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丑女成妃:我为王爷解战袍》丑女成妃:我为王爷解战袍txt 强攻 丑女成妃:我为王爷解战袍女王

更新时间:2020-01-15 22:01:31

《丑女成妃:我为王爷解战袍》丑女成妃:我为王爷解战袍txt 强攻 丑女成妃:我为王爷解战袍女王 已完结

《丑女成妃:我为王爷解战袍》

来源: 作者:君子归 分类:宅斗 主角:吕云歌,吕云陌

新书《丑女成妃:我为王爷解战袍》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君子归,主角吕云歌,吕云陌,是一本宅斗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弄得暗一的确是多少有一些郁闷,甚至是有点怀疑,面前的老先生,究竟是不是上天派来整自己的,问了半天,却一点都不说。 可是他年纪大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弄得暗一的确是多少有一些郁闷,甚至是有点怀疑,面前的老先生,究竟是不是上天派来整自己的,问了半天,却一点都不说。

可是他年纪大了,自己也不可能对他实行武力,回去也肯定是会被五王爷骂的,这可就把他给为难坏了。

最后老先生被暗一放开,便回到后面休息去了,暗一刚刚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药铺里面的一个伙计给叫住了。

“这位公子,您刚刚打听的事情,我知道啊。”伙计高兴的呲着牙走了过来,兴奋的说道,就如同是在请赏一件什么事情一般。

暗一看见他的样子,立刻便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从腰间拿出了一锭银子递给了面前的小二,放在了他的手心之中。

“这是赏你的,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暗一也还是多少有点不放心的警告着,“你最好是真的知道,只要是被我发现你说的话有一点的假话,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暗一还用手摆弄了一下此时自己手中拿着的宝剑,伙计看了一眼那剑光,立刻咽了一口口水,不过手中还是没有忘记,将他递给自己的银子赶紧收好。

然后一五一十的将小兰进来的前后情况和面前的人说清楚,让他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暗一点点头,便转身离开了药铺。

此时五王爷府,书房里面的上官烨,看着面前放着的兵书,完全没有一点的心思,好像一点都看不进去一样,心中想的全部都是吕云歌,从两个人第一次认识,到后来莫名其妙的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

想来,也是很奇妙,甚至是有一些怀疑,所有的一切会不会都是上天对自己的安排,原本他真的异味,这一辈子,女人对于自己来说,不过就是一个附属品,一个工具,一个摆设而已。

可是遇到了吕云歌之后,整个人的感觉,却全然不同,竟有一种焕然新生,好像是得到了另一种人生救赎的感觉。

其实上官烨的心中也很清楚的明白,其中多少还是会和吕云歌具备能够救赎自己身体的这个异能有一定的关系,所以自己才会对她的感觉不一样。

“主子,属下回来了。”暗一走了进来,将手中的一瓶药放在了面前上官烨的桌子上。

“这是什么东西?”上官烨看着眼前棕红色的小瓶子,虽然不知道里面具体是哪方面的药材,不过却也知道肯定是毒药,这是一贯做法,凡是越毒烈的药,所放置的瓶子便会越是颜色深沉。

“这是今日下午,属下跟踪吕云陌身边的丫鬟小兰去药铺的时候,她购买的东西。”暗一解释着下午所发生的事情,把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面前的上官烨。

拿起桌子上的小瓶子,上官烨紧皱眉头,这吕府的夫人什么时候开始信佛了?

想来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可笑,那白芯若是真的能够信佛,明白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也就不会总是做出那么多的错事,更加不会心狠手辣的一次次的对继女们动手了。

“主子,属下觉得,这药可能是对云歌小姐所买的。”暗一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而他也不觉得自己所想的有什么偏差,毕竟现在对吕云陌来说,所有的人之中,威胁最大的应该就是吕云歌了。

从她看向吕云歌的眼神,几乎都可以感觉到她的内心深处究竟有多么大的恨意,明明都是一家人,但是偏偏要弄出来一副鱼死网破的感觉,好像两个人是多么严重的敌人。

“肯定是对云歌的,这还用想吗?那个吕云陌和上官珣之间定是关系不简单,想必一直都如此的苛责云歌,说不定是云歌知道了他们之间的苟且之事。”心中如此揣测着,上官烨皱紧了眉头,认真的说道。

而他多少也有一些好奇,究竟吕云歌知道了什么,而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为何感觉到这吕云歌对上官珣是有恨意的,从那双眼睛里面就可以看出来,她好像很想上官珣死一般。

双眼之间露出来的那种凶狠,哪怕就算是平日里自己与上官珣对视的时候,两个人之间都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一种眼神。

“暗卫呢?去保护云歌了吗?”虽然前阵子,吕云歌在发现自己不管做什么,好像都是在被人监视着,于是便来找过五王爷,让他不要再继续监视自己,而是将心思放在其他的人身上,因为她不愿意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注视之下。

然后五王爷迫于无奈,只能是将在她身边的保护的人全部都撤掉,可是后来却仍然还是觉得不放心,便将一个武功比之前那个高强数倍的人给派了过去,轻功了得,做事小心,应该不会再被吕云歌所发现了。

此时吕府,拿到了毒药的吕云陌,高兴的大笑,好像只是这样看着面前的这个瓶子,就已经看到了吕云歌究竟是如何痛苦的死在了自己的面前,挣扎着口吐鲜血的样子。

站在旁边的小兰,看着面前的人,此时的样子,弄得心中十分的慌乱,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主子是不是疯掉了。

从吕云歌出现之后,吕云陌的状态,一直都非常的奇怪,可以感觉到,吕云歌对于她来说,究竟造成了多么大的压力还有威胁。

“主子,主子,您别笑了,这要是被别人听见了,该传闲话了。”小兰担心的站在一旁提醒着说道,毕竟无缘无故这般嬉笑,不被觉得是疯子才怪的。

“怎么了,我高兴,我乐意,我笑笑都不行了?”无奈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却也没有继续责怪眼前的人半分的意思。

将手中的毒药递给了面前的小兰,让她找个机会,把里面的东西下到吕云歌的晚餐里面。

自从之前吕云歌让吕智下令,给自己的院子里面建造一个厨房之后,一直以来吕云歌所吃的饭菜都与大家不同,厨房根本就是一个很封闭的地方,要是想要去下毒,基本上就属于不可能的状况。

听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小兰的脸上布满了为难两个字,可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奴婢知道了。”强忍着,硬着头皮,手紧握着毒药瓶,心中清楚的知道,这件事情,不管是不是成功,自己都已经距离死不远了。

因为相对来说,真的太了解吕云陌一贯的处事风格。

如果要是成功到天衣无缝,或者还有存活的机会,说不定她能够放自己一马,但是若一旦失败,回来背黑锅的替罪羊,肯定是自己。

小兰来到了吕云歌的院子附近,将她们的眼线末月给叫了出来。

原本还在院子之中拿着扫帚打盹的末月,听见外面一声熟悉的鸟叫声,便知道应该是吕云陌那边的人过来找自己了,左右看着无人,将手中的扫帚随意的丢在了地上,便跑出了院子。

见到站在不远处树下的小兰,鬼鬼祟祟的样子,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怎么了,大白天过来找我,要是被人发现怎么办?”末月脸上布满了无奈,好像是想说面前的人根本就是没有脑子一样,这可把本身就一肚子气的小兰给热火了。

平日里面吕云陌一直说自己没脑子,各种欺负自己也就罢了,面前的人,不过是一个眼线,比自己还要低级的丫鬟,有什么资格来嘲笑自己。

就算是有一天自己要死,那她也不会有任何的好果子,一定是在自己前面垫背的那个。

“是主子的意思,你若是有什么不高兴的,可以告诉我,我回去转告给主子。”小兰学的也精明了些,不愿意与面前的人多做口舌之争,因为她非常清楚,此时自己越是在这里多逗留一分,回来被人发现的几率就越大。

还不如直接把吕云陌给搬出来,这样面前的人肯定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废话了。

“怎么了,大小姐什么意思?”末月看了一眼周围,确认是真的没有人之后才问道。

小兰将袖口里面藏好的药瓶递给了面前的人,然后小声的在末月的耳边嘀咕着,将吕云陌所吩咐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听到眼前的人的话之后,认真的点点头,末月就迅速离开了。

小兰看着末月离开的背影,心中想的和吕云陌一样,只要是出事了,就将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推给末月,毕竟最后动手的人是她,与自己并无关系。

“只能是怪你倒霉,这可与我无关,谁让你我都有这样的一个主子呢?”小兰叹了一口气,然后便转身朝着自己的院子走了过去,事情办好,推给了别人,心情肯定轻松了不少。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