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眷宠小萌妻:首席大人吻上瘾》眷宠殿下追捕小逃妻 虐文 眷宠小萌妻:首席大人吻上瘾直人

更新时间:2019-11-20 07:59:54

《眷宠小萌妻:首席大人吻上瘾》眷宠殿下追捕小逃妻 虐文 眷宠小萌妻:首席大人吻上瘾直人 已完结

《眷宠小萌妻:首席大人吻上瘾》

来源: 作者:墨小暖 分类:豪门 主角:夏末,顾云深

主角是夏末,顾云深的小说《眷宠小萌妻:首席大人吻上瘾》此文是墨小暖原创的豪门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他的视线仍旧望着屏幕上复杂的报表,好像对秦夏末的到来半点都不在意,只是久久都没有翻到下一页。 秦夏末每次来到别墅的时候都有些提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的视线仍旧望着屏幕上复杂的报表,好像对秦夏末的到来半点都不在意,只是久久都没有翻到下一页。

秦夏末每次来到别墅的时候都有些提心吊胆,这会儿她一抬眼就看到了俊美无俦却面无表情的顾云深,立刻更加安静的换好了鞋子,走到他面前停住了脚步。

本以为他叫她来肯定是有什么吩咐,可是秦夏末耐心的等了许久,顾云深却仍是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

而秦夏末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对待。

她先是默默的等了一会儿,之后才想起了什么一般,慌张的转身跑去了厨房,将手中拎着的东西快速的放进了冰箱。

顾云深在秦夏末进来的一刹那就已经注意到了她拎着什么东西,可直到秦夏末将东西放入了家里的冰箱,才令他有点诧异的眯了眯眼睛。

而且秦夏末还一去不回,在厨房里叮叮当当的不知道做些什么,许久之后才脸颊微红的端着一盏散发着冷气和甜香的东西走了出来,有点拘谨的放在了顾云深面前的大理石茶几上。

顾云深依旧是埋头公事,此刻毫无情绪的抬眼看她,修长的手指将笔记本从膝上拎到一边,表明了今天工作的结束。

“这是什么?”

秦夏末没想到顾云深竟然会关心这种小事儿,闻言有点慌乱的垂下了眸子:“你打给我的时候我还在店里……所以就顺便买了这个。”

顾云深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头,视线终于从秦夏末那因为高温而带着微红的脸蛋上移了开来,落在了面前那盏造型漂亮的冰激凌上。

虽然并不知道她这次讨好他是为了什么,可是当看到那冰激凌的刹那,顾云深幽深的瞳孔还是忍不住的微微收缩。

在他的视线中,雪白的牛奶冰淇淋松软可口的铺在杯底,鲜榨的的樱桃蜂蜜汁红艳艳的让人食指大动,几个憨态可掬的草莓雪人无忧无虑的立在上面,浑然不知道即将被吃掉的命运,每一个都挂着和秦夏末一样傻乎乎的笑脸。

物似主人型,简直惹人怜爱的让人无法破坏。

顾云深从不知道秦夏末还有这手本事,可是当她对谁动心的时候,是真的可以做到心细如发,事无巨细。

但是这样的好手艺,绝不是看一看菜谱就能成功的程度。

一想到秦夏末是在国外的三年中学会这一手,并且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的做给其他的男人品尝,顾云深原本深不可测的气势顿时变得危险起来,胸膛中的邪火又一次开始叫嚣着升腾。

总是如此。

她总是可以轻而易举的让他失控!

顾云深薄如一线的唇紧紧抿着,视线森冷的划过秦夏末局促不安的小脸,毫无预兆的冷笑了一声:“你突然这么殷勤,是又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普天之下,除了一个秦夏末之外,顾云深从不曾怀疑他所向披靡的魅力。

但凡有向他献殷勤的机会,每个女人都愿意不计代价趋之若鹜。

可唯独秦夏末与众不同,她对他的好从来都不是毫无目的。

而他明明知道这一点,却还是该死的无法痛下决心。

“我……没有。”面对顾云深的苛责,秦夏末无从辩解的盯着自己的脚尖,却仍然感到整个人都被顾云深无处不在的视线笼罩。

当他不看着她的时候,那种心痛的滋味自然很不好受。

可等他真的似笑非笑的凝视了她,她又情不自禁的怕到发抖。

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尽快的从这种微妙僵持的气氛中挣扎出来,秦夏末咽了咽口水,快速的低声道:“你救了我,我只是想报答你而已。”

说这话的时候,秦夏末像是不知道该如何掩饰自己的不安了一般,白嫩的手指在衬衫的衣角上搅来搅去,一双水眸躲闪着不肯去看顾云深的身影。

却完全没有注意到此刻的她有多么的青涩诱人,纯洁的仿佛不染尘埃,只是看着就已经是一大享受。

所以当顾云深漠然起身,霸道的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吻上了她的唇瓣时,秦夏末还是没有搞懂事情怎么会进展到这个局面。

她不敢也不愿推开压着她肆意轻薄的男人,心中隐隐的泛起了一丝禁忌的甜蜜,又忍不住的拿眼睛望向了茶几上正在融化的冰淇淋。

京城最出名的甜品店之一,哪怕只是最普通的价位,都是现在的她无力承受的奢侈品。

可是她已经找到了工作,并且马上要参与到拍摄之中了,小小的奢侈一下,应该也不算是什么大的问题。

而说不出口的真正原因,则是她很希望可以和顾云深一起分享今天的喜悦,哪怕对方根本不知道,也不在乎其中的意义。

毕竟对于她来说,这是一份真正意义上的工作,就算裸替说出来并不高大上,在某些人眼中还存在着偏见,也仍旧不能阻挡她的好心情。

顾云深依旧没有停下唇齿间的索取,心满意足的垂着眸子,感受着怀中秦夏末的身子从最开始的僵硬慢慢变得柔软下来。

她柔若无骨的依偎在他怀中,黑白分明的眸子含着水汽,战战兢兢的回吻着她,小小的舌尖刚刚撩拨的舔了舔他的唇瓣,下一秒就畏惧的不见了踪影。

胸膛中无形的暴怒在一个漫长的深吻中渐渐消弭。

分开来的时候,秦夏末几乎站立不稳,却还没有忘记那个有点融化了的冰淇淋。

顾云深揽住了她的腰肢充当支柱,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幸亏房间中的气温凉爽宜人,才让那草莓雪人只是东歪西倒的开始倾斜,总体来说还没有毁了模样。

看到这好笑的一幕,顾云深的眸子里难得的多了一抹暖色。

不知是碰巧还是怎样,这草莓雪人从始至终演绎了另一个呆萌版的秦夏末,就连这会儿被他吻得站不住脚,也惟妙惟肖的令人吃惊。

顾云深一向是不爱吃甜食的,无论是巧克力也好冰激凌也罢,这些东西向来都不在他的食谱之内。

但是刚刚的吻和秦夏末难得一见的执拗倒是让他改了心意,确定秦夏末站稳了身子,又自顾自的坐回了沙发边上,拿起叉子戳了一下草莓雪人。

秦夏末悄悄的睁大了一双水眸,屏主呼吸站在一边,眼睛亮晶晶的等着顾云深的一句满意。

那草莓雪人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戳在了叉子上,惨兮兮的模样配上稍稍融化了的巧克力做成的表情,令顾云深不自觉的看了欢欣鼓舞的秦夏末一眼,好笑的勾了勾唇。

接下来,在秦夏末堪称火热的注视下,顾云深那淡色的唇微微张开。

目送着一只草莓雪人消失无踪,秦夏末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还可以吗?”

“嗯。”顾云深将银叉放在手中把玩,慢条斯理的点了点头,又霸道的对身边空着的座位瞥了一眼。

接到暗示的秦夏末纵然再怎么紧张,也只好小碎步的挪到了顾云深的身边,有点僵硬的落了座。

“自己尝一尝。”

几乎是秦夏末刚坐了下来,顾云深新的命令便随之而来。

秦夏末有点没反应过来的眨了下眼睛,匆匆的解释道:“我只买了这一份,我在店里已经吃过了。”

顾云深此生最无法忍受的,就是来自秦夏末的拒绝。

哪怕只是这样一点点小事,仍然令他不自觉的抬手捏起了银叉,力道大的指尖有些泛白。

跟着,在秦夏末受宠若惊的眼神中,顾云深纡尊降贵的叉起了一只草莓雪人,不容抗拒的递到了她的唇边,将那奶油在她的唇角蹭了蹭,视线又一次开始变得幽深。

“张嘴。”再一次开口时,顾云深的声音多了一抹沙哑,让秦夏末噤若寒蝉的听命行事。

她啊呜一口吃掉了那只雪人,沉浸在被顾云深亲手投食的喜悦中,仔仔细细的品尝了一下那雪人的味道。

很快,她颇为难过的皱起了小脸:“啊,好酸!”

“你拿的是榨汁用的草莓。”顾云深慢条斯理的给出了解释,看着秦夏末伸出粉嫩的舌尖,调皮的舔干净了唇角的奶油,样子是该死的诱人。

“……对不起。”没有想到竟然连这种事情也会做错,秦夏末没精打采的垂下了眸子,觉得找到工作的好心情都因此损失了至少一半。

本来她在顾云深的眼中就已经没有什么好印象了,现在又加上了愚蠢笨蛋的标签,实在是让她欲哭无泪。

不过京城最好的甜品店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哪怕是最简单的款式,都甜美细腻的令人吃惊。

想到这,秦夏末有点意犹未尽的再次舔了舔唇。

“你都吃掉,我就原谅你。”

顾云深搞不懂秦夏末的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却还记得昨天那酣畅淋漓的放纵。

要是今天这么快就再来一次的话……

他的视线划过秦夏末那纤细的身子,为了让自己可以转移注意力,只好重新拿起了被冷落许久的笔记本,随便点开个报表一目十行的看了下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