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且以白衣试天下》白衣倾华 倾绝天下 Mary 且以白衣试天下腹黑攻

更新时间:2020-01-01 14:59:51

《且以白衣试天下》白衣倾华 倾绝天下 Mary 且以白衣试天下腹黑攻 已完结

《且以白衣试天下》

来源: 作者:亓杳 分类:武侠 主角:赵铮,陆务观

主角叫赵铮,陆务观的小说是《且以白衣试天下》,它的作者是亓杳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赵铮虽舍不得掩月,但也思念家中的母亲,下了花山后,便马不停蹄得往北方的家里赶。 一日之内赶了近百里路途,人疲马倦的。 偏生急于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铮虽舍不得掩月,但也思念家中的母亲,下了花山后,便马不停蹄得往北方的家里赶。

一日之内赶了近百里路途,人疲马倦的。

偏生急于赶路,错过了投宿。天已经黑了,赵铮牵着马打算找一处平坦的地方将就一晚,往前走了没多久,隐约看见前面不远处有明灭的火光,走近一看,竟是间残破的寺庙。

赵铮心下一喜,虽是破的,好歹不用露宿。

寺庙里燃着一堆篝火,火堆旁坐着一位妙龄女子,女子眉眼如画,低头拨弄着篝火。

女子身后,躺着一个人,看身形,是个男人。男子的脸被头发遮掩着,无法看清容貌。

见到赵铮进来,女子警惕地看了他许久,察觉到赵铮没有恶意之后,颔首笑了笑。

这一笑,便如山间的清泉,干净而内敛。

赵铮回笑,将马拴在了门柱上,寻了处距女子较远的一个角落坐下。

赵铮在包袱里拿出一块干饼充饥,无意间看到女子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他手中的干饼上。

赵铮晃了晃手中的饼,问道:“姑娘可是饿了?”

女子尴尬地收回视线,低头看着篝火,脸颊微微泛着红。不知是火光映的,还是刚才之事让她不好意思。

赵铮知道姑娘家矜持,即便饿了,也不好意思出口讨要食物。

便从包袱里又拿出一个较柔软的油饼,隔空给女子扔了过去。

女子身手极好,抬手便接住了。然后看赵铮的目光带了分冰冷的防备,但看清手中之物时,便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多谢公子。”

女子咬了一口油饼,咽下后便低头在身上掏出一点碎银,扔给了赵铮。

赵铮原本想说不用,但人家既不想欠他人情,他自然不能不收下这钱。

女子吃了一口油饼之后,便没有再吃。反而转身去唤身后的男子,“务观,你醒一醒。”

务观?赵铮听到这个名字,觉得有几分耳熟。

男子在女子的轻唤下睁开眼睛,拨开遮脸的头发,露出一张苍白的脸。

女子扶男子坐起,将手中的油饼递给他,轻声道:“吃点吧,补充体力。”

赵铮眼睛一眯,果然,女子咬那一口饼,是在检查有没有毒。

男子略微惊讶,又有几分担心,“哪里弄得吃食,你出去找的?”

女子摇头,侧身指了赵铮。

男子偏头看向赵铮,微微一怔,试探着开口:“张兄弟?”

赵铮打量着男子苍白的面孔,愈发觉得面熟。这不正是三年前被孤狼珊掳走的陆务观吗!

“陆大哥。”

双双认出了对方,赵铮便无顾忌地走了过去,看着虚弱无力的陆务观,问道:“陆大哥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大事,受了点伤而已。”陆务观强装无事。

赵铮扯过陆务观的手,查探他的脉搏。不由大惊道:“这么重的内伤还能叫没事?”

“明日找个大夫,开副药就没事了。”陆务观抽回手,下意识看了一眼女子。

赵铮见女子低着头,一副内疚惭愧的样子,想来陆务观是因她受伤。

“这位是?”赵铮看着女子问陆务观。

“我叫柳妺儿。”女子开口回答,目光却是心疼的看着陆务观。

“这是张三张兄弟,三年前曾与我共患难。”陆务观轻声对柳妺儿道。

听到共患难,赵铮不由苦笑,道:“陆大哥就不要取笑小弟了,那日抛下陆大哥独自离开,实在是……惭愧。”

陆务观苍白的脸难得多了些笑意,“那日之事本也是我连累了你,不过张兄弟能在孤狼情手下脱身,着实令人佩服。”

柳妺儿眼眸轻震,仔仔细细打量了一身白衣的赵铮,有些不肯相信,怀疑地问陆务观:“他便是你常与我提起的那位能在孤狼情手下脱身的人?我听说三年前那人轻而易举地化解了孤狼情的三日醉,后来孤狼情用追血剑割了自己的手,原因是祭出了剑却未能伤到那人,为让剑回鞘,孤狼情才不得已割破了自己的手臂。这件事在孤狼珊口中不小心流传出,在江湖上掀起了不小的风浪呢!”

听到柳妺儿如此说,赵铮心里倒是惶恐,这三年来他多是呆在花山练功,偶尔下山采办为避免遇到孤狼情都是绕开花都去其他的小镇,没想到自己在江湖上已经流传成了这般模样。

可那是分明是孤狼情故意收手他才能保住一命,怎么孤狼情不出面说清呢?

莫非,此中真有隐情?

陆务观面对柳妺儿的疑问,尴尬地看向了赵铮,想要赵铮亲口承认。

柳妺儿对赵铮也没了先前的戒心,开口便道:“我师傅曾说她若与孤狼情交手,未必能全身而退,我不信你比我师傅还厉害。”

“你师父是何人?”

柳妺儿如此说,赵铮倒对她师傅有些好奇。

不过柳妺儿并未顺着赵铮的话往下说,想来不愿透露自己的师门,赵铮也不深究。

含糊地说了当年自己脱身之事,便不再多言了。

赵铮赶了一天的路,早就累了,此番寒暄之后,便抱着掩月剑在一角睡下。并不是他对柳妺儿二人心存警惕,直觉告诉他这二人都是值得信任的可交之人;他只是太珍惜这把掩月剑了,片刻也不想离身。

一夜无梦,临近天亮,赵铮被一阵争吵的声响吵醒,他揉着惺忪的睡眼,看到庙门口脸色有些好转的陆务观紧紧抓住柳妺儿的手。

“不要跟着我了。”柳妺儿试图挣脱。

“你要走便带上我。”任由柳妺儿怎么挣扎,陆务观都死拽着不放手。

赵铮暗自猜测,莫非是一出郎有情妾无意的戏码?可是昨晚,他们明明还好好的。

赵铮起身整理自己的衣服故意弄出来点声响。还在拉扯的两人齐齐回头,望着赵铮。

赵铮尴尬的笑笑,走上前去,不解地问道:“二位这是做什么?”

趁着陆务观的注意力在赵铮身上,柳妺儿暗自使力推开陆务观,对赵铮道:“照顾好他。”然后转身便跑。

陆务观本就受了重伤,被柳妺儿用力一推,险些摔倒,赵铮及时扶住他。

陆务观根本不顾自己的伤,挣开赵铮就要去追。刚踏出庙门,便急得吐出一口血来。

赵铮过去扶陆务观,暗中输了真气给他。好言相劝道:“缘分甚是邪乎,来便来了,走便走了。前一刻还是才子佳人,后一刻成了各奔东西也说不定。还是不要强求的好……”

陆务观根本没将赵铮说的听进心里,只急的又吐一口血,转而扯住赵铮的衣袖,恳求道:“帮我把她追回来,张兄弟,求你了。”

在赵铮的印象中,陆务观是个不轻易失态的人,即使像三年前唐婉差点被撞,或者被三日醉你倒,都未失态过。今日的行为倒让赵铮有几分奇怪,“你说清楚。”

陆务观原本好转的脸色有开始苍白,他急切道:“妺儿昨晚给我输了一夜的灵力,早就虚弱无比了。眼看天亮,她这样一个人离开,遇到追杀她的人,定会没命的啊!”

灵力?追杀?

赵铮仿佛听懂些什么,扶陆务观回庙里躺下,安慰道:“陆大哥放心,我一定会将柳姑娘安安全全带到你面前。你在这里,等我们回来,千万不要离开。”

在无底崖练了三年,赵铮早可以在半空中无凭借地自由行走了。只是怕人误会他是术修,他略略做了改动,化成在地上用轻功跑路。

虽然速度慢了点,但在一般练武者中,算是极快的。至少赵铮敢肯定,若是现在遇见孤狼情,他施展轻功逃走绝对是游刃有余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