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徽商天下》汇商天下沧州财务咨询有限公司 健气受 徽商天下紧缚

更新时间:2019-11-06 14:59:35

《徽商天下》汇商天下沧州财务咨询有限公司 健气受 徽商天下紧缚 已完结

《徽商天下》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寄奴 分类:历史 主角:刘世南,许宣

主角叫刘世南,许宣的小说是《徽商天下》,它的作者是寄奴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众人从阁楼上下来的时候,天阴沉得很厉害。黛儿和云珠在前头轻轻扶住许安绮。少女的脑袋昏昏沉沉的,仿佛踩着棉花一般,下楼的时候还有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众人从阁楼上下来的时候,天阴沉得很厉害。黛儿和云珠在前头轻轻扶住许安绮。少女的脑袋昏昏沉沉的,仿佛踩着棉花一般,下楼的时候还有些许晕眩感,此刻脚踩在坚实大地面上,又向前走了两步,才微微停下来示意自己可以走了。黛儿和云珠便没有再执意去扶她,不过也只是稍稍落后半步,手还是微悬着——若是许安绮走得不稳健,她们要确保能在第一时间扶上一把。

许宣在后头,将这些看在眼中,心中有些感叹,虽就关系来说,三人是主仆,但二人毕竟也在许家生活了很久了,尤其是黛儿,她从记事起就被卖来许家,成长的记忆几乎就同这商人家的深宅大院联系着,喜、怒、哀、乐。虽然身份地位差距悬殊,但是若是主人有善意,那么做下人的便也不会去吝啬自己的真心。恶主欺仆的情况,或许也是有的,但毕竟不会随时见到,反过来也是一样的。

片刻前许宣说起有些事情让他去,虽说是他的心里话,但毕竟不现实。许安绮并没有思考太久便做出反对,在她这里说来,许宣毕竟是一个外人,这些事情没有由头,参合起来难免会很麻烦。另外的,便是觉得他是一个单纯的读书人,无论如何,术业有专攻的到道理还是肯定的,科考之道和商道隔得太远了些,更何况他似乎连读书也不在行的。

许安绮觉得自己喜欢和许宣说说话,也正是因为他和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完全没有干系,若要将他牵扯进来,有些事情一旦复杂了,日后二人要如何相见,也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当然,最为关键的原因还是有些在意那些许家的掌柜们——在眼下的节骨眼上若让一个外人插手进来,事情就会很不可控了。

几人朝许家厅堂的方向过去,其间黛儿稍稍离开了小会儿,片刻之后小手环抱着三把油纸伞,一溜小跑着追上来。随后将伞分给众人,到许宣这里的时候,还小声地提醒一句:“这把是黛儿的哦~~~”

许宣莞尔,正要开口说话的,突然觉得鼻尖有些凉意,将头抬起来的时候,雨开始纷纷扬扬地落下来。

“伞打开啦~~~”

小丫头声音。

秋雨沙沙,落成一片迷蒙……

……

时间回到片刻之前。许家厅堂。

胡莒南此刻已经明白了很多东西。比如账目丢失,比如顾士鹏的缺席,还比如眼下刘世南的责问……等等等等。

他在杭州经营了不下十年了,也积累了不少的人脉,对于许安锦的情况、方家的情况,自是清楚不过的。但有些事情,除却老东家许惜福之外,他不曾和任何人说起过——这当然也是许惜福的意思。在许惜福看来,自己的女儿不曾为方家产下子嗣,毕竟不是光彩的事。错在自己的女儿,若是传出去,方家那边如果要追究,最后的压力也还要落在自己的女儿身上。

这些事,虽说也算不得秘密,但是若不是刻意打探,刘世南在无锡,也不会知道得那么清楚。还真是……煞费苦心呢。胡莒南皱了皱眉头,心中想着,只是无论如何,也不该如此过分罢?以顾士鹏认定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的性格,是要在什么情况下,他才会缺席?想想便可以知道了。摔伤?哼!胡莒南心中觉得有些愤怒,有些事情,简直到了底线了……

……

佘文义好整以暇地负手而立,这般做派也并不是刻意为之,只是如今很多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中,心态轻松,姿态不知不觉便做出了。在他看来,事情的变化也许会有的,许安绮那丫头,虽然很多方面还显稚嫩,但是确实有胆量。只是无论如何变,框架已经在那里,她的魄力即便再多上几分,横竖也是没有突围的可能了。至于她可能有的底牌……呵,也只有她自己会觉得那还是底牌罢?结局……反正都已是注定的事了。

佘文义这般想着,脑海有些零零碎碎的记忆片段翻涌起来——一些带着几许昏黄色彩的旧画面。那年他十九岁,父亲带着他赶了几十里山路,来到许家。一样的宅院,一样的老槐,也是……一样的阴雨天。随后心中也不由得也做一番对比,不同的地方也很多。有些人,已经再也看不见了,自己的心态也不一样——当年怯生生的少年郎,这时候历经风雨,心已坚若磐石起来。

“哦,是文义罢?路上可有累着?”那人当时友善的语气此刻依稀还有些记得。是初见的时候。

……

“无妨的,吸取教训,下一次多留个心眼……你许叔当年第一笔生意,啧……”第一笔生意砸掉之后,那人这般宽慰自己。

……

“南京那边的事情,交给你,老夫放心得很!”不知道从何时起,那人开始自称老夫了……时间过得真快。

记忆到这里突然有些恍惚,随后变成了另外一段清晰的画面。

“佘掌柜,有没有考虑过另起炉灶?”

“呵。程大少爷,你说笑了。”

那依旧是一个雨天,上天将选择摆开在自己面前。和对方的长谈自午后开始,结束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他看着漫天的大雨中朦胧的灯火,心中有着丝丝入扣的凉意。

“以佘兄的能力么,徽州墨业,当有你立足之地的……”

他事后觉得大概是这句话打动了他罢。或者,他心中也明白,但并不愿意去提及。打动他的,其实是他心中的欲望之火。

是野心。

在佘文义看来,胡莒南办事踏实,为人也可靠,总的来说老成持重有余。但与之相对应的,这样的人在锐意进取方面往往也就不足了。许家的生意交到他手上,亏是亏不掉的,但同样,在开拓方面也就不用抱太大的期许。他其实更适合做一个管家,而并非冒险。如今许家的局面,需要的是一个有魄力的人,一个能力挽狂澜的人。佘文义想着,自己应该有那个魄力,但是……他已经做出了选择了。

……

“啊~~~”

“胡掌柜啊,扔杯子做什么?”

……

“哼,老家伙~~你找死啊!”

“别激动,别激动!有话好好说,和气生财嘛!”

……

“屁!”

一只茶盏被人扔在地上,像花瓣一样散开,碎裂的声音被随后而起的一阵鼎沸的喧哗人声盖住了。佘文义回过神来。

哦~~胡莒南,终于开始乱了阵脚了么?

呵。

那边刘世南随后也将另一只茶盏朝胡莒南的脸上狠狠砸过去。胡莒南伸手想要阻挡,但是,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反应能力已经慢下来,茶盏砸在他的额头上,他有心无力,躲闪不及。新上的茶水,温度还有些高,胡莒南的上半身被打湿了一片,血水随后渗出来,混着热气腾腾的茶水,湿润了他的半张脸孔。

两边都被人拉住了。

“倚老卖老……便是打你又如何?!”刘世南此刻一脸的狠戾,被人按在座位上的时候,依旧骂骂咧咧。不过,偶尔眼角的余光会注意这佘文义的反应,想从他那里来判断自己的行为是否合适。

众掌柜有些目瞪口呆,老好人胡莒南,什么时候这般动怒了?还有,那叫刘世南的年轻人……也太大胆了罢!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众人心中都有些不好的预感。

天这时候,开始下起雨来。

……

胡莒南有些惘然,额上伤口的血水微微渗进眼眶里,双目红红的……应该是很痛。不过此刻他想的倒也不是这些,其实很多东西都是明白的,那便叫刘世南的年轻掌柜,嚣张的表情背后冷静的心态,他也把握的住。他这般做派,都是事先定好的事情。

自己,唉,有些气急败坏了……

在座的毕竟都是成了精的人,摸爬滚打这些年,场面见的不算少,只是稍稍沉寂了片刻,便纷纷开始打起圆场,气氛又活跃了一些。

“二小姐呢?我们横竖都等了一天!她也不见我们,这算不算怠慢!”

从佘文义的态度里得到了肯定,刘世南随后高声抱怨一句。这本来就是他的目的——将一切往大里闹。这样的问话,也代表在座一众掌柜的心声,有几人已经按捺不住,有些蠢蠢欲动,想要说些什么。

……

“哦?你要见我么?”

这时候,沉默中有声音从雨幕中透来。众人将目光投过去时,云珠替许安绮撑着伞,正从雨中走出来。少女苍白的脸色,搭配着冷漠,让人一见之下,也会感受到几分若有若无的气场。许安绮的双唇紧紧地抿着,内心极为愤怒。许宣跟着走进来,这时候倒也没有几人注意到他。

身边的中年掌柜望着许宣。

似乎有些印象,许宣想了想,应当是见过的罢,于是朝他露出个笑容。

那边佘文义怔了怔,随后也朝他点点头。

……

血水从胡莒南捂着额头的指缝间渗出来,此刻见到许安绮,老人中嚅嗫着张张嘴。许安绮朝他轻轻点了点头,黛儿连忙上前去,迫不及待地拿出手绢替老人擦拭一番,看她的神情,快哭出来了。

“呐,二小姐,您可让我们好等啊!”刘世南沉默了片刻,随后笑着开口道。

许安绮冷冷地看着他,寻思着要如何开口。她其实并不认得这个掌柜,不过看样子,眼前的一切便是他造成的。

思路还没理清楚的时候……

“是啊。”

身后书生的声音传过来,语气中充满歉意:“等累了,对不对?”

刘世南寻声看了一眼说话的人,那书生朝他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

呃,这书生是什么人?

“那……喝杯茶吧?”书生的声音从容亲切,很快就控制住了节奏。于是……

“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只是声音还未落下,随后有东

《徽商天下》 免费阅读章节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