不过现在还不是真正放松的时候,她只喝了几口水,紧赶着又去了酒店的主宴会厅。

姜淑仪领着花艺组的人已经在装点了,褚恬进去巡查了一圈,马上又投入到工作当中。放在进门处的主花束她决定亲手完成,其他人她不放心。

姜淑仪自觉地过来给她打下手,所用的鲜花她都准备好了,只等褚恬来施最后的“魔法”了。

所有的工作在6点半全部完成,褚恬看着装饰一新的宴会厅,终于露出了笑容。

一切都和她预想的一样,四面挑高的墙上全部被花串环绕,正对面的演讲台两边立起了四个花柱,大门口的大理石桌台上摆着巨大的主花束,整个氛围变得高贵又富丽堂皇。

“大家都去换衣服吧,通知厨房里的人把甜品送上来。”褚恬拍了拍手,大声吩咐道。

6点50分,当褚恬摆好最后一盘甜品后,王庆走了进来。他先是面色严肃的在各处检查了一圈,确定没有任何不妥之后,才朝褚恬露出了笑容。

“褚小姐,辛苦辛苦了,很好。”

“应该的。”褚恬和身边的赵丹、姜淑仪相视一笑,谦虚的朝王庆颔首。

“今晚还要麻烦你们盯着,有问题我会及时来找你们。”王庆又嘱咐了一句,顺带审视了一下三人焕然一新的穿着。

褚恬为了今天的晚宴特地买了一身黑色正装,赵丹和姜淑仪也是一样,这么正式的场合当然不能穿便装。

王庆看到褚恬头上的帽子,思索了片刻,还是开口建议道,“帽子就不要戴了吧,和衣服不配。”

褚恬愣了一下,尴尬的冲他一笑,“我戴习惯了,能不能不摘?我待会儿只站在角落里,看不到的。”

王庆虽然觉得她头上的鸭舌帽很扎眼,但也不敢命令褚恬,既然她不愿意摘那就算了吧。

晚宴在7点半准时开始,玄乐队开始不间断的演奏。褚恬和赵丹、姜淑仪站在墙角的位置,看着一波波身着华贵晚礼服的客人进来。

“你看,那个是不是名模费雯?”赵丹兴奋的拍了拍褚恬的肩。

“哦,好像是。”褚恬朝她眼神的方向看了一眼,淡淡的答道。

“大公司就是不一样啊,请的客人全是上流人士。”赵丹没理会褚恬轻描淡写的态度,继续伸长了脖子四处观望。

其实不是褚恬没兴趣八卦,只是她太累了。从早上7点到现在,整整12个小时,她没坐过一分钟,也没吃过一口饭,现在真的快扛不住了。

差不多8点的时候,偌大的宴会厅已经被500位宾客挤得满满当当。大家交谈着,气氛有些嘈杂。

没过一会儿,厅里的灯光就被调暗了,一个主持人模样的人拿着话筒上了演讲台。

“尊敬的各位来宾,欢迎莅临景氏集团成立50周年年会~!”

“哗~!!!”台下说话的人都自觉安静下来,注视着演讲台齐齐鼓掌。

“今晚鄙公司为各位来宾准备了各色冷餐和甜品,现场有乐队,各位可以在舞池中尽兴。”主持人说着,朝演讲台旁边的小门确认了一眼。

“当然,在开宴之前,让我为各位介绍鄙集团的董事会主席兼CEO,景熠先生~!!”

主持人的话音刚落,现场就响起了热烈而持久的掌声,宾客们纷纷交头接耳,兴奋和憧憬之情溢于言表。

“啊!不得了了,那人好帅!快看!”赵丹和姜淑仪几乎同时惊呼出声,使劲儿推了推站在两人中间昏昏欲睡的褚恬。

“……嗯?”褚恬真的差一点就见到周公了,她用力眨了眨眼睛,强撑着眼皮往演讲台望去。

“怎么是他?!”她在心里惊呼了一声,睡意顿时全消。

打着明亮灯光的演讲台上站着两个男人,为首的男人穿着黑色的定制西装,衬衣雪白挺括的领子上打着黑色领结。他身材高大伟岸,棱角分明的脸庞俊朗非常。他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梳成优雅的分头,银框眼镜反射出亮眼的光泽。

褚恬就这么怔怔的看着,心跳陡然失稳了。远处的男人帅的惊为天人,周身都散发着冷峻异常的气息。

“原来他是景氏的总裁,景熠?原来他的名字是这么写的。”她看着大屏幕播放的企业概况短片,当上面出现了景熠的照片和头衔简介时,她的心里突然涌起复杂的情绪。

“奇怪先生”正站在主席台上,迎着500位宾客的注目沉稳的演讲。他的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声音冷清的听不出一丝情绪。

可他确确实实是那个偶尔在夜里来她小店的男人,他的样貌,气质,连说话的语气都不错半分。只是他不叫“奇怪先生”,他叫景熠。是不可一世的景氏集团的最高领导者,是高不可攀的商界巨子。听说他手段毒辣,为人不近人情。为了一块地,他可以不顾原住户的感受,砸下600万现金和一句冰冷的“限你们一天之内消失”。

褚恬的眼底逐渐升腾起一种陌生又抗拒的神色,她又看了一眼跟在景熠身后的项正飞,转身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宴会厅。

她走到酒店的露天平台,撑着栏杆深深的吐了口气。刚才宴会厅里的气氛让她觉得压抑无比,她怕再多待一分钟就会晕过去。

她其实并不喜欢这种场合,由金钱堆砌的黄粱一梦,随处都充斥着溜须拍马,虚荣附和。

只是可笑的是,这场盛宴的主人竟然是会因为吃了一口她做的甜点就舒心到闭眼享受的男人,原来她以为的他并不是真实的,原来他就是经常出现在老百姓茶余饭后谈资里的冷血商人。

景熠在项正飞和一班高管的簇拥下在宴会厅里穿梭着,他手执高脚酒杯,迎着宾客们艳羡又小心的眼神说着一些不咸不淡的场面话。

对于自己时不时需要出现在这种无聊透顶的场合,他始终只以冰冷的态度面对。他一点也不喜欢宴会,唯一的办法就是忍耐。

他心不在焉的走着,眼神却不受控制的往墙边黑暗的角落望去。他也不知道在期待什么,只是控制不住的寻觅了一遍又一遍。

项正飞看着他的样子,心里多少也有了些猜想。他不动声色的退出队伍,穿过密集的人群找到了王庆。

“项特助。”王庆一见他过来,赶忙迎了过去。

“褚恬在哪里?”项正飞伸长脖子找了一圈,没发现褚恬的影子。

“我也正找她呢,叫她看着点,一转眼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王庆有些不满的抱怨了一句。

项正飞微蹙了下眉,把手里的酒杯交给王庆,径直出了宴会厅。

他在偌大的酒店里找了一圈,还是失望而归了。他回到景熠身边,最大限度的凑近他耳边,压低声音说,“没找到褚小姐。”

景熠警告似的瞥了他一眼,略带不悦的说,“谁叫你找她了?”说完,他没理会任何人,迈开长腿往来时的小门而去。

项正飞怕人多挤了他洁癖的老板,也不顾才被他训斥过,护着他快步退场了。

景熠一出小门,就烦闷的扯下领结随手一扔,头也不回的往电梯间而去。他现在太阳Xue胀痛的难受,一分钟也不想多待了。

回去的路上,景熠一言不发的坐在后座,前面的两个人谁也没敢招惹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心情这么差。

到家后,景熠甚至连林国忠都没给什么好脸色,他没听项正飞汇报明天的行程,直接钻进了主卧的浴室。

这个澡他洗的特别久,每次在人多的地方待一会他就浑身不自在,总觉得空气污浊不堪,粘在他身上简直是一种酷刑。他站在花洒下,任由热水冲刷着身体。他紧闭着眼睛,强健有力的手臂撑着大理石墙面,整个人显得压抑无比。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是上帝造人时恶作剧似的错误,明明很讨厌精于算计,满身铜臭的商人,却变成了其中的佼佼者。明明很讨厌奉承恭维,溜须拍马的各色人等,却不得不被迫随时面对。

“景熠,你就是个笑话!”景熠牙关紧咬,大力的一拳砸在墙壁上。可他的心情有谁能懂?人人都在仰望他,人人都在羡慕他,可他却困在冰冷的铜墙铁壁中,自己走不出去,别人也进不来。

宴会的带来的后遗症直接导致景熠整个人都不对了,而且越是盛大的宴会,后遗症的时间就越长。年会结束的半个多月时间,景氏上上下下都如坠地狱。他们吹毛求疵的老板愈发变本加厉,无论是对办公环境还是工作内容总有挑不完的刺。

最不好过的还是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