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腹黑皇帝的校花皇后》腹黑皇帝倾城后 冰山攻 腹黑皇帝的校花皇后弱受

更新时间:2020-05-22 00:57:33

《腹黑皇帝的校花皇后》腹黑皇帝倾城后 冰山攻 腹黑皇帝的校花皇后弱受 已完结

《腹黑皇帝的校花皇后》

来源: 作者:朱珠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梦中,颜聪明

主角是梦中,颜聪明的小说《腹黑皇帝的校花皇后》此文是朱珠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君离骁看到王公公的表情,就心中了然。想着林倾颜被带走时凄清绝望的表情,君离骁长叹:“罢了,不去了。是朕没保护好她。” “皇上,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君离骁看到王公公的表情,就心中了然。想着林倾颜被带走时凄清绝望的表情,君离骁长叹:“罢了,不去了。是朕没保护好她。”

“皇上,您已经尽力了。”王公公说道。

君离骁没说话,眼里仿佛藏着万种思绪,王公公见状便悄悄退下。

林倾颜受罚风波很快就过去,先前还有些宫女互相传着闲话,发几句感慨。几天之后,人们就仿佛集体遗忘了这件事,毕竟不发生在自己身上,谁有那么多闲空去关心一个受罚的奴婢呢?这种事发生的太多,宫里习以为常,不当做回事。

林倾颜躺在床上,眼神不复原先的活泼灵动。在阳光的照射下,她看见空气中一小颗一小颗的尘埃,空无所依的漂浮。挥一挥手,就能将它们打散,没人什么人会在意它们,只是某些大人物走过带出的气流,就能令它们手忙脚乱。

虽然不清楚君离骁的处境,但从王公公的只言片语中,林倾颜聪明的猜出了什么。她不怨他,无论如何君离骁毕竟将自己救了下来。

但那天的事情,终究像一根刺,横在两人中间。她有些感激君离骁没有出现,因为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林倾颜身下是一张金丝楠木床,上面精致的雕花装饰更加显现着不凡,身上是一床锦被,侧过身,一房古代女子的闺房映入眼帘,古琴立在角落,铜镜置在木制的梳妆台上,满屋子都是那么清新闲适。

舒适的环境让林倾颜紧绷的心弦放松了下来,房间明显被精心收拾过,木架上的瓷瓶光洁照人,旁边还放着一盆生长旺盛的文竹,将房间添加了几分生趣,显得更加雅致。心中的郁结之气逐渐散去,林倾颜柳眉微皱,不显得愁苦,反而让林倾颜绝美的脸上多出几分坚毅来。

“终归还是自己太弱小,怨不得别人。”

林倾颜自言自语道,平静下来,眼神中逐渐有了光芒。随手将青衣人留下的书拿来翻看,扉页上便写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老夫不羁于时,狂放欲更天之道,终败矣。而后自省以证人道,终有所成,留此书与后人。期有大智慧者,超脱于万物之外,得成大道者,天地于我又如何?

林倾颜看着这短短几句话,心中一阵澎湃,仿佛一片漆黑的天空上,突然迸裂一轮太阳,耀眼的光芒四射,驱散所有黑暗,所有的无奈与彷徨。她原本不信哪些牛鬼蛇神,但她都穿越到这个不知名的朝代,肯定是有些奇异的力量在帮助她。

林倾颜这么想着,连忙翻向后一页。却只见一个字写于书页中央,林倾颜仔细观察,却不认得书中究竟写了什么。

这个字仿佛像一幅画,有着字的结构,但字上还有着错综复杂的花纹。林倾颜满脸迷茫,小嘴微微睁开,瞪大了眼睛。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字,难道在这儿,她就变成了文盲,连书都看不懂?可扉页的字她可都认识,那这到底是字还是画?还是什么奇怪的符文?

林倾颜有些郁郁,便不再往下翻看。少女的心境大变,身体还尚未好全,便有些困倦。林倾颜将书卷向枕头下一塞,合上眼,沉沉睡去。

少女缓缓进入梦乡,在睡得迷迷茫茫之时,忽的听见有一威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小娃娃,还不快快将玉佩拿出!”

林倾颜在梦中正回想那个古怪的文字,突然梦中蹦出一个白胡子老头来,吓了林倾颜一跳。

她一时反应不过来,不知道自己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老头看出了她的困惑,说道:“你这小娃娃虽然是以梦入道,但玉佩可不是凡物,从意识中也可拿出。”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梦里?”林倾颜并没有立即拿出玉佩,有些警惕的问道。少女对陌生人已有了防备心,何况玉佩是父母留给她唯一的东西了,林倾颜不肯轻易交出。

“怎么小娃娃,你还怕我私吞了你那破玉佩不成。”

老头子吹胡子瞪眼,气的跳脚,刚才的威严和高不可攀感瞬间消失。林倾颜见这老头颇有些可爱,便软了软语气。

“老爷爷,这是我父母留给我唯一的念想了。我不知这玉佩有何作用,所以就多问了一句。您千万别生气啊。”

说罢轻笑了一下,带着少女独有的娇憨和狡黠。

“你记下了那个符文,自然唤醒了玉佩。老夫无名,只是个传道者罢了。”

听了这话老头消了气,随即便又恢复了正经,摸了摸胡子摇头说道:“当初师兄参悟人道,将人道分为九十九条大路,无数条小路,希望后世有人能继承他的衣钵,再向前迈一步,哪怕是一小步。但可惜啊可惜,再也没有人超越师兄,传承也没落,只能靠着玉佩为小辈们指路。”

老头语气落寞了下来,露出回忆的模样,时而悲伤,时而咬牙切齿。

林倾颜并未打断老者的沉思,她敏锐的看出这里面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但她现在迫切需要一个能够使他立足的能力,不管这里有多大风险,她也愿意接受。想要什么东西,就要拿其他东西来交换。等价交换,这是大自然的规则,也是人生的规则。

看着老头目光逐渐清明,像是脱离了那种回忆的状态。林倾颜开口说道:“那符文我并未看懂,还请爷爷指教。”老头回过神来,开口说道,“你这小娃娃当然看不懂,需要传道者来给你指明道路,但我能做的只能是这么多了,剩下的参悟都要看你自己。”

老头未等林倾颜回话,便大袖一挥,林倾颜仿佛又穿越了时空。她看见穿着长袍青年书生捧着一卷竹书,玉簪将头发高高束起,露出光洁的额头,朗声读到:“师道,传道受业解惑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