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明王盗》明王道日语网校 鬼畜 明王盗调教

更新时间:2020-01-03 22:00:52

《明王盗》明王道日语网校 鬼畜 明王盗调教 连载中

《明王盗》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草友 分类:短篇 主角:胡一鸣,内里

主角是胡一鸣,内里的小说《明王盗》此文是草友原创的短篇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胡一鸣的地下室,还不如说是个小型的五金加工作坊。 一张工作台,钻床,冲床,切割机,焊机,角磨机等等各种工具一应俱全。将手中的SVD...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胡一鸣的地下室,还不如说是个小型的五金加工作坊。

一张工作台,钻床,冲床,切割机,焊机,角磨机等等各种工具一应俱全。将手中的SVD平放在工作台上,翻开储物柜,打开却是各种枪械,种类繁多,从小**到机关枪,从冲锋枪到狙击枪,各种各样的,简直就可以促成一个枪械展览会了。

胡一鸣认真看了看,从中拿出一把麦克米兰Tac-50狙击步枪。从样式上说和今天所得的SVD大体相似。

同样的可调整型枪托,同样的超远距离的设计。可是当胡一鸣将两样摆放在一起时,却又有些许的不同。

从握把到支架,到弹夹都是不一样的。抱起SVD,一阵观摩后,随之双手齐动,不多久,这柄崭新的三代SVD便变成了一堆零件。总有三十多个。

胡一鸣又拿出每个都认真的琢磨研究。...

时间过得飞快,胡一鸣在地下室里已经呆了小半天了。从每个部件开始看起,一直到三十多个零件全都仔细看透了一遍,再把整只枪组装起来。虽然这拆起来挺容易,可是再组装回来却让二哥傻了眼。不得已,又研究了一只完整的SVD好久才能勉强拼装起来...

不光是研究,还做了许多笔记。从每个部件的尺寸,形状,大小,粗细,全都记录在案。不过三代就是三代,不是用笔墨形容。胡一鸣从细节到整体,从微观到宏观,心中一直将整个的SVD全部都烙在了心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胡一鸣差不多饿的头晕眼花的时候,直接拿过饭菜扒了几口,再继续研究。好在地下室够大,有独立的浴室洗手间,吃饭也自有人将食物从密室门的底下洞口中递进来。吃喝拉潵全在这地下室完成。

胡一鸣对SVD的研究可谓是到了极致,有时饿极了才会想起吃口饭,吃完了又会回到研究熟悉中去;有时也会研究到了忘情处而错过好几顿饭不吃的。送饭的小弟会连着好几次将饭菜整盘整盘的端走。不过,别墅里的佣人小弟倒是对此早已领会,以前胡一鸣在研究的时侯此类的情况也是时有发生的。当然,尽管如此,小弟送饭时也是不敢吭声,不然的话打断了二哥的思路,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都知道二哥痴迷于枪械,却没人知道,二哥其实是痴迷于制造。制造出一把纯手工的枪械,完完整整的经自己手将到手的枪械复制出来。没有误差,没有间隙,原版的手工制作。从小到**,大到狙击步枪,胡一鸣全部都想完美的复制出来。

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从样本的收藏,到材料的收集,到工具的到位,全都是一个普通人难以完成的任务。不过,胡一鸣在过去的三年中,已经将这个工程从计划到目标,到现实,统统走过了一遍。就连自己的收藏也完成八成之多。这一次,要不是骇然听闻有三代SVD出现,胡一鸣也不会如此心急。当然,这要得益于二哥多年从事的走私生意。一些个模具配件,稀有金属,以及国内大大缺乏的高科技高端工具,这些都是靠着多年的努力一点一滴的收集完成。

甚至于,早在一年多以前便以完成了老版SVD的复制,摸着新一代的SVD,胡一鸣便知道,这是一个划时代的产物。

一个足以和牛顿定律相媲美的东西。拆了组装,装了又拆,调试拆解,一天中胡一鸣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一样的动作。三天后,一身油渍,头发散乱的胡一鸣却终于心满意足的颠了颠手中的SVD,舒了口气,“***,高科技玩意,就***不一样。让老子活活整了三天,终于可以闭着眼睛十七秒内组装完毕了!”

正要自鸣得意的好好孤芳自赏一翻时,却突闻一阵孤孤的叫换。胡一鸣自嘲的笑了笑,端起洞口的米饭一阵狼吞虎咽。...喝了口汤,打了个饱嗝,满意的拍了拍胸口。...

然而,正在门口的阿龙却是一阵焦急。刚刚三哥传来消息,南湾的一批货被截了。可是自阿豹那里传来的消息却又显得几多可疑。

先不要说整个南湾就只有三个缉私组,就算各组长也不敢说拦了二哥的货。可是这次却为什么一反常态的偏偏在那偌大的南湾被堆住了呢?

虽然这次的损失不算太大,但这事却不是个好苗头!阿龙思来想去,却只觉得这事还是应该丢给二哥来处理得好。

阿龙整理着思绪,静等着二哥出关,心中静静的回味着自己的决策,只感自己英明无比,当有诸葛吴用之风。...

吃着葡萄,看着电视,电视中那法国时装台中的女模特一扭一扭的走着T台,阿龙顿时来了兴趣。

看着金发碧眼的女人,那前凸后翘的丰姿,高挑的身材,新奇的造型,时不时的还袒着肩露露腿的,阿龙看的直咽口水。不过随后的坦胸露Ru的靓仔出现时,吓的阿龙赶紧换台。

无聊的看着韩剧,随手从茶几上拿过一个本本,本以为是本杂志,翻开一看吓一跳,竟然是那新一代SVD的俄文说明书。难怪放在这里没人看呢!

阿龙,做为二哥手下龙虎豹三将之首,在外人看来,阿龙只不过是个靠着嘴皮子耍活的家伙,也因此被许多的底下兄弟戏称虫将。然而,不管是他虫是龙,能在二哥手底下过活,便自有其过人的本事。

而阿龙除了嘴皮子够贱之外,还有一个所不足以外人道的本事,那就是语言天赋,这贱种居然懂得除国语外的六国语言。其英法俄日泰尤为纯熟,基本能做正常交流。就算韩语西班牙语缅甸语也都有所涉猎。

天份!天赋!天才!只能用如此形容。懂六国语言,这在二哥看来颇为难得,也因此二哥曾问过阿龙,为啥子要学这么多的话呢?阿龙却羞涩的道:“学英语是为了能够找个洋妞,听说那边的女人比较开放。学法语是听说法国人浪漫。学俄语是因为俄国的美女最多。学日语那是为了看黄碟比较方便,学泰语是想分清楚人妖与女人的区别。...”

还不等说完,便被二哥引为知己,大叹人才啊!

曾经的小尤说过,二十一世纪什么都不缺,就缺人才!这句话二哥一直牢记在心,也因此阿龙能够在二哥身边混了如此之久。

对于人才来说,区区的一份小小的俄文说明书那不还是小Kiss!勉勉强强的看了内里介绍,除了三代SVD的一些数据外就是一些当初设计的理念和历史。看了几页,阿龙眉头猛地一跳。如此杀器,用之何途?

狙,要知道,在国内这可属于超禁忌物品。其一,政治因素不应许,因为狙的特殊性,控制的格外严格。其二,社会因素不应。社会上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值得如此杀器处置的。也没多少人有途径拥有。

早年二哥为了弄把Tac-50就不知花了多大代价,辗转反复的半年之久才弄回来。更不要说现在的这玩意了?

可既然如此,那南牙又要这何用?转手给谁呢?谁值得这玩意去狙杀?国家元首?政界大佬?江湖老大?财阀掌门?又是什么人有这本事?一串串疑问刹那间将阿龙引入了深处...是谁?还有谁?......等等,三哥!对,就是三哥,前段时间经常与南牙筹光交错的不正是三哥吗?可是三哥要这狙又有何用?难道...?

想及深处阿龙的脑门不禁骇出一阵汗来。

正此时,宁波的一处大厦,最顶层上,一套足有六百多平米的大房子。房中灯光闪烁,豪华的让人炫目。北爱尔兰手工地毯,非洲鳄鱼皮沙发,琉璃水晶灯,晶体茶桌,一个独立的小酒吧台,内里的水晶酒柜里更是摆满了各种名酒。一串串,一面面,无不让人目眩神驰,看着让人有种进入皇宫的感觉。

“三哥,我们就不管南仔了吗?这批货就这么丢了就丢了?”一个火红头发的小青年正坐在鳄鱼皮沙发上,朝着吧台前的一个身穿兮黑燕尾服的中年人问道。

穿燕尾服的中年人笑了笑,喝了口调酒师刚刚调好的‘迟暮’,一股淳淳的酸味终于在平淡的蜜中散发了出来,袭上了三哥的味蕾。酸后便是苦涩,一种让人体味着人生落幕的感觉。

摆摆手,示意调酒师出去。

摇了摇手中的酒杯,三哥定定的看着杯中的迟暮,嘴角微扬,一抹诡异的笑容浮现在了脸上,“管?管什么?有什么需要我们去做的吗?”

“难道这批货丢了就这么不管了吗?”青年一脸疑惑的看着三哥。

“有什么好管的?不就是三杆杀人用的器吗?或许我现在就知道那东西在那里。其实那玩意本来就是为他准备的,提前拿去玩玩,就只当为他践行了!”三哥一口喝完了杯中的迟暮,径自点燃一根红花,唏嘘的猛吸一口,又吞吐了出来,在吧台的上空冒出一个个烟骨朵,散发后变成一片的烟雾缭绕...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青年张口结舌的过了半响方又问道。

“什么都不用做,静等着的看好戏,然后再出来收果子。”一阵吞云吐雾,迷醉中的三哥轻描淡写的述道。

看着烟雾中那朦胧的身影,青年心中不自觉的升起一股寒意,原来一切都在不知觉间完成了....

细细想来,其实跟着二哥还是挺不错的,整个东南地下在二哥的管制下也是井然有序的。可是看到三哥那隐藏在平淡中的汹涌澎湃的眼睇,青年便决定不忤逆三哥丝毫,不然的话,后果是......

不管底下多么的暗流涌动,胡一鸣却只在地下室里专心致志的制作着属于自己的风骚的手工工艺。

打磨着手中的一截7.6口径的无缝钢管,将原本乌黑的刚体打磨的银光灿灿的。拿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