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月明千里心不隔》月明千里故人来 全文免费阅读 月明千里心不隔YD

更新时间:2020-07-20 14:57:42

《月明千里心不隔》月明千里故人来 全文免费阅读 月明千里心不隔YD 连载中

《月明千里心不隔》

来源: 作者:戏园里听戏文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舒岚,陈少轩

主角叫舒岚,陈少轩的小说是《月明千里心不隔》,它的作者是戏园里听戏文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话说,明月一路风尘仆仆地向西走了许久,越往西去,人烟越是稀少,四周尽是绿油油的田地和路阶两边零星散落的几户农家。 明月走得腿脚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说,明月一路风尘仆仆地向西走了许久,越往西去,人烟越是稀少,四周尽是绿油油的田地和路阶两边零星散落的几户农家。

明月走得腿脚酸乏,但想着此处离京城还算不得远,为了安全起见,又拖着沉重的步子支撑了几个时辰,终是体力不支,不得不在路边一处破败的土地祠里歇息了一阵。

眼看夕阳西下,远处依稀得见连绵不绝的山脉。远眺而去,一些民居星星点点地掩映在崇山峻岭之中,错落有致,颇有几分宁静安逸的野趣。而山脚下渐有灯火频频亮起,俨然是个小村落。

明月一阵激动,那里应该就是舒岚所说的西查村。她匆忙上路,穿过一片寂静的小树林,越过一处长满野花的山坡,终于在夜色完全降临之前,赶到了山脚下的西查村。

西查村不大,因背靠山陵,靠山吃山,此处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挂着竹制弓箭,栅栏上晒着几张动物的毛皮。村里只有一条大路和几家小铺。明月几乎毫不费力地找到了这儿唯一的一家药材铺。

铺面不大,里头亮着灯烛,门口横梁上悬挂着一块木匾,上面朱笔大书百草药堂,字体遒劲有力,龙飞凤舞。

明月用衣角拭了拭脸上的尘土,小心地跨步入内。一进门,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一个年轻的伙计坐在案前埋头打着算盘,根本没注意到她。

明月没有贸然上前,而是四下里仔细打量了一番。这铺子里头倒也不小,里外两间,中门上垂着一块深蓝色布帘。地上一尘不染,显然是打扫的相当勤快。

外间正对着大门,倚墙而立的药柜林林总总铺的满满当当,都快堆到了屋脊,桌面上摆晒着几盘零散的药材,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小义,该关铺门了。”正在这时,从里屋走出一位穿着半旧薄缎长衫的中年人。

“是,老爷。”年轻伙计急忙站起身来,抬头瞧见明月一身破烂,正在四下里张望,连忙赶她:“小乞儿,出去!快出去!”

那中年人见状倒并不见怪,只是温言道:“小乞儿,我这家铺子马上就要关了,你来这儿有什么事?”

明月被赶得正在窘然,抬头见这中年人双目炯炯有神,脸色红润泛光,态度谦和,心下一松,忙解释来意:“大伯,我是来找人的,想请教一下,这铺子的东家可是姓陈?”

“正是,你找何人?”中年人态度不变,仍是和和气气地问道。

“我是特意来寻陈公子的。”明月忙说道。

“噢?找我家轩儿?”眼前的中年人明显一愣,奇道,“你找我家轩儿有何事?”

明月顿时明白了,原来眼前的这位不是别人,正是陈家老爷,舒岚的伯父。她忙躬身行礼:“陈伯父,我叫夏明月,从京城而来,我与魏家大姐儿魏舒岚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手帕交,此番前来,有事想请陈家哥哥帮忙。”

“你这身打扮……”陈老爷很是疑惑。

“我……事出有因,临时乔装了一番。”明月低头解释道。

陈老爷听罢,仔细瞧了瞧明月的模样,目光变得极为复杂,他迟疑了半晌,方才说道:“原来是舒岚这孩子的好友,倒是难得。你先随我到里屋坐一会吧。”

明月心下忐忑,她隐隐觉察到陈老爷的语气似乎有所转变,却完全不明就里。她跟着陈老爷进了里屋,见屋里的矮凳子上坐着一个穿着红布兜的孩童,黑发垂髫,眼睛明亮有神,圆脸红润粉嫩,手上拿着一小截竹笔正在比划着写字。

见到陈老爷,那孩童立即张开两臂,笑嘻嘻地跑上前来,张口叫着:“爹爹!抱!”

“宇儿,爹爹这儿还有事,你快去后面把你哥哥叫来。”陈老爷弯下身子,含笑说道。那孩童乖巧地答应了一声,飞快地跑了出去。

不一会,一个身形瘦长,眉目清秀的俊朗少年走了进来。明月一见便马上猜到眼前之人,正是舒岚的陈家表哥陈少轩。

“父亲,可有吩咐?”陈少轩并没有看向明月,而且恭敬地向陈老爷行礼。

“这位是你魏叔家岚儿的好友,找你有事。”陈老爷指了指明月。

“哦?”陈少轩侧头疑惑地看向明月:“你是?”

“我,我叫夏……夏明月,是舒岚的好友。久仰陈……陈公子大名。”明月心中紧张,说话都张口结舌起来。

“你们慢慢聊。”陈老爷见状,识趣地退了出去。

“我……我家中前几日出了事。”明月低头,从怀中小心翼翼地取出舒岚给的金银错丝累珠钗,双手奉上恳求道:“求陈公子看在舒岚的份上,能帮帮我。”

陈少轩看着珠钗,神色微怔,他并没有伸手接过,只是叹了一句:“也难得我这表妹舍得,居然把这支钗都让你给带来了,可见在她心中,你确实是极为重要之人。”

明月一听,方知这只珠钗所含的分量,心中愈发感激舒岚。

陈少轩正色道:“我虽不才,你有什么困难,我若能帮得上忙,必尽力而为。”

“多谢陈公子!”明月大喜过望,深深一拜,忙一五一十地将自己近来的遭遇讲述了一番,只隐去了北荒山和密室锦盒之事。她倒并非有意隐瞒,只是实在不知该从何说起。

陈少轩听罢后,眉宇间一片沉静,看不出任何情绪,他静静思索了一会,抬起头来直截了当道:“这事很棘手。夏姑娘,你说你家人忽然被锦衣卫带走,之前没有任何征兆么?”

“是。”明月诚实地回道。

“千户可是正五品官职。你口中的刘大人既能指使得了千户,可见官阶必然在这之上。北镇抚司千户之上有镇抚使、指挥佥事、指挥同知共六人,其中一位指挥同知姓刘,名刘光炎,乃从三品。他口中的干爹……”

说到这里,陈少轩顿了一下,没有再说下去,而是看着明月话题直转,“锦衣卫虽然行事猖狂,但多针对达官贵人,这样方才有利可图,一般的平民百姓,他们犯不上费这功夫,你可知你家父是什么罪名被抓的?”

明月红着眼睛摇了摇头,但她略一细想又道:“我出城的时候,有位罗大人说是奉了同知大人的命令,让官兵拿着画像查处乱党。”

“那画像……”明月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我觉得,那画像上的人就是我。”

“乱党?那罪名应该就是谋反了。”陈少轩轻轻扣了扣手指,就事论事。

明月心急如焚,忙道:“可是家父只是一介布衣,平日里连外出都甚少。根本不可能谋反。”

“你是说,锦衣卫抓错人了?”陈少轩反问,他微微一顿,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他口吻不变,平平说道,“夏姑娘,锦衣卫的手段虽然众所周知,但唯有利字是他们亘古不变的出发点。凡事有因必有果,反之亦然。”

明月心中哀叹,情知眼前这位舒岚的陈表哥果然如她所述,极为聪敏,若不说清楚恐怕无法瞒过,她只得小声解释:“其实,我偷听到他们抓我爹是为了一个盒子。”

“盒子?”陈少轩略一抬眉,显然是有些错愕,“盒子里面装了什么?值得他们这么大费周章?”

“呃……会不会是某种宝物?”明月犹豫了一会,小声说道。她打不开锦盒,自然只能瞎猜。她不知该怎么解释锦盒之来源,更不知该怎么描述锦盒之诡异,说了,怕他不信,不说,又解释不清。

明月正在左右为难之际,陈少轩已断然否定:“你可知刘同知的干爹是谁么?能让从三品大员乖乖认祖归宗,可见此人权势熏天,说是能一手遮天也不为过,到了这份上,什么宝物不曾见过,什么宝物不曾享有?你说你家祖上是普通门户,自然也无祖传之宝。平民百姓家的普通宝物又怎么可能入得了那人的眼睛?”

陈少轩看向明月,一双眸子明亮而清澈,直言不讳道:“你家父若真是因为身怀异宝,才惹来这杀身之祸,那要这东西何用?自然是身家性命更重要了。”

这一席话说得明月顿时如雕塑般呆住了。

她火急火燎地逃亡了三日,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层,如今被陈少轩一点醒,顿时恍然大悟:“陈公子说的是!若是马上能献出此物,我阿爹是不是就能没事了?”

然而,话刚一出口,明月就觉得不妥。她这话不是明摆着告诉陈少轩,她对宝物一事有所隐瞒么。明月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她红着脸垂着头,下意识地拽紧自己的衣角,想作解释又觉得弄不好反而欲盖弥彰,一时间倒默默无言了。

陈少轩像是完全没注意到,只是一脸平静地说道:“如果真能如此,倒也是好事。”然而他心中却明白,这事绝没那么简单,若能献宝就可脱身,又何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之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