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凰途之帝女谋》重生帝女凰途 第十六章 自行处置 凰途之帝女谋LOLI控

《凰途之帝女谋》重生帝女凰途 第十六章 自行处置 凰途之帝女谋LOLI控

发布时间:2019-10-10 01:04:50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半颗桃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怀王,华云蓁的小说《凰途之帝女谋》此文是半颗桃原创的职场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司空傲面色陡然一沉,转过头于云蓁对视。“你想说些什么?” 云蓁长睫微微一颤,低垂着眼帘,跨进马车坐好,马车便开始缓缓向前行进。“

《凰途之帝女谋》 免费试读


司空傲面色陡然一沉,转过头于云蓁对视。“你想说些什么?”

云蓁长睫微微一颤,低垂着眼帘,跨进马车坐好,马车便开始缓缓向前行进。“云蓁不得不求,王爷一事。”

对于此话,司空傲并未给予回复,只是挑眉问道。“何事?”

“云蓁烦请王爷,替赵府争取时日。”云蓁躬下身子。“劳烦王爷。”

“你想替赵府翻案?”司空傲剑眉一拢,不由重新以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这名女子。“赵府之案已是板上钉钉,你要如何做?”

“王爷也信赵老会通敌叛国?”云蓁不答反问。

司空傲沉默了半晌,方才开口道。“你孤身一人,想要为赵府翻案,可谓是难上加难。”

“你可曾想过后果?”

云蓁眸底渐深。“这些便不劳烦王爷替云蓁忧心了。”

言罢,云蓁躬身行礼道。“劳烦王爷。”

司空傲静静瞧了云蓁半晌,方才缓缓点头。

“云蓁替赵府上下三百余口拜谢王爷。”云蓁面上终是流露出一抹笑容。

瞧着云蓁面上浮出的笑意,司空傲竟一时有些出神,他恍然间开口道。“要本王如何相帮?”

云蓁正色道。“皇姐在世之际,便曾有意将赵家嫡长女赵沁绣许配于王爷,虽说未曾下旨赐婚,但朝中应当有几位老臣心中有数。”

“王爷便可以年关将近,念于赵府祖上世代为君为国忠心耿耿,将几日后的斩首推迟到年关后。”

不知想到了些什么,司空傲缓缓闭上眼,唇角勉强拉扯了两下,方才应下了。

云蓁又何尝看不出司空傲现下的神色难看的很,她颇有些摸不着头脑,只以为是自己提起了华桑公主,让司空傲一时心有触动,她微微叹息了一声,不再开口。

车厢内便一时静寂下来。

马车行驶的极快,不过几盏茶的功夫,云蓁便发觉马车在逐渐减速,竟是贸然停了下来。

就连云蓁都能发觉,更何况乃是很是敏锐的司空傲。

他第一时间睁开双眸,沉声问道。“外头出了何事?”

话音才落,便听外头传来男子沉着的回应。“禀告王爷,前头官道皆被路人堵死,马车一时怕是过不得。”

男子顿了顿,方才又道。“听闻乃是许家的小公子,拦下了一家姑娘的马车。”

“许家?”初听这个陌生的名字之时,司空傲尚有些怔神,他长期驻守边关,只记得那些世家大族,这许家,他倒是有几分耳闻。

“派人去将路清出来。”

“是。”外头的男子领命去了。

司空傲对这许家小公子不甚熟悉,但云蓁对于许家这有名的小公子,却有几分耳闻。

听说乃是个纨绔之中的极品角色,口味偏颇,专好龙阳,常年流连于花街柳巷,荒诞无稽。

许家老太爷险些被这许家小公子给活生生气死,只是许家小公子虽说放荡,但除了逛逛小倌馆外,也不曾做什么强抢民男胆大包天之事,再加上头顶还有三个争气的哥哥,不奢望他传宗接代。

管不了他之下,便只有任由他去了。

云蓁微微掀开车帘,向外瞧了瞧,便只瞧见了外头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攒动,嘈杂之间根本听不清里头被围着的人,在说些什么。

云蓁瞧了片刻,瞧不出什么,便放下了车帘。

好在那男子也未曾去多久,犹豫了片刻,还是揭开车帘从外头钻了进来,眼观鼻鼻观心道。

“王爷。”

男子进来之时,云蓁能明显发觉他的目光无意识向着她的方向瞧来了一眼。

云蓁微微蹙了蹙眉头。

像是为了印证云蓁心头的不安,男子接下来的话果真与她有关。

“许家小公子带人拦下的,乃是德怀王府的马车。”

云蓁眸底浮出一抹讶异,不必她开口问些什么,便又听男子开口道。“许家小公子带着一大批人,其中还有个小倌,堵住了官道。”

“说若是轻凰郡主若是不给小倌一个说法,那今日便没完了。”

云蓁呼吸一抽,只觉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便又只听男子补充道。

“听说。”男子顿了顿,很是复杂的瞧了一旁端坐的云蓁一眼。“说是郡主以前曾与小倌对月起誓,此生非那小倌不嫁。”

“此番反悔可不行。”

听到这里,云蓁只觉头大如斗,她知晓自己这个堂妹以往净做些荒诞事,却不料,竟是做得如此荒唐。

司空傲面色古怪的瞧了云蓁一眼,云蓁甚至从他神色中分辨出了一抹兴味。

她大半月未曾出府,今日出府也不过是昨儿临时决定下来的,这许家小公子能在这将她的马车堵着,若不是早知她的去向,又怎会如此巧?

这许家小公子上次跟着许家嫡长子入宫,她曾见过一面,远远一瞧便知这是个不靠谱的,却没想竟是蠢到如此地步。

被人当了枪使,竟还如此乐在其中,真是败坏了许家祖上阴德。

虽说她对名声并注重,但她那个便宜父王可是在意的很,云蓁沉思了片刻,抬头扫了扫对面端坐着的司空傲。

云蓁眸色渐深,何尝瞧不出司空傲这是在等她开口。若是她轻易开口,让司空傲替自己处置了,那便是欠下了个人情。

人情债,可是难还的很。

兴许是云蓁盯着自己沉默的时间太久了些,司空傲有所误解她面皮薄,不好意思开口。“带人去将那些人尽数处理干净,若是那许家小公子还不知悔改精力十足,便让人去跟许家老太爷知会一声,将那小子丢入军营中历练一番。”

司空傲眉梢微微一动,眼神缓缓挪动至云蓁身上。“本王虽说可替你处置一两个,但自己惹得桃花债,还需得,自行处置才是。”

云蓁心下清楚司空傲如此做,只是怕许家小公子按耐不住,冲进德怀王府的马车,暴露了她的位置罢了。

“王爷所言极是,但这息事宁人,怕是无用之功。”

司空傲止住话头,转过脸对上云蓁,不由开口问道。“那按郡主的意思?”

“横竖是场好戏。”云蓁微微一笑。“牵制于人,形如木偶,不如,编排一出戏中戏,不是热闹许多?”

司空傲微微一怔不甚明白云蓁此话何意,便只见她带上绢帕,揭开车帘率先下了马车。

他心下好奇的跟了出去,便刚好只见云蓁从袖中捏出一锭银子,塞进一名衣着暴露的女子手中,附在女子耳边低语了几句。

那女子颠了颠手中的银子,塞入怀中,扒开人群便挤了出去。

不待多时,那女子便转回身来,身后还跟着几个粉面小生,一个个容貌清秀,身子比寻常女子还要柔软上几分。

“你瞧瞧,这几个如何?”

云蓁仔细环视了一圈,最后随手点了其中一名小生。

“便是他了。”

“这。”女人眉毛上扬,嘿嘿笑了一声,搓着手道。“演出好戏,还得有赏钱不是?”

云蓁也不多话便从怀中又掏出一锭银子送至女子身前。“若是此事办妥,还有赏银。”

“好叻!”

那女人眼见云蓁出手如此大方,收下银钱,二话不说拉上那男子便扒拉开人群,挤到马车前。

许家小公子身形瘦削,一身白衫穿于他身上却空空荡荡,他生的倒算是不错,只是面颊消瘦苍白,脚步虚浮一瞧便是纵欲过度。此刻扬着手中折扇,很是感叹。

“我说郡主,我们也算有几分交情,今日怎的如此不予我面子,都不愿见我一面?”

兴许是尚有几分理智在,许子明并未贸然去掀开车帘,只是拦于马车外,苦口婆心的劝着里头的之人与他相见。

“就算你不认我这个朋友,但紫杉你总是要见一面的,自打你与紫杉对月起誓后,便足足有一月未曾去见他,这么个可人儿,日日以泪洗面,你可能安心?”

“你莫要胡说!我家郡主根本就不曾去过什么花街柳巷,根本就不识得什么紫杉金山!”兴许是许子明已经絮絮叨叨说了许多,坐于马车之中的环儿实在按捺不住,推开小窗怒瞪向许子明。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诽谤于我家郡主?若是再胡搅蛮缠,小心我家王爷饶不了你!”

许是认识许子明这个京都有名的纨绔子弟,环儿这话,乃是对着满面哀戚的紫杉说的。

紫杉挪了挪身子,对于环儿的质问熟视无睹,他踮着脚,向着车窗里头张望,这副望眼欲穿的模样,驳取了不少人的同情。

更何况,轻凰郡主的荒唐之名传遍京都。

此刻瞧见紫杉强拦马车,对待轻凰郡主一往情深,而马车里头的轻凰郡主竟不出来解释,在旁人瞧来,若不是心虚,那便是默认。

人多口杂,人口相传,便越传越杂。

竟已经有人揣测,轻凰郡主已与这下等的小倌珠胎暗结,这大半月的缠绵病榻,不是因病,而是被王爷发现,一时气急之下,重责轻凰郡主,这才导致轻凰郡主病了将近一月之余。

故而,一时之间,涌来这条官道之人,愈来愈多,将这条路给堵了个严实。

“这位姐姐,你,你便让我见见郡主吧,我自知身份卑微,配不上郡主,但郡主曾亲口与我起誓,生生世世永不相负。”

环儿眼见外头围着之人愈来愈多,议论之声越来越大,越来越难听,她心中焦急,下意识的向着马车内其中一人瞧去。

现下郡主不在,她该如何是好?

眼见少年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她心中暗暗叫苦。

凰途之帝女谋

作者:半颗桃类型:职场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怀王,华云蓁的小说《凰途之帝女谋》此文是半颗桃原创的职场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司空傲面色陡然一沉,转过头于云蓁对视。“你想说些什么?” 云蓁长睫微微一颤,低垂着眼帘,跨进马车坐好,马车便开始缓缓向前行进。“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