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嫡女妖娆,督公大人请自重》嫡女妖娆 小说完结版 嫡女妖娆,督公大人请自重健气受

更新时间:2020-05-07 15:01:03

《嫡女妖娆,督公大人请自重》嫡女妖娆 小说完结版 嫡女妖娆,督公大人请自重健气受 已完结

《嫡女妖娆,督公大人请自重》

来源: 作者:苍月凉凉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苏云初,菡云

《嫡女妖娆,督公大人请自重》由网络作家苍月凉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苏云初,菡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等正厅落座,扫了扫下首的人,苏云初不由咋舌,三位侧妃已然让她有些接受不了,更遑论一眼望去,晃眼的各色俏丽女子,外间传言五王洁身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正厅落座,扫了扫下首的人,苏云初不由咋舌,三位侧妃已然让她有些接受不了,更遑论一眼望去,晃眼的各色俏丽女子,外间传言五王洁身自好,居然是这么个自好法。

大约在世人眼里,皇子有三五十个侍妾妃嫔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吧。

“锦月。”

“姐姐。”

锦月仍旧是那娇俏样子,一身粉红鲜嫩,乖巧可爱得紧,若是不论侧妃,当个妹妹真是不错。

“我听说还有另外两位侧妃,怎的没见?”

苏云初简单论家常一般,随意说着。

“大约是身体不太好呢。”

“既是身体不好,那便好好歇着,等会儿让太医去瞧瞧。”

两位侧妃第一日便不来,如此大事,正妃简简单单便揭过了,下首面容精致的侍妾们各有思量,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开始打起了自己心里的小算盘。

“昨日我与王爷商议,圣意不可违,王爷又瞧上三小姐,不如便将两位小姐娶过门,锦月有何想法?”

锦月还打算着将苏云初当刀使,怎会有意见,“姐姐是正妃,自然万事听姐姐的。”

“也是。”

苏云初点点头,“锦月是这个说法,想必两位侧妃也无他意,我新到王府,到不知哪儿还有空闲院落,离我菡云院稍微近些的。”

苏云初出自国公府,想提携两位庶妹,安排得近些,没什么可挑刺的。

众人自然无甚好说,可不少聪明的侍妾已经悟了些,脸色有些紧张,尤其是那些家世低微的。

无他,苏云初乃正妃,离她菡云院近,自然离王爷的院子也近,那些好院子早被下座各人夺了去。

“并没有稍微近些的。”

锦月不太懂苏云初的想法,只思索后摇头,眉心微皱,看上去仿佛有些内疚她不能为苏云初分忧。

“那锦月的院子可有空处?”

说到这儿,锦月算是明白了,却也不能明说,有些犹豫,“我的院子倒是有空处,但我向来喜爱花卉,空处摆了不少应季鲜花,倒是可以腾挪,可那些花卉喜湿,累月积年下来,房间湿气重,怕是住不得人。”

“君子不夺人所爱,锦月这些花卉想必王爷也喜欢得紧,名品向来娇气,怎能随意腾挪。”

苏云初左手抚住右手衣袖,指腹摩挲了袖口精致绣着的牡丹花。

“那另外两位侧妃的院子可有空处?”

两位侧妃不在,锦月又乖巧懂事得很,那些个侍妾自然没他们说话的份儿,事情便这么决定了。

这事定了下来,苏云初也不立什么威了,只随意挑了几个侍妾询问几句,便以身子乏了为由,早早散了。

苏云初受了子母蛊之痛,乏累不是装的,众人只当她被王爷冷落,心神俱劳,说了好些个吉祥话,至于私下作何想法,也不是她能掌控的了。

这厢事一了,苏云初便关了菡云院,只在一颗桃花树下放了软塌,斜斜靠着,闭眼假寐。

院墙不高,站在远处一小亭,小半个院落看得清楚,两位侧妃吃了闭门羹,回去站在小亭自然气得不行。

“王妃,两位侧妃深受王爷宠爱,这法子只怕行不通。”

烟竹站在旁边慢慢烹茶,轻声慢语的说着,却不怎么着急,苏云初不露声色的手段,不是常人能招架的。

趁着空闲,烟竹斜眼扫了院外,有功夫在身,自然看得远些,两位侧妃气怒的模样她看得清楚。

“王爷新得了个绝色佳人,正是浓情蜜意之时,我那三妹妹但凡不傻,自然知道该做什么。”苏素锦在国公府都能过得顺风顺水,怎会是个傻的,趁着顾流风尝鲜这两天,她定会抓住机会。

苏云初算无遗漏,两位侧妃这个哑巴亏吃定了。

好好的大院落平白多了两位陌生人,身家模样俱是不差,斗起来那才叫好看。

一想到这些,苏云初不由微微笑着,潋滟的眸子半弯着,桃花飘落,她轻微拂开,一动一静间,俱是慵懒尊贵。

刚入院子的顾流风一个愣神,便看得呆了。

“王爷回来了。”

感觉到一直停留在自己面上的视线,苏云初暖暖的睁开眼眸,仿佛顾流风是辛劳归来的丈夫,看得顾流风更是心下诧异。

当初他新定下王妃,他曾去瞧过,苏云初骄纵跋扈,他只看了一眼便极其不喜,连带大婚也不甚在意,可如今看来,他还看走眼了不成?

“嗯,来看看王妃。”

顾流风顺着自己心意,走过去捞起苏云初圈在自己怀里,“王妃看起来甚是乏累,可有何事忧心?”

“并没有什么,只是前几日太过高兴,晚间总睡不好,看着日头不错,想着小睡一会儿。”

言谈间,苏云初起身拿了两只薄胎青花的茶杯,接替了烟竹煮茶,巧妙的离开了顾流风的怀抱。

“哦?前些日子有喜事?”

苏云初适时的俏脸微红,“自然是有大喜事的。”

从进王府开始,苏云初向来都是端庄持重的,现下少有的露出小女儿的娇羞模样,反衬之下,极是让人心痒。

顾流风止不住的继续逗弄,“有何大喜事,说出来也让本王高兴高兴。”

不说还好,一说苏云初越发脸红,小巧的耳垂几欲滴血,慌手慌脚的将茶斟了,递给顾流风,“王爷喝茶。”

“王妃当真是个妙人儿,哈哈哈。”

仿佛发现了趣事儿,顾流风爽朗大笑,惊得桃花树上的两只鸟雀扑扇翅膀飞得高远。

苏云初只愣愣的看着大笑之人,仿佛看得痴迷一般,等顾流风发觉,猛然近身,吓得苏云初慌手打翻了茶具,沾湿了衣袍。

“王爷恕罪。”

苏云初一副大罪模样,便要跪下,膝盖还未弯,便被顾流风扶了起来。

不知怎的,顾流风就生了亲近之意,正要将人往怀里揽,外间就有侍女通报说。

“什么事?”

“侧妃与苏小姐争闹,苏小姐伤到了,正要收拾出去寻大夫,奴婢……”

剩下的话尽在不言中,昨夜苏素锦和顾流风怎么过的,王府里的人谁不知道,哪有让苏素锦出去寻大夫的道理。

“苏小姐伤到了?你们一群人干什么吃的,全都去洗衣房吧。”

顾流风抬脚便要出院子,却被苏云初拉住袖角,“王爷,我与你同去。”

苏云初面色纠结,有妹妹抢了自己丈夫的不喜,更多的是对妹妹的担忧,神态几经转换,顾流风瞧着心疼。

他干的这都是些什么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