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误入豪门,总裁欺人太甚》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甚 强强 误入豪门,总裁欺人太甚妖孽受

更新时间:2020-05-12 14:57:26

《误入豪门,总裁欺人太甚》强势缠爱总裁欺人太甚 强强 误入豪门,总裁欺人太甚妖孽受 连载中

《误入豪门,总裁欺人太甚》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芥籽空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宁心,霍云鲲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芥籽空原创小说《误入豪门,总裁欺人太甚》,主角是宁心,霍云鲲,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从宁心进到霍家开始,卫玉琳这二十多年来一直痴愚若孩童,现在要是能有机会恢复正常状态,那可就太好了。 那么现在必须得好好保护她的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宁心进到霍家开始,卫玉琳这二十多年来一直痴愚若孩童,现在要是能有机会恢复正常状态,那可就太好了。

那么现在必须得好好保护她的状态,在得到正式而严谨的医疗程序之前,不能Cao之过急,如果进一步刺激她,没准儿会起到反作用。

霍云鲲微微为难了一瞬,大概是在整理措辞,正准备给卫玉琳解释他大哥的去向,宁心立即跑了过来。

“妈,”她冲霍云鲲使使眼色,微笑着挽住卫玉琳胳膊,撒了个善意的谎言:“大哥工作很忙,出差了,去很远的地方,再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哦,这样啊……”

卫玉琳撇撇嘴,满脸失落。

宁心连忙笑着哄她:“大哥不在家没关系的呀,你不是还有我、还有云鲲嘛,我们俩陪你玩儿,你要吃什么好吃的,我们俩给你买!”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霍云鲲立即有点不自在,尴尬地咳了一声,附和道:“嗯,我们陪你。”

这么多年他不在家,霍家能当家的主人也就宁心一个,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卫玉琳,虽说霍家不缺钱,阔阔气气雇佣了一大帮子看家护院做杂活的工人,但是家越大,需要Cao的心就越多,宁心能做到这么多年让霍家上上下下井然有序,实在不容易。

何况,父兄不在,本该是他霍云鲲要撑起这个家的,他却潇洒地挥一挥衣袖离开,把所有责任都丢给了宁心。

他也就是仅仅没把家族企业弄荒废而已,至于家里的事情,他哪里管过一点?尤其是照顾疾病缠身又精神失常的母亲,更是全部由宁心顶住。

尽管他之前与母亲的关系一直处于水火不容的状态,半只眼睛都见不得她,甚至深深怀有怨意。

可是当宁心说“有我俩呢”时,他的心肝儿还是禁不住颤了一下……他已经六年没陪过母亲,更谈不上照顾,不得不惭愧。

卫玉琳倒是开心的很,脑子里不存半点忧愁,一手拽着宁心、一手拽着霍云鲲,顺着杆儿往上爬地趁势撒娇:“你们自己说的哦,要陪我对不对,那今天晚上你们俩陪我睡觉,不准走!”

宁心鸡皮疙瘩滚落一地,连忙柔声引导:“不行啊妈,女的和男的不能在一张*******睡的,我陪你睡就好嘛,要是还嫌不够,就把赵阿姨或者小石喊来,跟我一起陪你睡觉,行吗?”

“不行!”

卫玉琳撅起了嘴巴。

吧嗒吧嗒地冲宁心丢白眼,“以前你们俩总是在一张*******睡觉的,为什么现在就不能了?你骗我!”

以前……

以前确实是,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或者是,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又或者是,女儿喜,洞房花烛朝慵起……

噗嗤!这都什么呀,乌七八糟的,乱了乱了,全乱了!

宁心在心里嘲笑着自己,以前就是以前,犹如一页完美而的画卷,已经翻过去封存起来,假如现在非要回过头去再翻开,得到的只会是忧伤和惆怅。

就如同那烂漫如花的少女李清照,卖花担上买得一枝Chun日娇艳花苞,斜斜插在鬓角,娇俏地缠着夫君问她与花儿到底哪个好看……本是浪漫甜蜜的故事,可是那份甜蜜和浪漫只限当时,过后再提起,除了徒增虐心,没什么好处。

昨日事譬如昨日死,她宁心一定要有这份骨气,千万别剪不断理还乱地伤Chun悲秋,念叨什么人生若只如初见的烂大街诗词,白白被某些狼心狗肺的渣男人看笑话。

乌七八糟地又在脑子里碎碎念了一会,宁心这才沉静下来,叹着气坚持意见,耐下性子,好声好气地继续哄劝卫玉琳。

卫玉琳向来很听宁心话,这次也没怎么例外。

可是……就在她马上就要放弃自己的“无理要求”时,霍云鲲却忽然开了口——

“就这么决定吧,”瞟一眼宁心,“今晚咱俩陪妈睡。”

语毕,从容不迫转身往chuang边走,顺便把上衣脱下来抛到沙发里。

卫玉琳高兴得拍着巴掌一阵雀跃,欢呼着关了门,伸手就要帮宁心解纽扣,“我最喜欢宁心!现在我也喜欢云鲲!”

“妈,我自己来!”

宁心顾不上接卫玉琳的话茬儿,连忙捂住已经被解开的一枚纽扣。

她里面是真空的,一点都不适合脱了衣服睡!

就这么乌龙地闹腾了半晚上,末了,到底还是跟霍云鲲躺到一张**********只是中间隔了个安全感翻倍疯涨的卫玉琳,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唯恐俩人会逃跑似的、不放心地抓着他们的手,这才踏踏实实进入酣睡。

好吧,睡就睡吧,宁心无奈地闭上双眼……折腾这么久,她早就筋疲力尽,实在扛不住了。

中间隔着个卫玉琳呢,渣渣男肯定不会欺负她,这一夜大可以安心。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睡眠质量极其不好的卫玉琳,在一个多小时后醒来,又发牢骚嫌三个人睡一块儿太挤,嘟嘟囔囔卷着被子跑去找赵阿姨了!

疲劳至极又安心至极的宁心睡得跟头小猪似的,一点儿都没被这一意外事件影响到,棉被都没了,她居然都没被冻醒,依旧睡得香呼呼。

霍云鲲安顿好卫玉琳,看看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凌晨四点半。

回到chuang边,只见宁心微微蜷缩着,睡得宁静而沉酣。

她的身形窈窕而细瘦,在朦胧微醺的夜灯下,楚楚得如同一把袅娜婉约的琴,太容易勾起人的怜惜。

秋夜已深,冷气侵人,可别把她冻感冒了……

霍云鲲打开空调,又从壁橱里拿出一条棉丝被,轻手轻脚盖到她身上。

她的头发很长,犹如墨玉做成的海藻,丝丝缕缕堆在枕头上,凌乱而慵懒。

霍云鲲看着看着,恍然间生出一种错觉,仿佛枕头上躺着的,是一只蜷缩的折耳猫,或是一个酣睡中的放大号婴儿。

甜美,绵软,柔弱撩人……那么需要人的保护!

可是——

因着心中那份难以逾越的坎儿,必须果断遏制思欲。

强行压下伸手抚.摸她头发的冲动,以及……身体里那股猛烈乱蹿的狂猛热血。

带着满目柔软,以及绝对坚强的自制力,霍云鲲果断走进浴室。

打开花洒,任凭冷水自头顶冲击而下。

闭眼,心无所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