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单翼天使——情结》单翼天使张小伟 第十九章 恨意萌生 单翼天使——情结完结版

《单翼天使——情结》单翼天使张小伟 第十九章 恨意萌生 单翼天使——情结完结版

发布时间:2020-02-14 15:04:1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月眠萱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单翼天使——情结》由月眠萱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艾辰,简静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艾辰听到她说那些话,心情很不好,他最在意的就是夏子兮了,他不允许别人这么说他,他没有骂凌亦可,也没有直接反驳她的话语,他只是从新

《单翼天使——情结》 免费试读


艾辰听到她说那些话,心情很不好,他最在意的就是夏子兮了,他不允许别人这么说他,他没有骂凌亦可,也没有直接反驳她的话语,他只是从新到回她送礼物的地方,凌亦可自然而然也跟过来。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一幕——

他拆开礼盒,拿出里面的东西,还折的整整齐齐的,他没有打开来看里面的内容,只是当着她的面,一点一点撕碎了那幅图,一点犹豫都没有,只是夹杂着厌恶的眼神,他讨厌说子兮坏话的人。对于凌亦可来说,他撕碎的,不仅仅只是那幅图,更多的,是自己的心意,就这样,被他撕着,她不忍,问道:“为什么?”

“不喜欢!”艾辰想都没想,他是不会喜欢讨厌子兮的人的。即使,她对他那么好。那又怎样,他可以说不需要。

亦可想到刚才是在自己说完夏子兮以后他才这么做的,在此之前,他都是接受了她的礼物,凌亦可硬着头皮再一次问道:“是不是因为夏子兮?”

没有回答。凌亦可,她不甘心呐,没有反驳就表示默认了?“你记不记得,那一次,我的林子离你的管辖区特别近,那次你一个人在那里坐着,我刚巧也去了那边,看到你一个人坐在那里,也没敢打扰,就只是做自己的事情,不久以后,看你还没走,就想去问问你,没想到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窜出一条蛇,吐着它的信子,像是要咬你,我不知道你在干些什么,居然没有注意到它,眼看就要咬到,我被它吓到说不出话,那个时候却没有犹豫,冲到那条蛇的前面,你看了一眼,这才发现那条蛇,没有思索,直接抓起蛇,把它扔到了很远的地方。这样看起来好像是你救了我,可实际上若是没有我,你也发现不了那条潜伏已久的蛇吧?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害怕,我怕蛇,看到它我都不敢出声,可是为了你我却……”

“那又怎样?”艾辰还是很冷漠,他对眼前这个救了自己的女孩一点好感也没有,只因为她说了她的坏话。

“那你就不可以对我好一点么?为什么,你会因为一个和你素不相识的女孩撕了我给你的东西,你们好像并不熟吧?”

“我对你已经够好的,换做是别人,我根本不会和她出来,这样已经是例外了,”说完,艾辰也不理会凌亦可的眼泪,就这样走了,连回头都没有,只是留下凌亦可一个人在那里哭泣。

呵、我对你这么好,为什么会抵不过一个可以说根本不认识你的人?而且我也没对她怎么样啊?只是把大家的观点说出来而已,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难道在你的心里,我就一点地位都没有?就这么差劲,我至少还救过你,还对你说过生日快乐,可是她呢?她什么也没有做,艾辰,你为什么就要这么残忍!置我的关心于不顾,我就这么不招你的待见?

教室里的子兮自然是看着他们出去的,自从发生了一些事后,子兮发现自己越来越关心那个男孩,关心他的一举一动,现在看他们出去这么久了还没会来,就已经在那边胡思乱想,尤其是那个女生提着的东西更让她觉得奇怪,出去就出去吧,为什么还要拿着那么一个东西呢?不解。

抬起头,刚好看到教室门口的艾辰也看着她呢,四目相对,子兮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把头低下,由于不好意思她的脸刷一下的热了,虽说旁人看不见,她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的脸有多麽热。

平静之后,她突然想到了那个女孩(她还不太知道她,连她叫什么名字也不清楚),她不是和艾辰一起出去的么?怎么现在只有一个人回来了。

回到座位的艾辰还在生气,居然有人当着自己的面这么诋毁子兮,他自然是不爽的,在他的眼里,子兮绝对不是这样一个因为耍酷而蒙上面纱的女孩,他不知道上次子兮告诉校长的那个理由是不是真的,但是他相信子兮有自己的理由才会这么做。刚刚撕毁那幅图没有一点愧疚之意,但他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他只是看不惯那个女孩这么说他最在意的人。

凌亦可还蹲在那里,她一直在等着艾辰,她不敢相信艾辰会对她这么无情,终究,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消逝,她也从希望到失望,再到现在的绝望,她无力的起来,缓步走在回教室的路上,她现在对子兮产生了厌恶之心,她觉得,艾辰会这么对她,完全是这个女孩一手造成的。

闭上双眼,她知道近期内艾辰不可能再理会她了,一想到这里,绝望就溢出胸口。加快了脚步,希望自己能赶快忘记。

单翼天使——情结

作者:月眠萱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单翼天使——情结》由月眠萱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艾辰,简静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艾辰听到她说那些话,心情很不好,他最在意的就是夏子兮了,他不允许别人这么说他,他没有骂凌亦可,也没有直接反驳她的话语,他只是从新

小说详情