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女修君凌》炮灰女修重生记 全文无弹窗阅读 女修君凌鬼畜

更新时间:2019-10-10 22:02:20

《女修君凌》炮灰女修重生记 全文无弹窗阅读 女修君凌鬼畜 连载中

《女修君凌》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南方的墨鱼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傅敬凯,元杰

完结小说《女修君凌》是南方的墨鱼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傅敬凯,元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殇无名大大咧咧坐下,煞有介事的捋了捋衣角,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说到, “就在一个月前,我们的邻城峪城天河有人带出一卷宗帛,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殇无名大大咧咧坐下,煞有介事的捋了捋衣角,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说到,

“就在一个月前,我们的邻城峪城天河有人带出一卷宗帛,被一个老者看中强行买走,不知道怎么回事那老者和人打起来了,原来是发现了一个洞天遗迹,那两人为抢夺一宝物追夺离去,却引来了各方大佬,遗迹彻底曝光,其中就听说有黄金七色。”

殇无名唾沫横飞,喘了口气又倒了杯茶一饮而尽。

“真假?”君凌站了起来。

“这是我老爹告诉我的,绝对假不了,你老爹还带人去看了一番,他没跟你说么?”殇无名又端起茶壶,发现壶空了,“喂,没茶了。”

君凌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兰儿。”君凌喊了声,候在外面的兰儿应声入内,殇无名见此便举起手中的茶壶,兰儿立即上前就要接过。

“送客。”君凌接着说到。

什么?兰儿愣了。

什么?!殇无名也愣了。

“你你你过河拆桥啊!”殇无名愤怒暴起。君凌冲着他一笑,殇无名不知怎的竟被这笑容唬得呆住了,怎么被请出来的也不知道。

君凌却顾不了那么多了,她现在没那么多闲工夫和殇无名扯淡,连殇无名都知道黄金七色,傅敬凯没有理由不知道,而在她提出需要黄金七色时,傅敬凯却说不知道黄金七色的消息,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傅敬凯怀疑她了。

自己的处世经验还是太少了!

君凌呆坐在房中,脑子飞速的运转着,脸上却不动声色。“兰儿,”她喊到,“带我去见家……我爹。”

……

这边傅敬凯的书房里,正坐着大长老傅横。傅横满脸慈色,发白的发髻盘着,眉毛和胡子同长,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此时他却大惊的站了起来,“你是说元杰被夺舍了?”他惊问道。

“十有八九。”傅敬凯阴沉着脸,“元杰不懂得药理,更不会懂得黄金七色,还将黄金七色说是七色瑾。我特意去请教燕北飞,连他都不知扶芥根会乱经脉,只知扶芥根一定不能入丹。”燕北飞是兰城唯一的三品灵丹师。“而且这时间也太巧了,就在我们从天河回来的这几日,元杰便突然转醒。”

“你是说……”傅横脸色难看,背着手渡了几步。“既得知黄金七色,又唤其为七色瑾,懂得药理,又转醒得如此巧合……”

“而且元杰还是养魂体。”傅敬凯插口道。

“难道是那遗迹有残魂,跟随我们到此?那没道理啊!再怎样元杰是养魂体的事得知的人并不多。”傅横皱着眉头,揪着他那胡子,不停的捻着。

“这也是我没敢肯定的原因,”傅敬凯倒了杯茶,沉默了会,又说到,“可是这也太巧了,而且,元杰醒来后,完全与他以前的Xing格不似。以我的直觉,元杰肯定已不是元杰。”

“可是你也不明白究竟,所以没拆穿。”傅横看着傅敬凯,傅敬凯应了声是。

“姑且这样吧!”傅横捻着胡须,又来回渡了几步,“暂且不要拆穿,也不要让他人探视。该元杰说元杰中毒,此话可信。大比当前,如果我们这一脉无人参加,那么暗处的人,会伺机而动。到时候恐怕不好掌控局面。”

“长老意思是暂时当元杰还是元杰吗?”两人的话都很拗口,但彼此却都听得懂。

“对,”他说,“你我都已结丹,在他未结丹之前,难道我们俩合力还控制不住他吗?我们还必须得用这颗棋子。元杰不会白牺牲的。”听闻此话,傅敬凯不语,默然认同。

“当下最重要的是,赶紧恢复他的经脉,**木灵根,定能入选。”

“好。”傅敬凯还想说些什么,门外却听闻来报,少主求见。

两人对视了一眼,傅敬凯整了整神色对外说到,“进来吧!”

等候在外的君凌有些无奈,此时若是她神识还在,不用过来也必定能探听一二,自己心里也好有个底,不至于现在两眼一抹黑。正想着,来人恭敬请她入内。

君凌压下心中无奈,云淡风轻的举步前行,不一会便跨门而入。

“爹,大长老。”君凌用着合适的语调问声道。

“元杰啊,怎么不多休息一会?有什么要紧事吗?”傅横和蔼的问道。

“没什么事,就是头有点昏沉,出来走走,索Xing来爹这里看看。”君凌用傅元杰那醇厚的声音温顺的说到。

傅敬凯看了一眼傅元杰,也温和说到,“那是该多走走。”

“孩儿刚转醒,不知道爹有什么吩咐?”

“没什么,好好休息,把伤养好。”

君凌心里暗暗嘀咕,简直想搓搓自己脸了,她说的迷迷糊糊,傅敬凯也答得模凌两可,这样下去她可真的只是过来请安了。

“爹,无名说天河有遗迹,出现过黄金七色。”君凌觉得既然他们已经怀疑,那么遮遮掩掩倒是啰嗦了,倒不如挑开了话说。

“唉!”傅敬凯叹了口气,“是的,不过……”傅敬凯看了一眼傅横,傅横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傅敬凯。“不过当时中天心域的几个强者前来,黄金七色也被带走,纵然是我也没有门路能说上话,更不用说要到黄金七色了。”傅敬凯说着又叹了口气,“你刚醒,我怕你着急,没和你说。”

是这样吗?君凌心里疑惑,总感觉哪里不对,脸色却恍然到,“原来如此。”

书房里一阵沉默,君凌接着说到,“我想去天河看看。”

“什么?”傅敬凯吃了一惊。

“嗯……”傅横却捻着胡子说到,“或许去看看也不错。”

君凌心里更是疑惑。

“让护首安在挑选几人,随同你一块前往。”傅横接着说道,“元杰,中天心域大比只有半年就到了,如果你不能前往,对我们傅家大为不利。”

傅敬凯随之反应过来,接过话说到,“是的,没准你去看看,会有什么收获呢?对你大比也有利。而我和大长老也会积极寻找,这样找到黄金七色的机会才更大。”

君凌面不改色的鞠躬道,“好,孩儿这就回去准备。”君凌说完告退便走。

傅横看了眼傅敬凯,说到,“如果他真能找到黄金七色,那么你的猜想有可能是对的。他去一趟,也好。”

傅敬凯点头称是,面色沉沉的看着门外。

……

君凌慢悠悠的走着,一边思索着傅横和傅敬凯的话。他们应该是怀疑,不,应该说是起码有九分肯定自己不是傅元杰了,否则不会如此痛快答应自己一个废人前往天河。而他们却不拆穿自己,还积极帮忙寻找黄金七色,说明自己还有用处,而这用处令他们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傅元杰,只是这承认恐怕是有所加持。回想起傅家的势力争夺的暗潮汹涌,自己现在之所以没被傅敬凯和傅恒拆穿,恐怕就是为了稳住如今的局势。自己若是获得了大比的名额,那么不知道他们会有如何计策,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自己没起到他们预计的作用,自己这小命也保不住了……

君凌突然感到一阵紧迫,自己Xing命被别人盯着的紧迫。

“盈姑娘。”兰儿俯身问候到。

君凌听到声音回过神来,看向前面,在自己的院落前,一个亭亭而立的少女正在期期艾艾又忐忑不安的立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