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吻别豪门老公:契约一千天》吻别豪门老公全文阅读全文 激H 吻别豪门老公:契约一千天GAY吧

更新时间:2020-01-14 22:00:49

《吻别豪门老公:契约一千天》吻别豪门老公全文阅读全文 激H 吻别豪门老公:契约一千天GAY吧 连载中

《吻别豪门老公:契约一千天》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夏云霓1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安小诺,小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夏云霓1原创小说《吻别豪门老公:契约一千天》,主角是安小诺,小诺,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暗淡的灯光为他们晕出了一道剪影,显得特别的悲伤。 此时,她觉得自己的脚步很沉重,但,还是慢慢挤进了人群。只见人群中躺着的人全身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暗淡的灯光为他们晕出了一道剪影,显得特别的悲伤。

此时,她觉得自己的脚步很沉重,但,还是慢慢挤进了人群。只见人群中躺着的人全身都是夺目的鲜血,而背影……却分明是沈若寒的背影。

她再也熟悉不过了。

就在前几天,她还取笑过他,说他的背影有点像赌神。而,若寒则气呼呼地说,赌神是赌神,沈若寒是沈若寒,谁也不谁的替代品。

想到这里,她“哗”的一声大哭,悲伤地向伤者那里冲去,蹲下,抱着他,大哭,“若寒,你怎么了?……”

眼泪,,落在他的脸上,苦涩极了。

伤者转过了头,闪着无辜的双眸看着她,声音低沉地说,“小姐,我不是叫若寒……”

安小诺听了,急忙擦了擦眼泪,看了一下他的脸,长满了痘痘,并且,有一些还熟了,黄黄的,恶心死了。

沈若寒,哪有这么难看?

安小诺红了红脸,急忙站了起来,道歉说,“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对不起……”

而,人群外的若寒,死死地看着她,目光温柔,心里倍感温暖。

原来,她也会为自己掉眼泪,并且,是如此的关心。

“傻猪,我在这里。”柔柔的声音就好像一缕春风,听起来很舒服。

安小诺抬了抬头,循声望去,只见他站在人群外的不远处,灯光映在他的俊脸上,轮廓分明,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好看的笑容,举手投足间,风度翩翩。

她的心一激动,扒开了人群,走了出去,然后扑进了他的怀里,搂抱着他,委屈地哭泣,“我……我以为这辈子再也看不见你了……”

若寒看着泪眼梨花的她,心里反而有点高兴,原来,她对自己……呵呵,他偷偷地笑了笑,指了指她的鼻子,说,“傻猪,怎么会呢?你赶我,我也不走。”

他知道,自己爱上了这个女人,无可救药的迷恋。

若寒刚进门,锋利的双眸便如刀子一般盯着安小诺,色迷迷地笑着,“安小诺,你出大事了!”

安小诺别过头,惊愕地说,“什么?”

若寒则慢慢悠悠地掏出一包烟,抖出一支,点燃,用力地吸了一口,喷出一缕浓浓的烟幕,深沉地说,“你,爱上我了。”

“什么?你说什么?”安小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爱上他,怎么可能?

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屁孩,怎么可能对他有感觉?

“我说,你,安小诺,爱上了我,沈若寒。”若寒一字一顿地说,脸上露出了得意地笑容,就好像一只狡猾的狐狸那般。

“少在我面前臭美了,有时间,你就对着镜子,照一下你的衰样。”安小诺瞪了他一眼,冷冷地说。

心里却感伤地想,我这种女人,还有资格得到爱?

“你不用否认了,我知道你爱我爱的死去活来,不可救药,只是,我长得这么帅,又怎么会看得上你这种女人。”口气,尽是不屑。

安小诺白了他一眼,脱下脚下的鞋子,狠狠地往他的身上砸去,“臭嘴……”

“你生气了?”若寒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又是一副浪子的口吻说着,“你是不是恨我看不上你?”

“你……”安小诺气得七孔生烟,这个该死的家伙,一天不惹她,彷佛都会生活不下去。

两个人都生活了不下于一个月,沉不住气的安小诺,还是和以前那样无法平静。

就好像当初,发现了左文浩背叛自己,无法做到忍气吞声,决定好聚好散。

若寒又吸了一口烟,慢慢坐下了沙发上,懒散的模样,更添邪魅和男人的野性,“傻猪,给我煮饭去。”

你才是猪头!??安小诺心里暗骂了一句,却看见了若寒手上的烟头,星火点点,异常耀眼。她大步跨了上去,一把夺过燃烧掉一半的香烟,泯灭在烟灰缸上面,骂道,“以后,在这所屋子里面,都不许抽烟,听到了没有?”

“哦?”若寒看了她一眼,说,“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是谁?”

话下之意,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可以管他,那就是他的妻子,只是,不知道某人愿不愿意了!

安小诺张了张嘴,抿成了一条直线。片刻,才重振“雄风”,野蛮无理地说,“我是房东,你当然要听我的,哼哼,只要我不高兴,我随时都可以把你的东西扔出去。”

“你不舍得赶我出去的。”若寒嬉皮笑脸地说,完全把安小诺冰冷的语气压了下去。

一火一冰,火当然能把冰融化。

“不舍?!!”安小诺闷哼了一句,冷冷地说,“你试一下我敢不敢?”

一字一句,分明就是挑衅。

若寒哈哈大笑,对她的怒气冲冲视若无睹,接着,又掏出了那包烟,抽出一支,想要点火,得意的模样就好像在向安小诺示威,彷佛在说,我就要抽,偏要抽,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还抽……?”安小诺又扑过去抢烟,灵活的动作,就好像是一只灵活的小鸟一样,跳来跳去。

最后,她喜于得手,把那根烟揉烂,狠狠地砸在地上,踩了几下,说,“要抽是吧,捡起来,敢抽就抽。”

“不用啊,我口袋里还有一包呢,一包里面有很多支。”若寒笑着,不知道为什么气她,逗她,内心竟敢觉得很喜悦,时间也很容易过去。

有时候,他真的很怀疑,这是不是……变……态。

每次想到这里,他又会感叹,这么帅,这么多金的男人变态了,那么,伤了多少个女人的心啊?

不管他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一道风景线。

大学的时候,收到的小礼物很多,只是,他很不屑这些,有时候会转送给舍友,要不,直接扔进垃圾桶……

“交出来……”安小诺的模样,倒真的有几分妻子逼问自家男人的味道,暧昧不已。

若寒似笑非笑地摇摇头,她恨不得把他掐死,算了,她只能去抢了,而,眼明手快的若寒跳了起来,站在沙发上,利索地吧那包烟放进了底裤里面……

“有种你就亲手过来拿。”样子,好不得意,分明是看死安小诺不敢。

罢了罢了,他要抽是他的事,才不管他了呢。安小诺想到这里,转身,离开。

若寒的眼底扫过了一丝失望,问,“你怎么不抢了?”

“我干嘛还要抢啊……抽死你,肺穿洞,得肺痨,全身是病的是你,又不是我。”说完,倒了一杯白开水,大口大口地喝着。

说太多的话了,唇干口燥。

安小诺喝完了那杯水,就坐在了沙发上看《大长今》,才不管若寒怎么大叫,说要替他去煮饭。

她,又不是他的女人,凭什么要给他买菜煮饭?

“哎,我真的饿了。”若寒从厨房里走出来,一脸委屈地说,“里面怎么一点东西都没有啊?今晚这一顿,你在外面解决了?”

“你以为呢?”安小诺从电视屏幕移开了视线,淡淡地笑着,就好像拂过湖水那般平静,,没有扬起半点涟漪。

“你怎么不顾一下我啊?”若寒苦着脸,坐在了安小诺的身边,一把夺过她手中的薯片,得意地吃起来,贼头贼脑地说,“味道不错,勉强可以填饱肚子。”

“你一辈子没有吃过东西啊?”安小诺看着狼吞虎咽的他,刚打开的薯片,被他三两下消灭了。

若寒眉开眼笑地说,“我还不是饿了嘛,谁叫你不煮饭给我吃。”

话音刚落,伴随的,是千篇一律的门铃声。

安小诺用脚踢了踢若寒的后脚跟,说,“开门。”

“你不会啊?”若寒笑嘻嘻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大步往房间走去。

懒死了,整天只顾着吃。安小诺抱怨了一句,穿上了拖鞋,走去开门。

门一开,悄婆拔高的声音便响遍了整所屋子,说,“安小诺,那人,不是若寒吧?”

安小诺摇了摇头,白了那个房间一眼,却看见门缝那里有一双乌黑的眼睛在偷看,于是,她暗骂了一下,说,“他呀,死不了。”

悄婆拉过安小诺,春风得意地笑了笑,说,“瞧你这张嘴,多刻薄,其实呀,你是爱着他的。”

她自信的表情,实在是令安小诺无语。

安小诺在想,此刻的沈若寒,一定在房间里偷笑吧?!她红了红脸,火辣辣的,说,“悄婆,你说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会喜欢他呢?”

“怎么不可能,我都看见了?你替他洗底裤呢,红色的,可刺眼了。”上次,悄婆在楼下,无意往安小诺的阳台看了一眼,只见她抖着一条男人的底裤,然后挂上,晒开。

冤枉!安小诺心里呐喊着,说,“那……那是因为他洗干净了放在洗衣机里面,没有拿出来,而我,要用洗衣机,所以……哎,悄婆,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毛都还没有长齐的小屁孩。”

若寒听到了这句话,就好像咬着一颗酸话梅一样,酸到了心底。

“只是这样?”悄婆不甘心地问道。

要是若寒和安小诺发生点什么关系,擦出一点火花,她才开心呢。

最好,是生米煮成熟饭。

“只是这样。”安小诺一字一顿地说,彷佛在宣誓着自己的清白。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