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情非得已半生缘》情非得已爱上你 小顶 情非得已半生缘T吧

更新时间:2020-05-11 14:57:10

《情非得已半生缘》情非得已爱上你 小顶 情非得已半生缘T吧 已完结

《情非得已半生缘》

来源:成都涵泊万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作者:小卒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顾尘轩,顾宗林

《情非得已半生缘》是小卒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情非得已半生缘》精彩章节节选:“原来真是我爹!”顾尘轩惊声喊道,随即也和楼下众人一起叫好,连蹦带跳地称赞爹爹神勇,威名赫赫。看着顾尘轩欢乐忘我的模样,顾有用微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原来真是我爹!”顾尘轩惊声喊道,随即也和楼下众人一起叫好,连蹦带跳地称赞爹爹神勇,威名赫赫。看着顾尘轩欢乐忘我的模样,顾有用微笑着叹了口气,真是个孩子。这般想着,顾有用挑了一块糕点细细品尝起来,满足的神情道尽了茶点的美味。

可就在此刻,顾有用的表情忽然僵住,仿佛突然吞了一只青蛙。‘噗!’满嘴的糕点吐了顾尘轩一脸。“啊!干什么你,发疯啦!”顾尘轩突然遭此飞来横祸,小脸气的通红。

顾有用此刻也顾不得解释什么,急声说道:“少爷你忘啦?昨晚夫人交代过今早墨老爷会带着女儿前来拜访做客,你需要作陪啊!”听到这里,正在破口大骂的顾尘轩声音顿止,小脸憋得通红,额上也渗出了汗珠。半晌挤出几个字:“你怎么不早提醒我!快回去!”说完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随手便往桌上一扔,险些掉到地上。而他们二人则拼了命地向楼下奔去。或许如果不能按时到家,等待他们的将是难以估计的后果……

上京城东,护国大将军府门前。

顾宗林一身白衫,长发未梳自然垂下,风起时四散飞扬,潇洒飘逸。谁又能想到,威震八方的护国大将军顾宗林此刻竟是这般的儒雅,浑身透着书卷气。不过看他眉头微锁,似乎有些心事未解。

“找到了吗?”顾宗林忽然无头无尾地说了这么一句话。一位气质淡雅的中年女子从府里走了出来,站到顾宗林面前,伸出纤纤玉指把他的眉头抚平。顾宗林忽的轻声笑了出来,握住了女子的手,轻声道:“你啊,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没有变。只是轩儿还未找到,等会墨兄来了很是失礼。”

女子眼波温柔地看着自己的丈夫,柔声道:“昨晚我已经叮嘱了轩儿和有用,他们会赶回来的。”说完很自然的靠在了丈夫的肩头,顾宗林也毫无迟滞地揽住了她。“你这般宠他,有些惯坏了……”还未说完,怀里的女子已经抬起头来似带娇嗔地看着他,顾宗林登时哑火,支吾了起来:“额……其实,我也很惯他……”

“噗”看着丈夫支吾窘迫的样子,顾夫人再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在别人眼中,顾宗林是世人敬畏的神勇将军,可是在顾夫人眼中,他不过就是一个儒雅好琴,宠妻爱儿的好丈夫,好父亲。没有谁可以永远站立在神坛上俯瞰众人,有血有肉有感情,那才是一个真正的人。

顾宗林清了清嗓子,轻声道:“好了夫人,墨兄他们来了。”顾夫人白了他一眼,然后眼波流转,正看见了两台八人大轿慢慢走了过来。轿子停在将军府前,墨老爷和女儿分别从轿子里走了出来,顾宗林夫妇迎了上去。

“竟劳将军与夫人亲迎,可折煞愚兄了!”墨老爷人如其名,一身黑袍。不过面容很是和蔼,远不如姓名穿着那般深沉。

顾宗林闻言身形一顿,作色道:“墨兄这样见外,可是不屑再与我做兄弟?”见到好友如此,墨老爷不禁大笑道:“哈哈哈,玩笑而已!失去了你这个好兄弟,我到哪儿后悔去?”两人相视一笑,情谊无言人自知。

顾夫人看着他们二人相互忘我地聊个没完,无奈地摇了摇头。突然发现墨老爷身后还藏着一个小女孩,正在怯怯地看着她和顾宗林。当下便说道:“好啦,你们两个想聊时间多着呢,不急于一时。墨大哥怎么还不给我们介绍您身后的小姑娘?”

“哎呀,看我这记性,贤弟与弟媳莫怪。”墨老爷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连忙闪过身子把怯怯的小丫头露了出来。“这便是我唯一的女儿,墨语茵。因为她自小体弱,常年服药,所以我很少让她出门。茵儿,快来见过顾叔叔和叔母。”墨语茵性格内向柔弱,没见过什么陌生人,内心深处对顾宗林夫妇还是有些害怕的。可是如今父亲大人已经发话,她也只好低着头,轻声说道:“顾叔叔顾叔母好。”声音虽轻,但颇为柔美。

“哎,好乖的小丫头。来,叔母带你进屋玩。”以往墨老爷到家做客,顾宗林总是和他有说不完的话,自己也插不上什么嘴,但是出于礼节自己不能不作陪。如今有了这个小丫头,她再也不用充当陪衬的角色了。况且,墨语茵乖巧可爱,也确实惹人怜惜。顾夫人带着墨语茵进屋后,顾宗林二人也旋即进入了府中。

顾墨两家都在上京城东,从顾莫敌那辈算起,两家就一直是好邻居,更是好朋友。与顾家不同,墨家世代从商,经营丝绸生意顺风顺水,在上京城中都算的上大户人家。而墨老爷心地善良,并不像有些商贾为富不仁,经常施粥放粮,救济穷人。所以上京所有百姓都称墨老爷为‘墨大善人’,对之尊敬不已。

话分两头,顾尘轩与顾有用一路奔驰,终于从西城跑回了东城。可是府前醒木的两顶大轿子,狠狠地给了他们两巴掌。这一路舍生忘死地跑,出了一身的臭汗,竟然还是没有及时赶上。顾尘轩二人相互对视,彼此眼神中的绝望交相辉映……

门童看到少爷终于赶回,连忙喊道:“少爷你可回来了,还不……”“嘘……”听到门童叫喊,顾尘轩连忙跑上去一把捂住了门童的嘴,并用眼神警示其他门童。“你喊什么,要是让父亲听见我就死定了!”被捂住嘴的门童连忙点头,不断眨眼表示自己知道错了。顾尘轩往府里探了探头,发现没有什么异样,暗自松了口气,放开了门童。

“父亲知道我并不在家,生气了没有?唉,不用问了,他肯定生气了……”顾尘轩垂头丧气,脑袋里不停跳出自己将会受到的各种各样的惩罚。平日里顾尘轩并没有什么大少爷的习气,和府中这些下人们关系处的还不错。如今门童看到少爷这样沮丧,连忙出言宽慰:“少爷其实也不用这么担心,一开始老爷确实很生气。但是您也知道,有夫人在老爷他也不敢……额,是吧……再说了今天墨老爷到访,老爷他还是很开心的,应该不会对您怎么样的。”

顾有用此刻也劝起少爷:“小李说的对啊,你也不必过于忧虑,咱们进去看看情况,或许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顾尘轩叹了口气,点点头,和顾有用一起猫着腰潜进了府中。

一路上,顾尘轩没有感受到父亲那特有的杀气,心里的石头已经放下了一半。看来娘和墨伯伯联手,果然可以完全克制住父亲,嘻嘻。这般想着,顾尘轩二人已经顺利地潜到了大厅门口,暗暗窃听着屋里的谈话。

墨老爷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细细品味了一番,不禁叹道:“果然好茶。对了,这么半天了怎么不见轩儿贤侄?”说到这里,顾宗林面色微沉,平声道:“逆子顽劣过甚,至今尚未回来。我管教不严,让墨兄见笑了。”墨老爷听罢摆了摆手,说道:“言重了,轩儿年纪尚幼,贪玩一些很是正常,贤弟还是不要束缚过重了……”

顾有用听见墨老爷在为少爷说话,心中一喜,说道:“看看,有墨老爷在你不会有事的……”顾尘轩连忙回头捂住顾有用的嘴,摇头不止,凑到他的耳边极轻地说:“别这么大声,我爹耳朵很灵的……”可是很多时候,偏偏怕什么来什么,冥冥中总是那么巧合。

就在顾尘轩嘱咐顾有用时,一个微愠的声音惊雷般在耳边炸响。“逆子,何故逡巡门外?还不进来!”顾尘轩二人陡然一震,顾有用满脸‘这样老爷都能听见啊’的惊诧表情,而顾尘轩回他一个‘我就说吧,我死定了……’的蕴含惊讶、无奈与决绝的复杂表情。

既已至此,躲也无用。顾尘轩满脸刚毅,站起身子,整理了一下衣襟,对顾有用挥挥手作为告别,转身便走进了屋中。满是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架势。

谁知一进屋,顾尘轩便立刻满脸堆笑地跑到了墨老爷身边,奶声奶气地说道:“墨伯伯,轩儿想死你了!”全然不顾旁边坐着的顾宗林已然满头黑线。“哈哈哈,伯父也很想轩儿啊。不错不错,又长高了,越来越英气勃发了。”墨老爷哈哈笑道,狡黠地看了顾尘轩一眼。他当然看出了这小子心里的盘算,不过他确实喜欢尘轩,便做好了为之求情的准备。

“别以为你有了墨伯伯……”顾宗林话还未说完,顾夫人就带着墨语茵从内堂走了出来。“轩儿?你回来的怎么这么晚,快来看看你墨伯伯的乖女儿,墨语茵。”这般说着,便把墨语茵拉到了顾尘轩面前。墨老爷与顾夫人联手,直堵得顾宗林是有气发不得,有话说不出,憋得他只能大口饮茶来让自己冷静一下。

突然见到一位长相如此甜美的小姑娘,顾尘轩一时间看的呆了。两道细眉若柳柔美,纤纤琼鼻挺拔含媚;吹弹可破肌,小巧玲珑嘴,绰约身姿画中魅,窈窕气质溪中水。最是一双寒星目,灼如明月润如酥。一望难忘谁能度?付水沧海浪相逐……

而在墨语茵的心中,第一眼的顾尘轩却是这样:满脸汗珠一身臭,更着几许糕绿豆。衣衫不整发乱走,谁家乞儿忙笑逗。

许是被顾尘轩看的久了,墨语茵脸上泛起一抹红霞,头更加的低了。顾夫人见状不对,赶紧上前道:“轩儿,你这一身怎么搞的?快去洗干净,第一次相见就让茵儿见你的丑态。”顾尘轩连忙醒悟,脸红成了猴屁股,一溜烟便跑回了房间。

“唉,犬子顽劣如此,真是失礼了。”顾宗林长叹一口气,无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