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前夫当道》前夫当道季青柠裴向南 大叔受 前夫当道女体化

更新时间:2020-02-13 22:01:08

《前夫当道》前夫当道季青柠裴向南 大叔受 前夫当道女体化 已完结

《前夫当道》

来源: 作者:忘心离情 分类:婚恋 主角:洛恒,梦恬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前夫当道》的小说,是作者忘心离情创作的婚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梦恬睡得很快,不久之后呼吸就均匀了,可君洛恒却没有睡得那么快,他习惯了浅眠,有时为了工作三天三夜不睡也是常事。 在榻上翻了几个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梦恬睡得很快,不久之后呼吸就均匀了,可君洛恒却没有睡得那么快,他习惯了浅眠,有时为了工作三天三夜不睡也是常事。

在榻上翻了几个身,他依然睡不着,想着父亲之前说的话,他始终不明白父亲那话到底想要说明什么。

闭上眼,他准备让自己安心地睡觉,可是屋内却响起了如低泣一般的轻喃,他顿住身体,不自觉地把耳朵竖了起来。

仿佛绵花一般柔软的声音,让他表情滞了一下,这个屋里除了他就是另一个人,发出这声音的别无他人,可是他却无法想象这种软绵得好像棉花糖的声音是从她嘴里传出来的。

隐约听的出来,她是在哭。

君洛恒不喜欢爱哭的女人,他喜欢独立自主坚强的女人,而他的不喜欢来自于他的不善于应对。

女人的哭声与眼泪让他容易烦燥,所以此时他的心情燥了起来,猛地从榻上坐了起来,顺手把床头柜上的台灯点着,屋内亮起了昏黄的光线,他皱着眉看向沙发的方向,一节细白的手腕垂到了沙发下面,而手紧握着,似乎在挣扎着什么。

“哥……哥……”寂静的房间里,响着丝丝缕缕的碎音,柔软着,甜蜜着,却更是痛苦。

君洛恒的眉毛挑得更高,她在做梦时都在想着别的男人?

有些不悦,但他清楚,那并不是所谓的吃醋,那是男人的劣根性,和自己睡在一个房间的女人,居然在睡梦中想着别的男人,叫着别的男人,身为一个男人,恐怕没人受得了吧。

细碎的梦呓还在继续,听得并不太清楚,可是却感受得到做梦的人的痛苦,君洛恒并没有想去解脱她的痛苦,每个人的痛苦都是由自己的内心衍生出来,心病未除,没有人可以让其解脱痛苦,更何况——她痛苦与否,与他何关?

夜,依然沉,君洛恒已感觉到疲惫,伴随着那时有时无的呓喃,他渐渐睡去——

君家的一切都是有规定的,就算是吃饭的时间也是统一规定,没有人可以到,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君洛恒早就习惯了这种规矩,早上六点半,他准时睁开了眼睛。

头自然地侧向一边,然后就看到了已经睡在沙发旁边地上的女人,看那姿势应该睡了有一会儿了,而且还在咂着嘴儿,那睡姿——就算是号称见过各类女人睡颜的君洛恒,也敢说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儿的。

他前所未见的女人此时在地上翻了个圈儿,可是头却刚才撞上沙发腿儿,吃痛让她半醒了过来,半眯着眼睛,盯着沙发腿儿半天,而后才慢慢醒过来,揉着眼睛坐起来,来了一句,“妈,我怎么睡床下了?”

得了,姐们儿这是还没睡醒呢。

退去平日的张狂与泼辣,还有君洛恒自认为的心机和虚荣,此时的梦恬看起来即使有些没形象,没气质,但也有不可否认的可爱。

所以,君洛恒也就没那么快地叫醒她,只是在榻上侧过身子,单手支着头,看她到底什么时候能醒。

再看梦恬,自己迷迷糊糊地站起来,在原地转了两圈儿,然后不动了,蓦地转过身,眼睛盯向榻上像看热闹似的君洛恒,瞬间醒来。

君洛恒没想到她突然就醒过来了,愣住,两人就这么盯着对方,好半天之后,还是君洛恒先动的,他下了床,做了一个十分优雅地抻懒腰动作,然后说道,“还傻站着干什么?马上就到吃早饭的时间了,君家一日三餐可是有时间规定的,到了奶奶会发火。”

梦恬瞪了下眼睛,她讨厌君家这种大家族的莫名其妙规矩,为什么吃个饭还要有时间规定?家是让人放松的地方,又不是公司。

不过虽然这么想着,她还是动弹了,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梦恬和君洛恒出现在楼下餐厅的时候是六点五十八分,其他人已经在餐桌上,只有他们两个没到。

梦恬一一向长辈们道了早安,然后就是那位笑起来和公公大人一样温和,却没有公公大人那种气度的小叔子跟她道了早安,总算让她找到点为人长辈的赶脚!

还好君家在吃饭的时候没有食不言这种规矩,因为带头说话的就是君家的太皇太后,君老太太。

他的目标依然是梦恬,梦恬正在努力低头喝粥,话说这粥真的蛮好喝的,她喝得那叫一个认真,所以被点名时,有点反应不及,只是抬头茫然地看着老太太。

这个孙媳妇有点傻,君老太太早就有所了解,虽然不太喜欢,但她却不想再犯当年的错误,所以只能勉强接受。

“我问你,你现在是在工作吗?”老太太万分给面子地再问了一次。

“嗯,做销售。”梦恬点点头。

“把工作辞了吧!”君老太太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然后低下头,喝了一口粥,似乎她说的只是一句“今天天挺好”的话。

梦恬蓦地瞪大眼睛,有点不敢置信,憋着的火气一时间没发出来,脸蛋儿就通红了。

“妈,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女孩子就应该在外面多接触社会才会有进步,你难道想要咱们君家的儿媳妇儿当个目光短浅的妇女啊?”君应天这时开口,说话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淡然动听,唇角挂着浅浅的笑,说话时他看了梦恬一眼,笑纹扩了一下,因为接收到了梦恬仿佛看救星一样看他的眼神。

老太太听到儿子的话不乐意了,“她天天上班,哪有时间给我曾孙子啊?想要上班等生完再说呗。”

“……”

“……”

别人的反应还可以,只有梦恬和君洛恒两人后脑同时划下了黑线,这曾孙子从哪儿说起啊?这和她上不上班没有半毛钱关系好吗?

“奶奶,我们还年轻,不想那么早要孩子。”君洛恒觉得自己要开口,不然一会儿奶奶会直接再把他塞入房间,然后施行造人计划。

“说什么话啊?你今年都二十八了,当年你爸二十八的时候你都三岁了。”老太太放下筷子,不高兴地看着他,梦恬却意外地发现刚才笑得还挺好的公公眼神突然变得清冷,冷得比冬天的月亮还要让人发凉,不明白什么原因,于是她选择低头吃饭!

餐桌上似乎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这种安静让人食难下咽,梦恬停顿了舀粥的动作,轻轻把匙放下,“我吃饱了,各位慢用。”

说完,她站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做得挺礼貌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她,还好君洛恒这时也站了起来,“我送她!”

说完,就拉着她离开了。

梦恬这回没排斥君洛恒的接触,任他拉着出了宅子,到了外面,她才甩开他的手,回过头看了一眼那偌大的宅子,说了一句,“以后少让我来这里,受不了!”这个君家的气氛实在有些诡异,明明是一家人,看似很和乐地聚在一起,可是她就感受不到一家人该有的温馨,只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冷漠。

“放心,你不会有那么多机会的。”事实上,他也不喜欢这里。

梦恬上了君洛恒的车,但她只让他送到公车站下,在下车的时候,她突然说了一句,“对不起!”

君洛恒愣了一下,梦恬看了一眼他脸上的伤疤,他明白过来,抬手摸了摸,勾了勾唇,“没关系,只当被狗咬了一口。”

梦恬脸色一变,回头瞪他一眼,“你特么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混蛋。”说完,猛地关上车门,愤然离去。

君洛恒盯着被甩上的车门呆了一会儿,随即露出一记冷笑,转动着方向盘,挑头离去。

当时他在想,他怎么就挑了个这么个女人假结婚呢?

而梦恬在去公司的一路上都在思考,她当时怎么就脑抽,想要找那么一个混球装男朋友呢?结果把自己给搭进去了,真特么的狗血啊。

梦恬怀着这狗血的心情,下了公交,然后朝着不远的公司走去,可却在公司的楼下,看到了熟悉的车子,熟悉的人,她当时就愣在了那里,傻傻地看着那个倚着车子,迎着晨光的男人。

浅白衣裤,笑容如阳,那种温煦的阳光,光瞅着,就会觉得自己的身心都被温暖了,那个人此时看到了她,正朝着她露出微笑,是熟悉的温柔,却不是她想要的温柔,她想要的,他早已经人了别人——

“恬恬……”那个温柔的声音叫着她的名字,她的心莫名地轻颤,但她强压下,朝着那个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哥,你大清早的怎么过来了?”

“没什么,昨天晚上……你怎么没有接电话?”还有不在家?

后一句,他没有问,他没办法告诉她,昨天晚上突然想要见她,给她打电话,却无人接听,他以为出了什么事,就飞车来到了她现在住的地方,可是那里却没人——而他就那楼下等了一晚,终究没有人出来,他只好到公司这来等人,至于是为什么,他说不清。

“啊?是吗?我昨天把电话调静音了。”梦恬听他这么一说,才想到到包里拿电话,拿出来一看,果然有好几通电话。

“哥,你找我有事吗?”晚上十点多打的电话,打了好几通,应该是有事吧?

“呵呵……没什么,就是想请你吃饭了,可是……没找到人!”晨光从侧面洒向他的脸,映着他的笑容,连发都变成金色,那一瞬间,他像天使,却不是属于她的守护天使。

梦恬心猛地抽痛,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再这样了,他幸福,她应该为他高兴的。

“我昨天回君家主宅了,呵呵!”这句话他感觉是在对自己说,因为是在提醒自己,不管真假人,你现在也是有夫之妇。

可是这句话对于连臣来说,却是一记闷雷,甚至霹得他身体有些打晃,一晚未睡的他此刻看起来更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