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怨灵不散》怨灵地下室 年上攻 怨灵不散BI

更新时间:2019-10-10 01:02:49

《怨灵不散》怨灵地下室 年上攻 怨灵不散BI 已完结

《怨灵不散》

来源: 作者:僵僵僵小鱼 分类:职场 主角:伍续,胡阿婆

主角是伍续,胡阿婆的小说《怨灵不散》此文是僵僵僵小鱼原创的职场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此时的高家屯被一层层黑雾笼罩,什么都看不见。伍续说他刚才用的符叫雷火七钩符,可以暂时屏蔽鬼法让我们逃出村子,但雷火七钩符必须要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时的高家屯被一层层黑雾笼罩,什么都看不见。伍续说他刚才用的符叫雷火七钩符,可以暂时屏蔽鬼法让我们逃出村子,但雷火七钩符必须要间隔一个小时以上才能使用第二次,不然会失灵。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再进村子,面对的可能就是几百只新鬼外加一只厉鬼,而一个小时之内别想在逃出来。

进不去村子,我们便打算先去邻村找锦绣,如果胡阿婆被制服了,说不定可以从她嘴里问出什么。临走之前伍续却说要先帮我固魂!

哥哥解释说人的肩膀和头顶共有三盏象征阳气的天灯,阳气一旦过于衰弱魂魄就会游离肉身,人也就死了。刚才我被鬼迷惑回头吹灭了一盏,之前又被大柱子的鬼气侵体,现在魂魄已经极不稳定,怪不得我总觉得迷迷糊糊的。

随即伍续掏出了一根红线和两根红蜡烛,让我和哥哥各拿一只蜡烛,中间以红线相连,我两腿相盘席地而坐,哥哥则拿着一根红蜡烛一边围着我走一边叫我的名字,整个过程大概要持续三分钟,三分钟时间里哥哥不能停,蜡烛更不能灭,不然我的魂魄会立马脱离肉体。

一听这话我可真是吓坏了,看着老哥弱弱的问了一句:“哥,你行吗?”

老哥直接给了我一个白眼,一巴掌就给我拍的坐那儿了。

万事准备妥当,伍续也盘腿坐在了地上,双手在胸前快速掐出一个复杂的手决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在念什么,随着他开口,我跟哥哥手里的蜡烛突然烧了起来,奇怪的是,蜡烛燃烧的并不是红光,而是阴惨惨的绿光,据说这是阴间鬼火,有人死的时候黑白无常除了要用锁链锁魂之外还要点上这鬼火,才能顺利带着鬼魂进地府。

“集中精神要开始了。”

伍续往那一坐气势铺天盖地而来,声音浑厚有力。后就听见哥哥小心护着鬼火认真叫我的名字。

月光好似又暗了不少,层层雾气从四周山上飘下来,枯树枝在浓雾间影影绰绰看得人心生惧意。

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静谧的空间刮起了风,刚开始风还很温柔,慢慢的却变得狂躁猛烈,不远处的枯树枝突然被折断,竟齐刷刷朝着我的位置飞快的飞了过来。不等我做出反应,伍续一个猛子窜了过来,刷刷投出四五张黄符扔向空中,漆黑的半空,几张符纸形成了半弧状屏障与枯树枝对抗,一回头却看见哥哥停了下来正看着我。

“看什么看,不准停!赶紧走!”伍续有了一瞬间的慌乱,眼看哥哥又动了起来,这才又沉着冷静的去应对眼前突发状况。

也许他低估了山里那个东西的本事……

一切还在按顺序进行,我的心绪却完全被打乱,那符纸看上去薄薄得一层真心靠不住,万一挡不住,只怕我们三个人都要死在这里了!导致原本已经被召回的魂魄又有了要脱体的迹象。

额头开始冒出细密的汗水,风一吹冷得我直发抖,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哥哥的声音已经几不可闻,身边好像突然多了好多只手在不停拉扯我的身体和灵魂,疼得我哇哇大叫了起来,脸上湿乎乎一片。

“小鱼,别胡思乱想,集中精神!”伍续大概是看出了我不对劲儿,连忙喊了我一声,说也奇怪,伍续声音一出,撕扯的感觉当即弱了不少。

明明只有三分钟却仿佛过了一年那么久,还好混沌的神志终于越来越清晰,直到哥哥顿住脚步我猛地睁开了眼睛,整个人轻松了许多。

这时我才发现,我跟哥哥手里的鬼火只剩下了微微光亮,几乎在我睁眼的瞬间就彻底湮灭了!

等这一切结束狂风也停歇了,十几张黄符以我和哥哥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圆,将枯树枝全数阻绝在外,而伍续自己却站在圈外显得有些狼狈,借着月光还能看见他的左手食指还在往下滴血。

“走吧!你们要小心,接下来遇到的只怕更难缠!”伍续将地上还能用的符纸重新收进口袋,这才简单裹了下伤口走在最前头。

路上伍续说那些村民是被摄了魂,才会如行尸走肉一般,却很好奇我为什么没被迷惑,之前被大柱子鬼气插伤的肩膀,伤口又怎么会愈合的这么快?

哥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我,能看出哥哥刚才也累够呛。

面对疑问,我连连摇头说不清楚。不知为何,我竟不想让他们知道铃铛鬼魂的事。

哥哥和伍续默契的对视一眼终究还是没在说什么,我暗暗松了口气。

距离天亮还有两个多小时的时候我们走到了锦绣家门口,一路走来整个村子异常安静,连狗叫声都听不到。

锦绣家是铁门,没锁,敞开了一条小缝,风一吹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

我突然联想到了一个成句——死气沉沉!不禁瑟缩了一下,往哥哥身边又凑了凑。

伍续突然脸色一沉,拉着我们后退了好几步。

“怎么了?”看他这个样子,我更是紧张的心跳加快。

“好重的血腥味。”伍续晦暗不明的看了一眼半开的铁门:“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你们都紧紧跟我后面。”

伍续伸手进包里不知道拿出了什么,哥哥也一副戒备的模样我们这才又走近了一点,这回连我都闻到血腥味了。

那混着酸臭的血腥味和阴冷的气息随着门被推开迎面扑来。

我猜到院子里有尸体,却没想到会是这么惊悚的画面,两颗头颅被砍下就摆在院子中央,周围扔满了大大小小的尸块,边缘参差不齐,就好像是用刀来回磨蹭割断的。

其中一颗头颅我认识,竟然是宏伟的父亲,那另一个难道是宏伟的母亲?

伍续避让着地上的尸块,蹲在那儿检查着地上的头颅,一会儿翻翻眼皮一会儿掰开嘴,看的我胃里一阵翻腾,幻想这脑袋突然张嘴咬住伍续的画面……

哥哥本来是想跟过去的,奈何我抓他太紧,只能抻长了脖子看着伍续在那儿捣鼓。

“怎么样?”

伍续摘下手套往旁边一扔,脸色阴沉的厉害:“他们应该是被下了蛊,我对苗疆蛊毒并不熟,这下我们怕是有麻烦了。”

我是听得晕乎乎的,怎么又扯出来个苗疆蛊毒?这都什么跟什么?

我不过就是回来参加个婚礼,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

哥哥还想说什么却被屋里突然传出的巨响打断,就好像有什么很沉的东西从高空坠落一样。

伍续拔腿就往屋里冲去,哥哥拉着我紧跟在后。我可没忘了伍续之前说的,不管发生什么一定要跟紧他!

门一推开,偌大的客厅如蜘蛛吐丝一般扯满了横七竖八的红色丝线,且根根红线上都绑着两至三枚铜钱,地面上一个直径高达三米的巨型八卦十分醒目。

正中央的旋转楼梯旁,是一根碎裂的柱子,刚刚的声音应该就是它发出来。

“这是什么?”我惊讶的长大嘴巴,明明我昨晚离开的时候还没有。不过这时候我却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大的客厅却要修建那么小的厨房,完全是为了布置这些东西,可这些东西又有什么用?跟宏伟父母的死又有什么关系?

“这是百环捉鬼阵!”哥哥话音刚落伍续随即开口:“想不到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不仅有蛊师还有布阵师,哪一个单拿出来都不是玄门的小角色。小鱼,你说的那个锦绣究竟是什么人?”

什么人?她是锦溪的孪生妹妹,也有可能是胡阿婆的亲人,可是昨晚又为了救我想要制服胡阿婆……

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我吓得一哆嗦思绪随即被打断,就看见原本大开的房门竟然自己关上了。

哥哥跟伍续当即跑过去推门,用尽了办法门还是纹丝未动。那股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上当了。”

“传说中的道家传人也不过如此,现在才发现是不是太晚了?”楼梯上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我一抬头果然看见锦绣手里抱着个罐子站在那里,那罐子正是之前我在那个空房间里看到的。当时没敢仔细看,这会儿才发现这罐子跟我们平时看到的不太一样,深红色的罐身以一种几近扭曲的形态,就好似被拧了上百圈的麻花。

“锦绣?你没事太好了!”我一看见她心里顿时闪过一阵欣喜。

“她当然没事。”伍续上前一步,锐利的目光扫视着楼梯上的人:“堂堂苗族蛊师传人要是连一个小小的僵尸都摆不平,还有什么脸面在玄门混!”

“哈哈!”闻言锦绣开心的笑了:“你说的很对呢!”视线若有似乎的扫向胸口的罐子:“我的宝贝好久没吃过这么大补的营养品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听她话这意思,胡阿婆被那罐子里的东西给吃了?

平静的房间里突然刮起一阵劲风,吹得红线上的铜钱来回晃荡。我踉跄了几下差点没摔倒,还好哥哥眼疾手快扶了我一把。

伍续见我们都没事,这才又看向锦绣:“我道家和你苗族蛊师一向进水不犯河水,玄门各派也素有约定不准随便对异派出手,怎么?你是想违约?”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