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配错红线嫁对郎》红线错情 网盘 配错红线嫁对郎强受

更新时间:2020-02-13 00:57:32

《配错红线嫁对郎》红线错情 网盘 配错红线嫁对郎强受 连载中

《配错红线嫁对郎》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陌樵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楚云,苏惜颜

陌樵新书《配错红线嫁对郎》由陌樵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楚云,苏惜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偏偏事与愿违,那个吸引苏惜颜目光的萧子默并不是普通人,因为马城主的屡次出现,让苏惜颜留意到罗斐宇,这才知道罗斐宇是宰相之子。试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偏偏事与愿违,那个吸引苏惜颜目光的萧子默并不是普通人,因为马城主的屡次出现,让苏惜颜留意到罗斐宇,这才知道罗斐宇是宰相之子。试想,当朝宰相公子都做他跟班的人,他的身份又能低到哪里去?

她跟他,注定不是同一世界的人。取过今天才收到的信,没有字,竟是一幅画,画上是一片竹林,大大小小竹子无数。根根墨黑,枝枝节节都显得苍劲有力,显然作画者下了一番功夫。

实在看不出,萧子默作画也有一手。脑海中一闪而过萧子默的笑脸,苏惜颜摇头轻叹,取过笔墨,在右上角空白处提了一首词:

如梦令·墨竹

鸿雁传书何拒,

铅墨浓竹无数。

竹牵萧与苏,

同游书海深处。

应否?

应否?

生怕离怀别苦。

生怕离怀别苦,这就是她的担心,如果终有一天要失去,她宁愿从来没有得到。

看着画,看着词,惜颜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梦中,她梦见了爹爹,爹爹说:“惜颜,凡事三思而行,一旦认定了,就不要放弃。我的女儿,你一定要幸福。”

苏惜颜一夜不曾好眠,而远在千里之外的大也皇宫,皇后也是一夜难眠。天宫的月老也没闲着。

***

天宫月楼,南方朱雀第三宫北恒河堤旁的一座山上,月楼,又因主人而被称为月老殿,历代月老的住所。

月楼的前面有块草地。

一桌,两椅,一壶酒,两酒杯,两个神仙,四只眼睛。

酒壶摆在桌上,又并非摆在桌上。如果认真看,就会发现,酒壶在离桌面一寸距离的地方,而且还时而两边移动。控制酒壶的,就是端坐在桌子两边的一老一少。

非是用手,而是仙术,老者一瞪,酒壶立刻往他这边移动了一分,少年一笑,酒壶马上就朝他那边移动一分。

最后,老者大笑,“楚云,你小子进步不小啊,就我也赢不了你了。”

“非也非也。非是小子进步,也非月老退步,乃是月老自知理亏,不敢用全力夺也。”少年摇头,一伸手,不客气地捞过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酒,“否则,这一壶酒,恐怕一滴也入不了我的酒杯吧。”

“哼。”对于楚云得了便宜还卖乖,月老只是以轻哼作答。事情的起因皆缘于自己太过清闲太过无聊。自从他的徒弟十八下了凡,他的月楼就冷清了不少。因此,当楚云抱着围棋来找他下时,他闲得发慌地答应了。更因此,当楚云提议要打赌时,他也闲得发慌地答应了,更何况那个战利品如此的诱人。他赢了,楚云就把他师尊太上老君珍藏了不知道几千年的一壶酒偷出来送给他。如果楚云赢了,他就得把自己舍不得喝的那壶醉八仙送给楚云。

楚云是十八的手下败将,十八的棋艺还是自己教的,再怎么着自己也不应该输的,可是事实是,自己输了,还输得很彻底,三局两胜制,第一盘他就大败,第二盘没输也没赢,第三盘又是惨改。

虽然心痛,虽然懊恼,月老还是干不来反悔的事,尤其对方还是自己的晚辈。

连开九道锁,拿出自己珍藏多年的醉八仙,亲自送到楚云手上。看到楚云要往杯子里倒酒,月老就忍不住施点小法术,让酒壶自动跑开。楚云也不是省事的主,一来二去,两个就斗上了。最后,自己觉得理亏,放弃。

“啧啧。”忽视月老瞪大的眼睛,一抖一抖的胡子,楚云端起酒杯,放到鼻子低下深吸了一口气,难怪天宫众多大仙对月老的醉八仙虎视眈眈,果然是非同一般,这酒既香且醇,连不嗜酒的楚云也忍不住想要轻啜一口。“这酒这么香,我看我饮也是浪费,剩下的还是带回去孝敬我师尊他老人家,他一定很高兴。”

说着,楚云真个儿起身,一手端着那浅饮了一口的酒杯,另一个手抱着酒壶,就要离开月楼。

月老轻抚额头,他知道自己现在最好是回寝居踏踏实实睡一觉将醉八仙给忘了,只是他的眼睛忍不住盯着楚云手中的酒杯,双腿也不受控制的跟着楚云,亦步亦趋,大脑中更是肖想楚云抱着的酒壶。

好笑地看着月老一路把自己“送”到大门口,楚云都快要笑成内伤了。酒肉穿肠过,对于酒,他一直觉得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偏偏有人把它当成生命,他师尊是这样,月老也是这样。“月老,请回吧,您别再送了,再送我师尊就要骂我没大没小,不懂尊老了。”

“那个……”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月老仍是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月老想要回醉八仙?”楚云等了又等,终于决定自己帮他说出口,“其实也不是没有商量的,只要……”

***

国都大也皇宫中的皇后梦到了一个白胡子老头,腾云驾雾飞来落到她的面前,告诉她:“你儿子在耶城迷上了一个民女,还是一个商贾之女。你再不阻止,他就要和那商贾之女私定终身了。”

皇后惊醒,推醒睡在她身边的皇上,“少羽,你醒醒,我刚做了个梦,梦中的仙人说我们的儿子在耶城喜欢上了个商贾之女。”

“我明天派子楚去耶城,就说你生辰在即,让子默赶快回宫,一切等他回了宫再说。”皇上被她半夜叫醒,却没有一点不悦。他把妻子塞进被了,掖好被角,拍着她,“如凤,早点休息吧。”

“嗯。”皇后点头,知道急也没用,就算要派人也得等天亮之后,听劝地闭上凤眸。

烛台上的蜡烛流完最后一滴泪,终至无光,房间顿时一片黑暗。

而在遥远的九重天上,出现在皇后梦中的那个白胡子仙人,看着眼前的镜子的一片黑暗,大笑:“十八,为师够意思吧,怕你在人间太过无聊,给你们增加点乐趣。”

他的身后,白衣青年对他的得意嗤之以鼻,冷冷的笑了,“月老明明是贪恋那杯中之物,还能说得如此冠冕堂皇,晚辈实在佩服之至。”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