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寒秋赋》汉秋赋 玻璃 寒秋赋MB

更新时间:2019-10-03 15:11:12

《寒秋赋》汉秋赋 玻璃 寒秋赋MB 已完结

《寒秋赋》

来源: 作者:玄皞石 分类:玄幻修真 主角:梅家,小光

《寒秋赋》是玄皞石写的一本玄幻修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寒秋赋》精彩章节节选: 小秋不敢睜開眼睛,他不知道怎么面對眼前的局面。身份驚天的變化,令他的整個世界都顛倒了。他不知道該怎么面對自己視為親人的仇人父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秋不敢睜開眼睛,他不知道怎么面對眼前的局面。身份驚天的變化,令他的整個世界都顛倒了。他不知道該怎么面對自己視為親人的仇人父親,更不知道如何面對視自己為仇人的父母、哥哥、妹妹。

他已經不再是他了。他是誰?

小秋覺得自己象一只風箏,以前有線牽扯著,如今突然線斷了,風箏在天空翻著筋斗,不知道往什么地方落去。落在不知名的地方,摔得粉碎,不成樣子,永遠也無法回到原來的地方了。

落身之地,不過是葬身之處罷了。

窗外是炎熱的夏天。蟬聲突然很響、突然靜寂。樹影婆娑,映在窗紙上。

小秋的屋子總是靜悄悄的。屋外很少有人聲,很少有人經過。想來是處于莊子里很僻靜的地方。

按說炎熱的夏天汗水會影響傷口的愈合,但是小秋不出汗。非但如此,他的臉色總是煞白,嘴唇總是青紫,好像快要凍僵的人。他的手冰涼得可怕,整個人如一只干癟的皮囊。

痛,已經麻木。小秋不再呻吟。他每日臥床,從不知今夕何夕。

隱約間,蟬聲漸稀。早晚漸覺涼意,這年的秋天來得分外早。

幾個月的休養之后,小秋的身體漸漸開始恢復機能。在秋日暖暖的下午,小光會把他抱到屋外的大藤椅上曬曬太陽。他瞇著雙眼整個人軟軟地縮在藤椅上,象一只受傷的小貓。

屋外有一叢翠竹,兩棵桐樹,一個小花園,但早已雜草叢生。一個慘敗的院落,象自己。小秋心想。

這幾個月除了夫人梅家沒有什么人來過,每次來只是站在床邊看幾眼,然后再三地說辛苦小光了,讓他受苦受累了。小光則淡淡地說,沒什么,夫人,這是我應該做的。

自從知道楚語秋竟然是梅家三少后,小光比以前更盡心了。以前他不明白為什么讓自己照顧一個仇人,雖然不情愿,但他還是盡本分去做。他是孤兒,從小被梅家收留,梅莊主和夫人就是他的再生父母,梅夫人吩咐他做的事情他定然要盡力去做。也許梅夫人了解他的心思,所以才特意派他來照顧三少吧。唉!照顧三少這差使啊,真不是人做的!

有時小光看到三少痛得全身顫抖,卻隱忍著一聲不吭,心里挺佩服!他跟自己年紀差不多呢,若是自己遭了同樣的罪,只求速死,重新投胎算了。夫人來的時候,他總是裝睡。夫人一走,他便睜開呆滯的雙眼,淚珠在眼眶里滾啊滾,然后悄悄從眼角滑落。每次看到他這幅模樣,小光心里便難抑酸楚。這幾個月日日夜夜守著他,看著他痛、看著他苦,只覺得雖然自己是個孤兒,是個下人,但卻比他幸運\多了!其實,他何嘗又不是個被人遺棄的孤兒呢!

幾個月沒有開口說過話,小秋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喪失了語言能力。有時他看著小光,想說點什么,卻張不開嘴。跟他能說什么呢?向他訴說自己有多痛苦?有多難過?那個小光對自己倒很盡心,有時也會投射過來一絲憐憫的目光。連一個下人都可憐自己!也只有這個下人在可憐自己!

小秋每天晚上都會做惡夢。每天晚上他會夢見自己仍然在梅家的大院里,被很多人圍著。那些猙獰的面孔,恐怖的笑聲,滿地的血,象蜘蛛網一樣四面延伸。不要,不要,他驚叫著驚醒,看到的只是窗外樹影搖曳。

開始的時候小光會過來看他怎么了,后來小光也習慣了,任他驚恐地叫著,不要,不要!

待小秋的身體又恢復了一段時間,已經勉強可以被扶著走路時,梅夫人過來告訴他有關楚歌的消息。

也是天要滅楚,楚歌權傾四野,勢力太大,得罪的人也太多,想要對付他的人朝野內外無不存在。皇上突然降旨撤了他的總管,并要刑部協同內務府查處他貪贓枉法的罪行。這次朝內和江湖聯手,沒有了朝廷的后盾,楚歌的實力大打折扣。偏偏他的九天神功在修煉第九重時出現走火入魔的異象,在眾多高手的圍攻下抵擋不住負傷而逃。

后來他們找到楚歌的秘密基地,追剿余黨,并重創了楚歌。

只要沒看到他的尸首,他可不是那么容易死的,小秋心想,他似乎在任何時候都有后路可退。

小秋只要想到楚歌的陰險惡毒就恨得頭痛欲裂。

他故意指使自己親手打斷了自己哥哥的腿。本來這種刑訊逼供的事情都是下人做的,可是那天,他一定要讓自己親自動手打斷梅勝風的腿。那時他想,如果這樣能讓父親更加解恨,親自動手便親自動手吧!只要父親吩咐他做的事,他都會去做。

接著他又讓自己強暴梅勝雪,而且還要當著另外幾個人的面。聽到自己拒絕,他罵道:我沒本事當男人了,你那玩意兒還在吧!你是男人嗎?還是只會躺在男人身子底下哼哼唧唧?

他當著那些人的面就這樣毫不留情面地罵自己!于是他便發狠做了,他要證明他是男人!

小秋又恨恨地想,這梅家莊不是號稱武林第一莊,怎么這么沒用?四個孩子,三個都被老賊\抓過。連自己的親生孩子都保護不了,還說什么匡扶正義、除暴安良?既然生了孩子,不能保護他,讓他受各種罪,還不如別生他,還不如生下來就把他掐死算了。

小秋越想越恨。他恨自己、恨楚歌、恨梅家!似乎天地間所有一切,在他眼中只有恨字。

盡管知道了自己是梅家的孩子,但是小秋對梅家并沒有產生多少親切的感覺。因為從小時候起,梅家是父親仇敵的念頭已經在小秋心中根深蒂固。

楚歌就常常對他說,自己被梅家害的一無所有,逼得無路可逃,只好躲進皇宮,吃盡苦頭,才熬到今天。但是梅家家大業大,在朝廷也有一些門路,在江湖上更是朋友眾多。梅莊主的梅花劍法也堪稱蓋世無雙,其絕招梅花三弄更是少有對手。所以這棵大樹并不容易扳倒,為了對付梅家,楚歌和小秋可沒少使各種陰損招數。梅家的人對楚歌父子也是恨得牙癢癢。

小秋想起楚歌每次說到梅家,便會兩眼噴火惡狠狠地瞪著自己。那種眼神真的很可怕。而他當時只理解為那是楚歌對梅家的恨,立刻也握拳發誓一定要為父親報仇雪恨。

而如今一切顛倒,世界突然翻轉,小秋茫然不知所措。

夜深人靜,一個黑影掠過小秋所住院子矮矮的墻頭。渾然不覺中,小秋被那人夾在臂下,躍墻而出。

小秋醒過來,睜開眼睛看見楚歌的臉,他脫口而出:“父親!”立刻便意識到自己叫錯了,這個人不是自己的父親,是害自己的人。

楚歌的臉是笑著的,但這笑讓他不寒而栗。

“父親,哈哈哈,你居然還叫我父親。哈哈,他居然還叫我父親!”楚歌狂笑。“他們沒有把你碎尸萬段啊!你還活的挺好的啊!你哥哥妹妹們都好吧。哈哈哈!”

這笑聲象一把尖刀胡亂捅刺在小秋身上。

“梅老頭這個混蛋,又把我害得好慘!想把我趕盡殺絕,哼,老子是那么容易對付的?可惜沒有機會弄死那老頭了,老子的深仇大恨看來這輩子別指望了。小子,你就倒霉吧,替你爹娘讓我出氣吧!梅家莊別的地方都機關重重,你那小院子卻毫不設防,真是手到擒來,真沒想到這么容易!哈哈哈!老烏,這小子先給你玩玩。我這個兒子很不錯啊,他可是專門伺候皇上呢。”

小秋幾乎暈過去。老烏是楚歌的手下,以前小秋是少主,老烏雖然看著他眼饞,但是不敢造次。現在聽到楚歌的話歡喜得手舞足蹈,再三的謝過,急呼呼地拎著小秋出去了。

老烏進了另一個山洞。現在楚歌余黨都隱藏在山中的秘密基地里。上次被梅家搗毀了一個,但是小秋知道這樣的基地楚歌有好幾個。

老烏幾乎流著口水瞬間把小秋扒個精光。

“我的乖乖,身上這么多傷疤啊。原來光滑的小皮膚都沒了啊,可惜死了,可惜死了!”老烏連連嘆息,很心疼的樣子。老烏以前偷看過小秋洗澡,被他發現教訓了一頓。

“現在都瘦成這個樣子了!唉,唉!可憐見的!小屁股還是這么翹,就是沒以前圓潤了。”

老烏笑嘻嘻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亮出他那令人作嘔的東西。“把你伺候皇帝的本事拿出來。我聽說你很會伺候人,皇帝滿意得很啊,要不然會那么看重楚公公?楚公公可真是有個好兒子啊。哈哈哈!”

小秋唯有痛苦閉上眼睛,一動不動,如同一具尸體。在老烏興奮而狂暴的沖撞中,他漸漸失去知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