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绝品鬼医》都市绝品鬼医 小说 YAOI 绝品鬼医kuso

更新时间:2019-10-08 08:08:45

《绝品鬼医》都市绝品鬼医 小说 YAOI 绝品鬼医kuso 已完结

《绝品鬼医》

来源: 作者:羽夜 分类:玄幻修真 主角:钟文,周子涵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绝品鬼医》的小说,是作者羽夜创作的玄幻修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回去后,大家互相纷传,很快附近的几个街区就都知道‘慈济堂’出了个神医。 看着诊所里络绎不绝的病人,周老头则笑得合不拢嘴,以为是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去后,大家互相纷传,很快附近的几个街区就都知道‘慈济堂’出了个神医。

看着诊所里络绎不绝的病人,周老头则笑得合不拢嘴,以为是在做梦。当他发现赵老头给的信封内有五千块时,差点都乐疯了!

‘慈济堂’很久都没有这样的盛况了,只有在周老头老爸还在世的时候才出现过。盛况再现,让周老头激动不已,他也主动跑到钟文涛跟前,为其打下手,抓药收钱,擦汗倒水。

钟文涛则专心看病,每看完一个病人,他都能感觉到灵魂得到了一丝能量。因为他医治好了别人,别人反馈给他功德能量。

灵魂稳固后,他就可以开始锻炼这一身还未开发的**。有了功德能量的帮助,他的修炼速度会大增,要达到五百年前的实力,可以说指日可待了。如此一想,钟文涛看病就更加卖力起来。

从中午到下午五点左右,慈济堂内还有不少病人。不过,钟文涛还是停止继续看病,一个人的精力有限,再者作为修炼之人,都有一个固定的作息时间。

那些病人们,也都能理解,小神医累了,让他休息休息,明天再来就是。

周老头笑呵呵地拿着账本计算这一天的收入,望着大把的钞票,他笑得差点将哈喇子都掉手上了:“文涛,咱哥俩今晚好好庆祝庆祝!”

“老爸,你把辈分都弄差了。人家钟大哥才二十三岁而已。”钟文涛还没说话,旁边的周子涵倒急着解释起来。

“知道了,知道了,你这小妮子,老拿我的错,我这不是一高兴说岔了嘛。快去将我房间内的那小瓶茅台酒拿出来。”

“老爸,那可是你的珍藏啊。你确定要拿?”周子涵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道。这周老头是出了名的抠门小气,那瓶茅台酒跟他的Xing命差不多。

“啰嗦什么,快去拿。”周老头一摆手道。

可就在周子涵正高兴着准备要去拿茅台酒的时候,大门‘砰’的一声被踢开,从外面进来三个染着黄色头发,脖子上挂着黄色项链的小混混。

“哎呦,周老头今天生意不错啊,都喝上茅台了。”领头的将脚踏在凳子上,摸着下巴,大咧咧道。

“是山狼哥啊,你可说笑了,我这小诊所没几个人来看病,生意惨淡得可怜啊。我们差点没去讨饭!”周老头点头哈腰,一副客客气气的模样。

“尼玛,这一下午,你这小诊所进进出出这么多人,你当老子瞎啊!”那个叫山狼的混混头子瞪大了眼睛气势汹汹大骂道:“暴龙哥说你家保护费得往上提提了。”

周老头一听,腿一软:“哎呦,山狼哥,我这小诊所真没赚几个钱。”

“Cao,别在我面前装穷!”山狼望向一旁的周子涵,Yin笑着道:“暴龙哥不是早跟你提过吗,只要你点头,将你宝贝女儿送给他,你这小诊所的保护费就一分不收了!”

说着的时候,山狼伸手想去摸周子涵。

不过,他的手才伸出来,就被人给抓住。山狼心中一火,立马扭头一瞧,心说哪个不长眼的敢拦住老子。

拉住他的是身形高瘦的钟文涛,他不屑地冷笑道:“臭小子,给老子松开,不然……老子折断你的爪子。”

“我要是不松开呢?”钟文涛目光冷毅道。

一旁的老周可急了,连忙喊道:“文涛,快松开。”

周子涵也在旁使眼色,担心钟文涛吃亏。

可是,钟文涛对于周家父女的劝诫,置若罔闻。

山狼大怒道:“Cao,臭小子,你是不想活了吗?老子要废了你!”

说着,他用力一甩,想要甩钟文涛紧紧抓着的手。可是,钟文涛的手就像是钢钳一般,死死扣住,他始终甩不脱。

“靠。”山狼眉头一紧,心里莫名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

“想废我?口气不小啊!”说着,钟文涛眼神一冷,用力一扭,‘卡擦’一声,山狼的手肘关节立刻被扭断。

“嘶……”

“啊啊啊……”随即就是山狼‘呼爹喊娘’的惨叫声。

“呵呵,还没结束呢!”钟文涛眼睛一瞪,再用力一扭,山狼断的手,又被转了一圈,瞬间手肘处的经脉尽断,只剩下皮肉连着,手软软落了下来,骨头刺出,刺目的红色血液流满了手掌。

周围的人惊得目瞪口呆!

山狼蜷缩着倒在地上,凄惨着嘶喊,身体不禁地颤抖,冷汗将衣服给浸湿,此刻的他完全就像是只小瘟鸡似的,嚣张气焰全部消失。

“山狼哥……”跟过来的两个小弟吓傻了,他们怎么没想到在清水街一带威名赫赫的大哥今天被人一招就给拿下。

不过,两人立刻反应过来,从腰间抽出大砍刀,凶狠狠地朝钟文涛冲了过来。

“啊,小心!”周子涵吓得惊叫一声,连忙钻桌子底下。

刀光闪闪,小女孩哪里见过这样的可怕场景。

钟文涛却对这两人毫不放在眼里,他来我也进,冲着左侧的黄毛混混,狠狠一脚踢去,脚上带着淡淡黄色真气,速度快如闪电,黄毛混混还没看清,面门就被踢中。

“嗡!”的一声响,身体往后退了三步,脑袋受到到重创,鼻孔流淌出鲜红的血液,脚一软,直接跌倒在地。

剩下的那个混混见两个同伴都被打伤,心里没了底气,拿着砍刀的手在不住的颤抖,他惊恐着望着武力值爆表钟文涛,都挪不动脚步了。

钟文涛冷笑一声,手一伸掐住他的脖子:“以后再让我见到你们,我折断的就不是你们的手臂,而是脖子!”

那黄毛喉咙里呼噜呼噜地焦急着喘着气,脸色涨红,疯狂地摇着头道:“我……我们……再……再也不来了……”

钟文涛手一松,宛如杀神般喊道:“滚!”

那黄毛赶紧搀扶起另外两个同伴,夹着尾巴,忙不迭地往外面跑去,担心走得慢了,就没命回家了。

“钟……钟大哥……”周子涵这才敢从桌底下出来,不过此时也已经吓得不轻,脸色惨白,脚也有些微微颤抖,一出来就一把抓住钟文涛的手。

“别怕,那些坏蛋都被我赶走了!”钟文涛扶住周子涵,轻声安慰着道。

旁边的周老头却一脸苦色,哀声叹气道:“惹了这些人,以后我们‘慈济堂’可没安生日子过了。”

“一群草包混混而已,怕他们做什么!”钟文涛冷声道。若是在五百年前,依着他狂傲的Xing子,定要将他们打得魂飞魄散,不得超生。欺负到我头上来了,也不掂掂自己的斤两。

“这些人是清水街这一片的地头蛇,他们所属东兴帮,老大叫暴龙。这些人都是些不要命的匪徒。这一片的人没人敢得罪他们,惹了他们的人,没一个不吃大亏的!唉,想我这‘慈济堂’才做了一天的好生意,马上就要没了……”

“别担心,有我在,谅这些跳梁小丑也不敢把你们怎样!”钟文涛摆摆手,告诉他不要害怕,只管一切照旧就是。

周子涵做了几个好菜,钟文涛和周老头喝两杯,毕竟今天有了不少进账,值得庆祝一番。只是,喝酒间周老头的眉头一直没散开。

钟文涛自然知道他担心东兴帮那些人来找事。

吃了饭后,钟文涛回到房间修炼。既然自己惹下仇家,那就必须快速让自己的实力强大,这样能保护好‘慈济堂’和周家父女。

在盘坐修炼前,他从‘慈济堂’内配了一副中药,熬好了后喝了下去。他喝下去的那一碗黑漆漆的中药,可以帮助他清洗经脉内的杂质,这是修炼的初级阶段,炼体。

就像建房子一般,得打好一个好基础,修炼起来才事半功倍。

若是体质不强,不纯,修炼就会很艰难。

“嗯?怎么有哭声?”就在钟文涛要入定的时候,他的耳边悠悠传来轻轻的哭泣声。

“是子涵姑娘。”仔细询听,原来那哭声是周子涵房间传来的。

“子涵?”钟文涛来到她的房门前,轻轻敲门道。

不一会儿,她的房门打开,周子涵的两个眼睛哭得红彤彤的,一看到钟文涛,她抹着眼泪,就扑进了钟文涛的怀里:“钟大哥,我好害怕,刚才我做噩梦,梦见了东兴邦那些拿着大砍刀的凶人,他们说要砍死我和我爹。呜呜……”

钟文涛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扶着她坐到椅子上,轻声说道:“傻姑娘,这只是一个梦而已。再说有钟大哥在,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呜呜……”钟文涛这么一说,周子涵却显得更加伤心,紧紧抱住钟文涛,柔软而轻微颤抖的身体紧贴在钟文涛的身上。

女孩身上发出的淡淡清香,沁入钟文涛的鼻孔,女孩柔软的部位碰触在胸口,让钟文涛的心不由得一热,体内不由得一阵躁动。这种如梦如幻的感觉,催生着钟文涛沉浸了多年的心,萌发新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