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觅狰》阴阳师狰御魂 免费试读 觅狰MB

更新时间:2020-05-19 07:57:12

《觅狰》阴阳师狰御魂 免费试读 觅狰MB 已完结

《觅狰》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会飞的木乃伊 分类:短篇 主角:陈子昂,李明

《觅狰》是会飞的木乃伊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觅狰》精彩章节节选: 道路蜿蜒,沿山势起伏不定,树木低矮,野草枯黄,山间有雾气,萦绕不散,谷间有流水,空谷回音,鸟鸣山涧,在一阵清风拂过后,沁人心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道路蜿蜒,沿山势起伏不定,树木低矮,野草枯黄,山间有雾气,萦绕不散,谷间有流水,空谷回音,鸟鸣山涧,在一阵清风拂过后,沁人心脾。

山道上有辆皮卡车,呜呜咽咽,车内两人,正是陈子昂与李明。在经受了老爷子的教育过后,两人也算是一起上过战场了,只是背后的印子没有个把月怕是无法消散了。

陈子昂点了根烟,迎着窗外吹来的风,潇洒地吐着烟圈,看着车窗外的一草一木,极尽自然,任由风吹散他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眯着眼,意兴阑珊。

这趟旅途更让他对警局的一切感到些许厌恶起来,他本来就是混不吝的性格,按他原先的话说便是天不管地不收,为所欲为才是他办案的手段,为了破案他无所不用其极,所以也导致了他虽然名声在外却不受局里同时待见,要说佩服有之,但大部分人都是敬而远之。就拿这次临阵换帅来说,局里竟没有一人站出来为他说句话,他心寒之余也不免反思自己。人无完人,这点来说,曾经作为市十佳青年的他也不能免俗,对付其他人他游刃有余,但与同事如何搞好关系,他还未入门,他独行侠的形象在局里早已深入人心,而局里那些人大部分也对他形成了依赖,除了他以外没有人可以独立调查,长此以往,非良性循环。

李明也颇有些萧索,斗志满满地投入工作,却发现阻力不在外而自内,这点来说确实打击人的积极性,更为让人气愤的要数这趟差事,局里上下正值用人之际,考虑到已无法抽调人手对黎洪进行背景调查,故破例重新任用暂时被停职的陈子昂与李明,远赴千里之外对黎洪的身份背景进行详细调查,明说了是启用,实则与流放无异,最最气人的是别人出差都是飞机高铁,而他们倒好,为了节约成本,特批公车出行。这般恶心人,用这种手段将两个对案件最为了解的人驱逐出权力中心,意思再明显不过,这起凶杀案你们不带你们玩,你们自己找个凉快的地方好好呆着去。

“舅舅,做个好警察那么难吗?”李明叹了口气。

“不难啊,服从组织安排就行。”陈子昂随口答道。

“可是…万一组织是错的呢?”

“那也要服从,因为你说了你要做好警察,组织在小事上或许会错,但出发点一定是正确的,有些事需要辩证地看。”

“那岂不是打着正确的旗帜做着错误的事,还要让人义无反顾地执行?”

“额…你思想觉悟怎么那么低?”

“不是啊,万一有人打着组织的旗号办坏事,我还不能反驳,岂不是让组织背了黑锅了吗?”

“你如果在刑侦队再待一阵,你会发现这样的事会越来越多,人心太过于复杂,也不知道哲学家们能不能想出办法让人单纯些,少些纷争,少些勾心斗角,好好完成自己该做的事,那样该多自在啊。”

“噗…”李明笑了起来,“舅舅,我发现你说这话时候倒是蛮单纯的,哈哈。”

笑了好一会,李明心情稍微放松了些,觉得眼前的路也不再那么枯燥,多了些生气,说道:“师父,不说这些丧气话了,聊聊案子吧。”

“黎洪这案子暂时没什么好聊的,线索太少,根本串不起来,我给你讲个我以前办过的案子吧。”

“好啊,最好长一点,这路况至少还得开个四五个小时呢。”

“你倒是会算计,讲四五个小时,我不得唾沫星子都讲干了?”陈子昂说笑归说笑,却将以前破获的那起案子娓娓道来。

闲言少叙,日落时分,两人风尘仆仆终于到了个小镇上,几经周折寻到镇上唯一的旅店住下,本以为可以安稳地休息一晚,却不想夜里遇到了一件怪事。

时间大概是夜里两点多,隔壁屋忽然传来嗯嗯啊啊的声音,这种声音在宾馆里很是稀疏平常,被吵醒的两人听了一阵也进入了圣人模式,但怪就怪在这宾馆隔音太差,别人砌的可能是一砖半的墙,偏偏这老板贪省钱弄了个一砖的墙,所以也导致了这墙隔音效果奇差无比,所以隔壁的叫床声仿佛魔音直灌双耳,之后连那女人窸窣着穿衣服趿上高跟鞋款款婀娜的穿过走道关上房门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这般一折腾,两人也暂时失去了睡意,对于两个正常的男人来讲,尤其是差着辈分的两人,这种事所导致的只能是沉默,以及不住地翻身。

隔壁屋似乎也考虑到了他们的尴尬,开始聊起天来,两人?两人均想,略微有些震惊,不多时又出现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三人?我靠!禽兽啊。

“老大也不知咋想的…找这老头能成吗?”一个人抱怨道。

“别想那么多了,咱干这种事又不是一回两回了,不把他们整怕咯,呸…咋可能老老实实掏钱啊…就得整,往死里整,把他家里也整的鸡飞狗跳不可。”另一人似乎还在抽着烟,中间有两个停顿。

“就…就…就…就是…搞…搞…搞…搞他家…啊…啊…人,他…他…他…才会…会…”最后那人肯定是个结巴,由于最开始说的都是单音节没听出来,这会一着急,话都说不利索了。

第二个人打断他道:“看到没?大结巴都懂了,他不是能躲吗?让他躲,我就不信他连他爹死活都不管了。”

“那行,那我听两位大哥的,你们说咋搞咱就咋搞,不搞出人命就行!”第一个人应该是个新入伙的,还没交投名状呢。

李明肩头轻轻被拍了一下,原来陈子昂越听越不对劲,已经悄无声息地挪到里面床边准备商量一下,可怜李明兀自聚精会神的聆听,被这一吓,叫喊出声,双脚也不自觉扑腾了两下。

“谁?”隔壁房间大声喝问!

借着窗帘缝隙飘入的淡淡月光,李明已经看清了来人,张着眼,满是焦急。

“额…啊…轻点…”陈子昂忽然娇媚的叫了起来,这女声模仿得惟妙惟肖,李明近在咫尺听得面红耳赤,若不是正对着他这张大方脸,怕是早起了反应了。

“哈哈…”隔壁屋齐齐大笑起来,为了不引起怀疑,两个大男人极尽所能,娇喘叹息,被翻红浪,极力模仿了一出男女大戏,模仿者万念俱灰,冷汗都混着热汗流了下来,为了不太丢人,两人更是演绎了半小时之久,让隔壁大饱耳福。

翌日天微亮,顶着两只硕大黑眼圈的人便坐在宾馆大厅等退房,他们忽略了一点,这是个小镇,几乎每个人都是睡到自然醒,而且这种宾馆都不收押金不查房,因为开宾馆的人也知道不会有哪个住宾馆的人会屑于去偷他六七十年代的电视以及发黄的被单,一般操作是把钥匙丢在前台走人,至于有人连钥匙也带走,老板也不慌,他那里至少还有好几把备用钥匙呢,所以这种镇上宾馆很容易出现一种状况,那就是你睡的正酣时,忽然听到有人拿钥匙捅你的门,如果你恰好没有插插销,那么恭喜你,你会赢得一个床伴,不论美丑,当然你可以选择,人财两空或是只是破财消灾。

两人就这样坐着,坐到日出,而后日上三竿,老板终于出现了,见坐在椅子上冲瞌睡的两人,忙招呼一声吃了没,两人悠然转醒,忙道要退房,老板乐了,笑道:“你们把钥匙丢这就行。”

说罢自顾自去吃早饭了,还招呼两人同去,两人委婉谢绝,出了宾馆,时间刚过九点,隔壁屋那三人还没出现,估摸着镇上派出所应该开始上班了,陈子昂决定把事情给他们反映一下,让所里派几个人来查一下三人身份,有句话叫叫防患于未然嘛。

所以他按查到的电话打了过去,直到响到第十声那头才有个懒洋洋的声音喂了一声。

“是东安镇派出所吗?我是万黔市刑侦支队陈子昂,有个案子需要你们派人处理一下。”

“哦,市里的啊,你说呗…”那头有些敷衍的语气。

“我昨晚住在你们镇上的万豪宾馆,隔壁有三个人,他们说话的时候被我听到了,听他们语气应该是放债的,要去找人麻烦,现在他们还没出宾馆,你们速度派人过来调查一下。”

“啊,好,我知道了,挂了。”

陈子昂将信将疑,但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好了?”问话的自然是李明,简短的对话让他对陈子昂这三个字的分量又又了新的估计。

“唔…应该吧…”

“那走吧?”

“再等等看,万一他们没赶上也得帮他们认清嫌疑人长相跟去向。”

“额…行吧…”

狗拿耗子的陈子昂与李明就这般苦守,派出所的人迟迟未到。终于,在表盘指针指向十一点五十五分时,三人打着哈欠伸着懒腰走出宾馆大门,三人一般高矮,一米七到一米七五的样子,一人猴瘦猴瘦的,脸上骨头很分明,直接可以拿到医学院作标本,还有一人憨憨的模样,留个小寸头,膀子倒是很粗壮,应该是那个结巴,因为他老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一人体格健壮,可以用五大三粗来形容,眼光有些飘渺,四处查探警惕性很高,应该就是刚入伙那人。三人说笑着上了一部停在路边的面包车,打着火,不多时便开着车走了。原地留下错愕的李明以及愤愤不平的陈子昂,穿这个小背心的老板端着只大海碗,提溜这一只小折凳走出门来,见两人还在忙招呼两人吃午饭。

“师父,你不是报案了吗?他们咋没来人呢?”

“你问我我问谁去?操!上车,去派出所去。”陈子昂把最后一节烟狠狠抽完,直接爬上驾驶室,打着火扬长而去。

宾馆门口,老板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