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刀剑夺帅》夺帅迅雷下载 by白衣带吴钩 刀剑夺帅免费下载

更新时间:2020-08-12 07:57:14

《刀剑夺帅》夺帅迅雷下载 by白衣带吴钩 刀剑夺帅免费下载 连载中

《刀剑夺帅》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白衣带吴钩 分类:武侠 主角:谭姑娘,雍京

主角叫谭姑娘,雍京的小说是《刀剑夺帅》,它的作者是白衣带吴钩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坐在床榻上的是一名女子,一袭黑衣,身材高挑丰腴,鹅蛋脸,肤如凝脂,眉如远山,眯着一双漂亮到令人发指的丹凤眼,笑意涔涔的望着慌不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坐在床榻上的是一名女子,一袭黑衣,身材高挑丰腴,鹅蛋脸,肤如凝脂,眉如远山,眯着一双漂亮到令人发指的丹凤眼,笑意涔涔的望着慌不择路唐朝。

老掌柜伸手拦住了唐朝,笑眯眯道:“先让谭姑娘说完话,公子你再跑路也不迟。”

唐朝捂住耳朵,摇头道:“不听不听,王八念经。这婆娘开口,准没好事。”

黑衣女子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更加娇弱,她楚楚可怜的看着唐朝,说道:“公子当真要如此狠心?”

唐朝打了个冷战,打定主意绝不回头看,颇有些掩耳盗铃的嫌疑。黑衣女子见唐朝不为所动,于是收起了娇滴滴模样,冷哼一声:“姓唐的,你忘了在大周本姑娘是怎么待你的?”

唐朝心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遂转头看着黑衣女子,惊讶道:“姑娘沉鱼落雁,美若天仙,与在下的一位好友十分相像。敢请教姑娘芳名?”

黑衣女子没好气道:“少废话,赶紧找个地方让我疗伤,要是我行踪泄露,拼死也要拖你下水,你自己掂量掂量。”

唐朝欲哭无泪,这才叫无妄之灾,自己年少封侯,何其风光,不曾想祸福难料,圣旨在手里还没捂热,这么一个烫手山芋就落到自己手里。

唐朝有些不甘心,愤愤道:“你受了伤不想着逃,还回来雍京作甚?一击不中便远遁千里,莫非你忘了不成?”

黑衣女子笑容妩媚,眼神却杀气腾腾:“哟,现在长本事了连我都敢教训?莫非你忘了是谁把你从景山救出来的?”

不提这事还好,一提唐朝就气不打一处来:“你放屁!要不是你坑老子,老子吃饱了撑的才会去招惹景山剑宗那一帮变态!要不是我老子跑的快,早就被万剑穿心了!”

黑衣女子眯着眼睛,笑呵呵道:“老子?”

唐朝立刻满脸堆笑:“小的,小的。但是你坑我上景山,这总归是事实吧?你在客栈留下口信,若你卯时前未归,便让我上景山去接应你。我冒着生命危险上了景山,没有找到你,却和景山戒律堂的人碰了个照面,要不是我能言善辩,估计会被他们乱剑砍死!”

黑衣女子白了唐朝一眼,眼波流转:“活该,谁让你你连续抢我两笔生意?要不是本姑娘看你长的还算标致,才不会九牛二虎之力上景山救你!你不谢我的救命之恩也就算了,还恩将仇报,是何道理?”

唐朝气急,转头看着老掌柜:“听听,你听听,这说的还是人话吗?”

老掌柜很明智的后退了一步,说道:“两位都是诗三百的贵客,如果有什么纷争还请自行解决,不要坏了诗三百的名声。”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别院,还不忘顺手关上了门。

别院里气氛变的诡异起来,青禾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蹑手蹑脚的走到那个雪人旁边,蹲了下来,有些愁眉苦脸。

唐朝长叹一声,认命般的走进了房间。黑衣女子眉眼弯弯,一脸得意。

唐朝走到榻前,拱手道:“谭棉花,你又来找我作甚?我抢了两笔生气,你差点把我坑死在景山,咱们俩应该是两清了。”

原来这黑衣女子名叫谭棉花,不过她看起来不是很喜欢这个名字,柳眉倒竖:“我警告你,不许再叫我棉花。”

唐朝直起身子,斜着眼打量着气鼓鼓的谭棉花,啧啧道:“这是为何?名字无论雅俗,都是父母所取,虽然你已经凑齐了疏影横斜水清浅这句诗,在诗三百里也算是位高权重,可做人啊,千万不能忘本。”

谭棉花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转瞬就忘了关于自己名字的纷争,又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你还不知道吧?本姑娘已经又做了两笔买卖,最近新得了暗、香两字。论级别,可是比你高了,还不快赶紧参拜。”

唐朝呵里一声,微笑道:“不好意思,可能要让谭姑娘失望了,托姑娘的福,我年前便已经凑够十字了。”

谭棉花敛去笑容,点点头:“不跟你扯了,我前两天在庐州做买卖时失了手,被人一剑过腹,虽然避开了要害,但也难缠的紧,这几日一直在服药,还需找个地方静养几日。”

唐朝点点头:“姑娘说的有道理,有道是大隐隐于市,这桂香楼闹中取静,确实是一个养伤的好地方,刚好,我就要离开此地,若姑娘不嫌弃,就在这间别院好好养伤吧,房钱我会再续一个月,咱们就此别过,祝姑娘早日康复。”说着转身欲走。

谭棉花皱起眉头,正欲起身,却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口,忍不住痛呼一声,唐朝回头,一脸狐疑:“你真受伤了?到底是什么买卖,居然让你伤这么重?”

谭棉花抬手按住左腹,调整了一下呼吸,淡淡道:“莫非我还能骗你不成?要不要查看一下我的伤口?”

唐朝一瞪眼:“看!为什么不看?不看白不看!”

谭棉花深吸一口气,嫣然一笑,娇滴滴道:“既然公子想看,小女子没有拒绝的道理。”果真伸手解开了最外面的黑衣,露出了里面月白色的中衣,接着又提起中衣,准备解下,唐朝有些尴尬,立即转身背对谭棉花,底气不足道:“玩笑而已,姑娘这是做什么?赶紧穿上吧。”

后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想来是谭棉花穿好了衣服,唐朝这才转过身,看到正襟危坐的谭棉花,面无表情,眼神如常,没有丝毫羞涩难堪的迹象,但是她的耳根已经红透,似乎没有表面上那么镇定自若。

唐朝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咳嗽了几声,试探性的问道:“那姑娘打算怎么办?在桂香楼养伤?”

谭棉花看着这个装傻充愣的唐朝,气不打一处来,不过既然是有求于人,还得低声下气。她笑着说道:“公子说笑了,这桂香楼虽然是诗三百的地盘,但毕竟人多眼杂,不太方便,要知道,红楼密探可是一直盯着这里的。”

唐朝咦了一声:“那你在雍京还有落脚地吗?有的话我可以送你过去。”

谭棉花摇头道:“我在雍京里只有公子一位故人,所以还请公子能收留我数日,待伤势复原,我就离开。”

唐朝为难道:“可是我也是初来雍京,准备去投奔燕王,若是带着姑娘你,恐怕不太方便。”

谭棉花眼神有些幽怨:“公子何必欺瞒我这么一个弱女子,公子被大雍朝廷封为一品军侯,身份尊贵,想必那侯府也很宽敞,容纳下我自然也不在话下。”

唐朝刚要拒绝,突然想到一件事:“谁告诉你我封侯了?”

谭棉花以为他还在装模作样,白眼道:“别装了,老掌柜都告诉我了,朝廷还把青华园赐给了你。”

唐朝沉默了,圣旨是今天才送到自己手里,老掌柜是如何得知的?难道诗三百在皇宫里面也有眼线不成?

谭棉花坐的时间久了,伤口疼痛难忍,如今和唐朝扯皮,不过是强撑着一口气。眼见唐朝沉默不语,以为他是对自己心怀芥蒂,心里叹息一声,低声道:“既然公子有难处,我也不便勉强,还请公子送我出城吧。”

唐朝回过神来,看着脸色苍白的谭棉花,脑中突然闪过两人在周朝境内联手的那段时日,长叹一声:“罢了罢了,谭姑娘,若不嫌弃,收拾东西跟我走吧。”

谭棉花一愣,继而喜出望外,唐朝虽然看上去不太靠谱,其实非常重诺,轻易不开口承允别人。别看他嘴里说的轻描淡写,旁人听来,只当时敷衍搪塞,但谭棉花知道,自己在雍京就算被涩出天大的乱子,唐朝也不会袖手旁观。一想到这,谭棉花便有些得意,嘴角翘起,淡淡说道:“我没什么要收拾的,现在就可以走。”

唐朝再无废话,直接上前扶起了谭棉花,谭棉花妩媚笑道:“侯爷不用避嫌?”

唐朝一本正经道:“清者自清。”谭棉花一愣,大笑起来,却不料牵动了伤势,呻吟一声,紧紧的闭上了嘴。

唐朝扶着谭棉花一路走到桂香楼前,青禾早已备好了车马,谭棉花掀开帘子钻了进去。唐朝则转回酒楼。

老掌柜看见眼神不善的唐朝步步逼近,破天荒有些心虚,拱手道:“唐公子,不,唐侯爷,您这几天住的可好?”

唐朝冷笑一声:“本来算不错,可是临了临了,你送我这么一份大礼,小子真有点过意不去啊。”

老掌柜摊手道:“老头子也是没办法,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唐朝怒道:“那你也不能把我往火坑里推吧?你也是诗三百的老人了,她的那些丰功伟绩你会不知道?”

老掌柜赔笑道:“这次不一样,你对她有救命之恩,江湖上不是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吗?你白捡这么一个国色天香的媳妇,也是一件美事。”

唐朝大怒,伸手捏了一个剑决就准备劈过去,老掌柜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唐朝手腕,连声道:“公子息怒,老头子这里有一个情报给你,就当是赔罪了。”说着塞给唐朝一卷纸。唐朝满腹狐疑,还是接下了。老掌柜趁热打铁又说了许多好话,甚至提出下次唐朝经手的买卖,诗三百可少抽一成利,唐朝这才作罢,扔下一片金叶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老掌柜目送唐朝钻进车厢,马车远去,这才放下心来,嘀咕道:“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啊!还一下送走俩瘟神,这等喜事,当浮一大白!”

车厢里,谭棉花看着长长的剑匣,皱起眉头:“你就带着它招摇过市?”

唐朝抬手抚摸着剑匣,触手冰凉,剑气森然,轻声道:“不然怎样?”

谭棉花不再理会,闭上眼睛,问道:“青华园安排妥当了吗?”

唐朝没有理会她,只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