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世毒妃,庶女要上天》盛世毒妃庶女要上天免费 别扭受 盛世毒妃,庶女要上天直人

更新时间:2020-01-08 22:01:15

《盛世毒妃,庶女要上天》盛世毒妃庶女要上天免费 别扭受 盛世毒妃,庶女要上天直人 已完结

《盛世毒妃,庶女要上天》

来源: 作者:上官雪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华瑶,宇文泽

《盛世毒妃,庶女要上天》作者:上官雪,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华瑶,宇文泽,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姑娘难道不愿意吗?”美男再次开口问道。 华瑶摇头,她实在是不愿意说出她不会这三个字,那样岂不是要被他耻笑? 于是,她站起身,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姑娘难道不愿意吗?”美男再次开口问道。

华瑶摇头,她实在是不愿意说出她不会这三个字,那样岂不是要被他耻笑?

于是,她站起身,浑身不自在的走到古筝旁,凭着记忆去谈那首她唯一谈过的曲子《高山流水》。

好生涩的音调,美男忍不住的抬眼看了看低头弹得十分认真的华瑶,并没有半分嘲笑的意思。

“该死!接下来是怎样呢?”华瑶忍不住的拍了拍脑袋。

身后突然有种前所未有的压力,紧接着,她的手被一只大手抱着,在琴弦上缓缓的弹奏起来。

天呢!她怎么就没发现他靠过来了呢?这家伙难道是在趁机占她的便宜吗?可是为什么她却有种十分享受的感觉呢。

“换你弹好了!”华瑶果断的站起身,惊慌失措的跳离了他的包围。

美男不由得被华瑶的举动逗笑了。

但是他并没有推辞,反而是大方的坐下,抚动琴弦,让阵阵悦耳的琴声飘进她的耳朵,沁入她的心脾。

她渐渐地被他的琴声吸引了,随着曲子美丽的意境淡淡的微笑。

一曲弹罢,她忍不住的鼓掌叫好:“你弹得真是太好了!大师级别的!”

美男并没有谦让,反而是主动的笑着建议:“既然你尊我为大师,那我就收了你这个资质还算不错的徒弟好了。”

“好啊!”如此天籁之音,谁不想学啊?但是话一出口,她立刻就有尴尬,仿佛心中莫名的有种期待刚才那种被他拥在怀里弹琴的情形。

天呢!华瑶啊华瑶,你连人家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呢,怎么就对人家着了迷呢?

美男仿佛看出了华瑶的心事一般,魅惑的勾起嘴角,一步步的逼近她。

糟了,心脏肯定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华瑶从来都没有如此不知所措过。

“你干什么?”华瑶一边缓缓的后退,一边故作镇定的责问。

美男不语,抬手为她抚了抚额前凌乱的碎发:“我能干什么啊?只是想要将你的脸看得更清楚一些。”

华瑶惊愕的抬头,看到的依旧是那双让她有些许熟悉的眼眸。

“你……”她有心想要将心里的疑问说出来,但是话到嘴边就有咽了回去。

美男淡淡的一笑:“你对我若有仰慕之意,就不必吞吞吐吐、遮遮掩掩的,尽管大胆的表达出来,我会考虑给你这个机会的。”

完了!他竟然真的猜到她在想什么了。

“凭什么说我仰慕你啊?别仗着自己那几分姿色就狂妄自大好不好?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男人!”华瑶极力的用愤怒掩饰内心的窘迫。

美男仿佛并不在乎她的大呼小叫,继续保持着邪魅的笑容,向她再逼近半步。

华瑶本能的想要后退,无奈他的手早已从背后揽住了她的纤腰,任她再怎么挣扎都动弹不得。

“放开!”华瑶惊慌失措的扭动腰肢。

美男美眸低垂,勾魂般的眼神让华瑶瞬间窒息,她情不自禁的安静了下来。

他靠的越来越近了,性感的双唇终于碰触到她柔嫩的唇瓣。

“色狼!”华瑶如梦初醒般的猛胎膝盖,向他毫无防备的下身重重的攻击。

“啊!”多好看的一张脸瞬间拧在了一起,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匆忙逃脱的华瑶,哭笑不得。

屋外的几个小厮警觉的冲了进来,关切的询问:“太子,你没事吧?要不要我们抓她回来?”

美男眉毛紧皱的跌坐在凳子上,指着领头的小厮骂道:“一飞,你也没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怎么称呼我呢?你难道忘了来湘国之前我是怎么交代你的吗?”

一飞懊悔的低头:“请太……,请吴王世子恕罪!”

“哎!世子出使的队伍还没到达湘国,哪来的吴王世子啊?”美男恼怒的拍着桌子,哭笑不得。

“属下知错,请公子恕罪!”一飞慌忙又改了一下称呼。

美男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原来他就是代替吴王世子宇文琪出使湘国的秦国太子,宇文泽。

因为他不喜欢前呼后拥的仪仗,更不喜欢大队人马同行时如蚂蚁般的前进速度,所以悄悄地带着几个贴身侍卫,打先一步骑快马来到了阳城。

“你们都出去候着吧,我想先休息一下。”宇文泽对着他们挥挥手,然后自顾自的做着深呼吸,尽量的减轻下身的疼痛。

这个女人真恶毒,若是真的断了他的命根子,那他们秦国皇室岂不是后继无人了?

午夜时分,华瑶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脑子里总感觉乱乱的呢?

华瑶烦躁的起身,推开窗户,仰视天空中皎洁的月亮。

有多少个夜晚她都没有抬头看过天空了,月亮好圆,依稀的记得当初的华瑶瑶跟倪昊在月光下你侬我侬的甜蜜情景。

变了,一切都变了!现在看来那些虚假的回忆只会将她伤得更深。

或许是因为上天同情我,所以才会让我来到这里的吧?那两个该死的狗男女一定是被打下十八层地狱了。

华瑶这样想着,心里倒是平衡了许多。

那个美男的影子再次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史无前例的心跳加速,史无前例的不知所措,每每想起都会让她的脸蛋儿发烫。

不行!不行!她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动情了,前生的伤害还未抚平,难道不得长些记性吗?

华瑶,你的未来你做主,千万不要再在儿女私情面前摔跤了。

她坚定了信念之后,对自己大声的说句“加油!”,然后爬上床,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华灯初上,烟雨楼门前又像以往一样,熙熙攘攘的。

华瑶带着念芹匆匆的从后门进入,回头仔细的扫视一下四周,见没人跟来,这才放心的舒了口气。

“小姐,你到底在躲什么啊?又没有人跟着我们,你干嘛一路上走得这么快,我都快累死了。”念芹一边用手抚着喉咙,一边喘着粗气。

华瑶没好气的看她一眼:“就说你缺乏锻炼了,以后多跟着我走走不就好了。”

两人如以往那样,径直的向着华瑶的房间走去。

咦?门怎么开着?那个人不会是还没有离开吧?

管事的听说话华瑶来了,匆忙的赶了过来。

“掌柜的,您来了!”

华瑶点头,然后指着面前虚掩着的房门,问道:“这门是谁打开的啊?”

管事的闻言,惊愕的看着华瑶:“难道掌柜的不知道吗?昨天晚上那个人,他说是你约了他在这里见面,所以我就开门让他先进去了。”

华瑶闻言,立刻就气呼呼的冲了进去。

“喂!你给我出来!”

天呢,他竟然躺在她的床上,这会儿正睡得香甜呢。

念芹跟在身后,看到如此的情形,也不由得惊得长大了嘴巴。

这个男人这样做,简直就是找死嘛。

下一刻,华瑶已经冲到了床边,用力的揪着男人的鼻子,直到他清醒,然后痛的从床上跳起来为止。

“你疯了吗!”宇文泽又惊又怒的看着华瑶。

该死的女人,他可是秦国堂堂的太子爷,她怎么敢这么对他?

好吧,就算不知者无罪吧,她这样也太过野蛮了吧?

“你才疯了呢?为什么要睡我的床?那是我的床!”一向洁癖的她这会儿真的是怒到了极点。

昨天她是怎么了?竟然会为了这么一个随随便便的男人着迷失眠!

宇文泽一脸的无辜,抚着疼痛难忍的鼻子邪魅的笑道:“我知道那是你的床,但是你也没有必要这样啊!再说了,我只是睡了你的床而已,又没有睡你,谁让你把你的床弄得那么软呢?”

“下流!”华瑶恼怒的向宇文泽飞去一拳。

宇文泽却顺势一躲,生生的将她揽在了怀里。

“放开!”华瑶见自己无法挣脱,只得恼怒的大声呵斥他。

来到这里以后,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能够制服他的对手,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让这么下流的人拥有这么高深的功力呢?

“越是叫的大声我就越不放。”宇文泽眯着眼邪魅的笑。

“再不放开我我就杀了你!”华瑶气急败坏的冲着宇文泽大喊。

宇文泽却越发的抱得紧了。

“混蛋!我……”华瑶刚要再次破口大骂,嘴巴却被他浑厚的双唇堵住了。

天呢!我的吻!

华瑶的脑子里瞬间闪过了银狐男人跟她的初吻,他的唇跟他的好像,难道男人们的唇都这么有魔力吗?

她突然觉得有些浑身无力,挣扎停止了,就连怒火也消失了一半。

“小姐!我来帮你!”念芹喊罢,一个瓷质的花瓶便砸在了宇文泽的头上,他的双手猛然间放松了,他的唇也在那一瞬间抽离,紧接着,他整个人都滑倒在了地上。

血一点点的浸湿了地毯。

“念芹,你干嘛打他啊?”华瑶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责怪念芹,她分明是在解救她啊。

念芹一脸的无辜,看着地上流着血的宇文泽,胆怯的说道:“他不会死了吧?”

华瑶却是匆忙的躬身探了探他的鼻息,幸好,还有呼吸。

“快去那些止血药和绷带过来。”华瑶说着,跟管事的一起将宇文泽扶到了床上。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