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越吧!狐妖妲己》穿越吧狐妖妲己小说 小说目录 穿越吧!狐妖妲己冰山攻

更新时间:2020-01-07 08:00:03

《穿越吧!狐妖妲己》穿越吧狐妖妲己小说 小说目录 穿越吧!狐妖妲己冰山攻 连载中

《穿越吧!狐妖妲己》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迷糊艾草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苏忆,张赋

《穿越吧!狐妖妲己》由网络作家迷糊艾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苏忆,张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客栈内,容貌绝世英俊的男人坐在凳子上,优雅又不失王者的风度。 他手里捧着写满字的白布,神色温润,似是上天遣来的使者,让人惊艳,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客栈内,容貌绝世英俊的男人坐在凳子上,优雅又不失王者的风度。

他手里捧着写满字的白布,神色温润,似是上天遣来的使者,让人惊艳,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可以牵动起人们的心神。

茶水的热气悠悠的散开,香味钻入人们的鼻中,让人心神恍惚,更是为伯邑考添加了仙尘之气。

原本,当众人以为这样美好的景象会一直的延续下去时,那俊美柔和的容颜突然龟裂开来,男人那颠倒众生,如墨水描绘的黑眉,紧紧的皱起,虽然不似刚才那般文雅,但却添了一分邪魅之气。

苏忆注意到了男人的神色,唇角浅扬,与伯邑考的眸子对上,眼神有着无止尽的嘲笑。

叫你不听我的,考虑一下在看,看吧?看吧?现在被恶心到了吧?

伯邑考无奈的看向苏忆,眼里尽是埋怨。

你怎么不早说?

苏忆没有理他,带着嗤笑的语气,哼的一声转过头去。

伯邑考收回了视线。

这个女人太无情了!

尽量不去想张赋和那些可怜的美男,美女们发生的肉体关系,不然他简直胃里是要翻江倒海……

平复了心情后,伯邑考又恢复了那文质彬彬的书生样,仿若刚才他并没有看过什么一样,和蔼可亲的问张赋,但眼底却隐晦着生生的嫌弃:“张赋,这些事是你做的。”

这些事是你做的。

这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可惜张赋却以为伯邑考是想为他开罪,所以才来问他的语录,于是便是哭的凄惨:

“大公子啊……草民……草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啊!强抢民男?这是一个正常男人会做的事吗?所以这些事全部都是那个叫苏易的人,拿我与小女的性命威胁,逼迫草民写的……大公子,你要为草民做主啊……”

“大公子,爹爹真的着实可怜,为了我的安危,却不得不写下这些证供,所以求大公子明查,还爹爹清白啊……”张雅琴可怜兮兮,美眸含泪道。

伯邑考像是听懂了他们父女两的话,顺着他们的意思笑道:“照你们这么说,这些供辞都是那个叫做苏易的男人逼迫你写的?”

“是啊!是啊!是啊!而且苏易又好像是某个家族的人,草民又不敢招惹,生怕连累到家人啊……”张赋连忙点点头,以为伯邑考相信自己的话,赶紧的确认。

张雅琴可怜楚楚的道:“不……苏公子可能是被逼无奈,他应该是听了别人的谗言,所以才来对付爹爹的……”

言下之意,苏易并不是自愿的针对他们的,而是听了花娘或是苏忆的话才来逼迫他们的。

张雅琴怎么可能希望苏易这样绝色的男人因为花娘那个贱女人而被大公子责罚?那样绝色的男人应该最后配她才对,最好大公子一个高兴就让苏易娶她。

花娘咬了咬牙,玲珑般的小脸皱着眉头看向那一对父母。

伯邑考依旧是那样天然无害的笑,一脸为难的道:“张赋庄主,可是你都在这上面签字画押了……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听后,张赋脑子灵光一闪,眸中透露着阴险狡诈,却依旧泪水汪汪的道:“大公子,你也知道我是被逼着签字画押的,若是当初我没有被威胁写下这些莫须有的罪条的话,那么就不会让大公子为难了……”

苏忆冷笑,张赋的意思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话中潜台词就是,如果将那些罪条销毁了的话,伯邑考就可以省事了,也算是帮到他们了。

“可惜你已经在上面签字画押了,我也无法帮到你,既然你签字画押,我也只能将你关押查办了……”伯邑考一脸无奈,像是听不懂他话的样子,以最柔和的笑容,像是安慰他道。

看着伯邑考那用笑脸给人一把掌的样子,苏忆不绝惊绝,这样的尤物啊!怎么能出生于世呢?也就只有这样的人可以在安慰人的同时,给了你一巴掌吧?

一般人听到这一番话,可能只好认命,但是张赋可不是一般人,要知道他可是能干出那种同时与多男多女一起……变_态的事,所以肯定是会想办法反驳。

果然不出苏忆意料,张赋瞪大了眼睛看着伯邑考,一脸不可置信的道:“大公子,你怎么可以这样无情?啊!我想起来了!你刚才是和她这个女人一起进来的!”然后指向了苏忆。

“我知道了!你们串通一气,想要来害我!亏我还将你当做了和你父亲一样慈善公正的人!你就这样想害我!你不怕如果外面传言堂堂大公子为美色而陷害平民百姓,会影响到你父亲的声誉吗?”

苏忆冷冷冷的撇了他一眼,冷笑道:

“公正?我想真正不公正的人是你和与你一起的那位狗官吧?当你陷害百姓于水火,逼良为娼的时候,狗官无情,你可否想过公正?”

“不!不是这样的!是你!你与花娘那个贱人害的!要不是你通知你哥,我怎么会被逼着写出这些?我怎么会知道你认识大公子?当时我还信心满满的以为我有汴大人撑腰不会出什么事!结果呢!结果没想到你们居然还有大公子!”

张赋怒吼出声,便已经不再是刚才那样神情如常,他现在神情激动,乱吼乱叫,眼神充血,龇牙咧嘴,活活的像是一个疯子。

一旁的张雅琴泪如雨下,柔声轻轻的喊了一声:“爹……”

“琴儿,你不用怕!白邴这个夫婿一定是你的!就算是抢!我也要将他抢来作你夫婿!”

张赋一听是自己女儿的喊声,立即柔和下来,温柔的转向张雅琴,那被揍成猪头的脸也瞬间变得慈眉善目。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就没人和我宝贝女儿抢夫婿了!”

随即,他立刻抄起一旁的凳子,疯狂的往花娘那一边冲过去,想要将花娘砸死。

似是想到了花娘头破血流,奄奄一息的躺在自己的脚边,女儿与白邴美好的姻缘时,他的嘴巴扬起了狰狞的笑容,像是一匹恐怖的豺狼。

那一时间,由于突如其来的变故,许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苏忆一脸焦急的望着花娘,伯邑考是慵懒的喝着茶水,但眸内却愣了一下,张雅琴唇瓣不自觉的上扬,那个小贱人终于要死了!

花娘的武艺再高,也无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毕竟世界上比她武艺高强的人还尚有人在。

看着凳子往着花娘的头上砸去时,苏忆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因为她不想看到花娘被伤害到的情景,宁可闭上眼睛也好,仿佛那样就可以安慰自己花娘不会出事。

你这是在逃避!

突然一道声音从心里想起。

你难道只有躲在别人身后被人保护吗?从小到大,若不是思源,你的老爸,老妈对你的保护与呵护,你会安然的活这么大吗?

现在,到了你真正独立的时候了,你不仅没办法保护你想保护的人,你还逃避问题,你真令我看不起!

这是苏忆自己跟自己说的话。

不!不是这样的!他们都说我可以通人心、辩是非、脑子灵活聪明,才不像你说的那样没用!

是吗?无勇有谋吗?那你是在逃避什么?

不!我才没有逃避!她离我有点远,我跟本想救她却无能为力!我不忍心看她倒在血泊之中才这样的!

哼哼!这只是你的片面想法而已,你还是在逃避!

不!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在内心的挣扎下,苏忆猛的睁开了眼,看向了花娘,欲冲过去救她,她要堵堵到底是板凳落的快,还是她救人的速度比较快……

只听“哐嘡——”一声巨响,凳子砸落了下来,苏忆瞪大了眼睛看向那一方,眼中充满了雾气,但却不让它化为水落下。

还是……太慢了吗……

只见白邴冲了过去,便用身体接下了砸向花娘的板凳,瞬间,板凳裂开,白邴却倒向了花娘。

“夫君——”见男人庞大的身躯向自己倒来,心猛的一紧,像被利刃刺了一下,脑袋忽然炸开,泪从双颊流落下来。

白邴苍白着脸,那俊郎的的容貌微微一笑,对着花娘道:“别哭,只是被砸了一下而已,从小到大我们被流氓地痞揍了一路,不是都没事吗?”

“都怪我……呜呜……要不是我不注意……夫君就不会被……呜呜……”花娘那叫哭的一个花容失色啊。

“没事……没事……别哭!别哭!”白邴苍白着脸,将花娘拥入怀中,拍着她的背,似是哄小孩一样哄道。

现如今,看到白邴还有力气说话,苏忆也松了口气,他是个练家子,没有被砸到脑袋,已是万幸,眼看只是受了皮外伤。

但……

这个张赋!不能放过他!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