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妖孽王妃二嫁帝王家:绝代宠妃》妖孽王妃二嫁 女体化 妖孽王妃二嫁帝王家:绝代宠妃耽美狼

更新时间:2019-12-09 15:01:39

《妖孽王妃二嫁帝王家:绝代宠妃》妖孽王妃二嫁 女体化 妖孽王妃二嫁帝王家:绝代宠妃耽美狼 已完结

《妖孽王妃二嫁帝王家:绝代宠妃》

来源: 作者:雨竹月影 分类:架空 主角:那副,那一日

独家完整版小说《妖孽王妃二嫁帝王家:绝代宠妃》是雨竹月影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那副,那一日,书中主要讲述了: 她虽不是什么国色天香,可是在他的眼里,她的一颦一笑都是那么迷人。他说不清自己对她到底是什么感觉,如果说两年前见她的时候,是把她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虽不是什么国色天香,可是在他的眼里,她的一颦一笑都是那么迷人。他说不清自己对她到底是什么感觉,如果说两年前见她的时候,是把她当做救自己命的人,有些感激之情、也有因此而生的占有欲的话,现在在他心里,似乎有些改变了。他喜欢安静地注视着她,即使什么都不说,只要眼中有她,他的心中就会油然而生一种喜悦之情,他常常是在努力掩饰这种兴奋之情。他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的这种感觉,他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只是他知道,每一次和她同处一室,他都会觉得很轻松、很舒适。

“你,”他开口望着她,她抬起头,听着。

“你怎么看五弟这个人?”他问。

“王爷是臣妾的夫君,不论臣妾说什么,都会有所偏颇!”她淡淡地答道。

“哦?”他的手指把玩着棋子,“你心里想什么就说!”

“皇上不会认为臣妾是在为王爷说好话吗?”

“那要看你说什么了!”

“王爷他,”她微微仰着头,深思状,他望着她认真的表情。

“王爷他,怎么说呢?王爷他好像很矛盾,”

“哦?矛盾?”他轻轻落子,注视着她。

“臣妾觉得,王爷他想要建功立业,可能是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途径,所以,所以就会摇摆不定。但是,他不会做任何伤害自己的事!”

他笑了,“因此,你劝他不要领兵进宫,他就接受了,是吗?”

她懵住了,他怎么知道自己劝晋王的事?他还有什么事不知道?想到此,她不禁害怕起来!他只是扫了她一眼,就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了,目光投在棋局上,好像在说一件很随便的事:“朕突然发病,薛爱卿放出疑云,如此一来,有人自然会有所动作。对新政不满之人,要么是在朕面前反对,看着反对不动了,难保他们不会想着另立新主!”

“五弟呢,他是有过人之处,只是,他跟朕不是一条心!”顿了一会儿,他说道。

“那,”她想问他,可是该问吗?

“什么?你说吧!”他还是那副悠然自得的神情。

“那一日,皇上是准备着杀掉王爷吗?”她想了半天,还是大着胆子说了出来,话一出口,才发觉他直直地盯着自己。她赶快俯首下跪:“臣妾死罪!”

他半晌不语,几枚棋子在两只手上换来换去,她一直跪在那里,过了一会儿,他将棋子扔进棋盒。大笑几声,她战战兢兢地抬起头,他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她不懂他为什么笑成这样?

“起来吧!别跪着了!起来吧!”他咳嗽着。

“臣妾不敢!”她依旧俯首跪着。

“起来吧,你起来再听朕跟你说!”他终于不咳了,她依言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你呀,怎么心里想什么就真的说什么,你就不怕会惹祸上身吗?”他问。

“怕是怕!只是,如果不能将心里的话说出来,心意就无法传达到对方心里!想要问的问题,如果不能直接说出来,怎么得到真正的答案?”她十分坚定地说,清澈的双眸盯着他。

他的笑容凝固在此刻,人们总是在他面前带着不同的面具,从来没有人像她这样,如此坦诚、直面自己的心灵。

“你认为朕想要杀自己的弟弟吗?”他问。

“臣妾不想皇上这么做!”

“为什么?你怕他大事不成连累到你自己?”既然她这样真诚,他说话也不再绕弯子。

“臣妾大不了被杀头!”她说道,“只是,那样一来,皇上您将担负杀弟的恶名,千百年之后的人们如何看待您!何况,臣妾说过,王爷他是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情!王爷他是个很聪明的人,在朝中左右逢源,不是还被称为‘贤王’吗?在天下百姓看来,如此贤明的王爷被皇上杀掉,皇上又是什么人了?”

“你是在替他说情!”他提子。

“皇上如此看待,臣妾也无话可说!只是,有些事一旦做了,将是两败俱伤!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去做?”她落下棋子。

“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你是不是以为你救过朕的性命,朕就一直会宽容你吗?”他的语气中没有任何的愤怒,只是这样平淡地说着。

“臣妾虽出身卑贱,却也不是那种不识好歹之人!臣妾只是不想皇上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皇上您是一代明主,王爷他也是当世才杰,何必兄弟相残!”

“你这是在给朕一根杆子,叫朕往上爬,爬上去就下不来了,是不是?”

“臣妾不敢,只是据实而论!皇上您说,王爷跟您不是一条心,那您这么多年,把他当做自己的弟弟来爱护了吗?您把他当做是自己的敌人,始终防着他,那些心怀叵测之人自然就会找他去了!”

“这么多年,皇上您真正的把王爷当成是弟弟来爱护了吗?您把他当成是对自己皇位的威胁,一直疏远他,他即便是想要走到您的这条路上来,您也不会给他机会。长此下来,任是谁都会心寒!那些心怀叵测之人,自然而然就会找上他的门。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想成为皇上您信赖的臣子,您远离他;奸佞之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拉拢他,他自然就会亲近。这些年,他就这样左右摇摆,臣妾说他矛盾,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俗语说的没错,真是‘一夜夫妻百夜恩’啊!朕还以为你不是那种俗人呢?”他叹道。

“生于红尘,如何才能不沾尘土?活在俗世,如何才能不染俗事?”她静静地说。

他笑着摇摇头:“你还真是伶牙俐齿!那好,朕今日就问你,他真是你所说的那么清白的人吗?他难道就没有非分之想吗?他心里想的什么,朕比你清楚!”

“臣妾愚钝,还请皇上明言!”

“你说的对,朕是在疏远他,因为什么,他心里清楚!你以为,朕是那种把权力看得比什么都重的人吗?如果在你眼里,朕就是如此的话,真是叫人心寒!”

“那个位子,承载着的是天下人的生死祸福,做错事了,不单是自己人亡身死,也将祸及天下。它不是什么琼浆甘霖,而是信石鸩毒。这皇宫,不是一个教人感到温馨幸福的家,更像是一个欲望汹涌的漩涡。在这宫里待的时间久了,也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了!什么人间亲情,在这里全都被侵蚀了!”他怅然道,苦笑着摇摇头,“无情最是天子家啊!”

他这一句,叫她愣在那里,她凝视着他,他的脸上,不见了先前的豪气,而是犹豫之色。

“你,很苦,是不是?”她低声说道。

他苦笑了,说道:“你以为朕真的不想好好对待自己的兄弟吗?朕何尝不想做一个好兄长,只是,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那个机会了!离皇位越近的人,受的诱惑也就越大。没有坐上那个位子的时候,就会一直憧憬着,把它当成是世间最好的东西,争呀夺呀的。古往今来,多少手足相残、祸起萧墙。通往皇位的路,是用无数人的尸体铺成的,那个位子,它也是用无数人的鲜血染成的。所以,它是世间最毒的毒药,而且,无药可解!”

“您为什么只看到如此阴暗的一面?”她这会儿忘记他是自己的君王了,“您手中的权利,可以让天下百姓生活得幸福、有尊严!为什么看不到这一点呢?自‘三王之乱’平息以来,四方安定、国家昌盛,百姓们的日子也是越来越好了呀!这些,不都是您带来的吗?虽说世间的事不能尽如人愿,可是,让老百姓都能幸福得生活在这个国度,不正是一个好皇帝吗?”

“哈哈哈!”他大笑起来,侍奉在亭子外面的宫人们老远就听见皇上的笑声,不知道皇上为什么在笑,也都歪着头朝那边望去。刘全也笑了,皇上真是很难得这么开心啊!

“我,我说错什么了吗?”她不安道。

“没有,没有!哈哈,朕,朕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安慰!”他笑不可支,站起身,双手扶着亭子周围的木栏。“不过呢,朕也是头一回跟人说这些话!朕相信你不会说给别人知道的吧!”他坐在位子上,盯着她。

她疑惑地点点头,答道:“啊!”

“好了好了,我们继续下棋吧!今天啊,你是输定了!”他含笑道,狭长的双眼竟眯成一道缝,她不解地望着他。

“那,你是觉得朕亏欠五弟吗?”他问。

“臣妾说不清楚!”她答道。

“怎么又说不清了?你刚才不还说是朕疏远他吗?”他不明白了。

她面露难色:“臣妾方才是站在王爷的立场上说那些话,确实是在帮他讲话!”

他笑了:“你还真是直率!”

“如果站在皇上的角度想的话,王爷的确是有夺位之嫌!王爷的想法和皇上的是有出入,”她看了他一眼,见他盯着自己,又赶紧补充道:“臣妾虽不知道皇上到底在想什么,可是从朝廷颁布的法令就能看出一二,而王爷的想法不是那样的!至少目前不是!所以,从这一点来讲,皇上冷落王爷也是有道理的!新政的推行本来就是阻力重重,若是叫王爷参加进来,可能就更难了!再说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她偷偷地拿眼睛瞟着他,他带着玩味似的笑望着她,她又低下头,接着说:“所以,臣妾才说不清楚!”

他微笑着问道:“那你的立场是什么?”

“我?”她不解,满脸疑惑地望着他。

“是,你的立场是什么?”他落下棋子,问她。

“臣妾不知道,”她又露出十分为难的神情,他盯着她,“臣妾不知是应该帮着王爷说话,还是应该向着您?如果帮着王爷,臣妾就是不忠;如果向着皇上,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